热浪席卷成都 纳凉者不顾警示扎堆郊野水域“野泳”

2018年07月23日 07:50:52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 宦小淮 莫皓然 王红强 编辑:许成嵩

市民在羊马河戏水游泳

  成都商报记者 宦小淮 实习生 莫皓然 摄影记者 王红强

  7月22日,热浪席卷了成都,室外温度“越过”35℃,找一个清幽之地,成了不少市民周末消暑的一大目标。和马路两边人迹罕至不同,一些河道两岸则是人头攒动,拥有地利的东风渠,依然是冒险者的“乐园”,即使渠水变成水泥色,依旧挡不住下河者。而在成温邛高速附近的羊马河,不少市民则驱车前往,穿过茂密丛林,一头扎进水中。

  热不可耐的天气中,下河者并没有在意沿河的警示牌,也不关注河中发生的亡人事故,据羊马河的一位河长介绍,为了阻止这些下河者,相关部门已经填平了一些水凼,并在下水点位打围,不过,河道长、点位多还是给监管带来了不少麻烦,他也提醒说,这些天然水域最深的地方达到十多米,非常危险,希望市民不要前往。

  骑行穿越大半个成都 到河水中泡个澡

  “吃人”的东风渠,唬不住那些泳者,沿河的“据点”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清理。7月22日,成都的暴热给不少纳凉一族动力,骑着摩托车来到东风渠边。在成都理工大学附近的河段,背着“跟屁虫”(浮漂)的大爷沿着小路,一路骑行,在河道旁边的梯级跳入水中,顺着渠水一路往下游。

  “已经游了三趟了。”一位刚从水里游完的市民打趣说,“下河一次,可以保持一个小时的凉爽”。在河水中,一些老练的游泳者甚至不用“跟屁虫”,“赤手空拳”在河中逆流而上。河水是深褐色,漂浮着杂物,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们畅游,对于岸上接连的警示牌,更是不管不顾。

  在崇州羊马河,这些天然水域也成了一些纳凉者的畅游地带,在一个流水汇聚的水潭,周围立满了警示牌,其中一个牌子背面还标注着“此处已经淹死4人”,而在牌子的正面,数字已经更新,贴上了一个打印的“5”字。就在这个公示板的旁边,一位骑友躺在水中,享受着河水清凉,在他之后,不断有人骑着车子前往。

  “以前人多,现在河道被填了,人少了。”一位骑友表示,自己从成都城区骑过来,就是想找个地方顺便凉快一下。据他介绍,这个地方在以前还有人在水中打麻将,两边有帐篷,兜售一些游泳圈、泳衣泳裤,旁边还放着劲爆的音乐。

  十多分钟就来了十多人 大多“有备而来”

  一个游泳点位被破坏了,还会有新的点位被开发出来,沿着河流一直往下,在一些隐蔽的树林背后,远远地就能够听到“欢声笑语”。与树林相隔两三百米的地方,则依次停着私家车,有的车顶还放着杂草防晒。车子越来越多,车上的人大多“有备而来”。

  在河边,游人支起了烧烤架,暴雨过后,河水湍急,依然有人站在水中央,小朋友则在岸边捞鱼虾。一位经常在附近钓鱼的市民表示,靠近岸边的地方水不深,就在小腿位置,但往前一步,就是十多米,这些满是坑道的河,全是陷阱。

  在河的对面,车子开始朝着水边进发,乡村公路上,车子堵成了一串。下午3点,原本走了只剩三人的河中,十多分钟后,又陆续来了三辆车,加上一些骑着电瓶车的纳凉族,河边聚集了十多人。在交谈中,一位市民还询问同游的朋友,“中午的酒醒没有”。一位站在水中央的市民,水淹至脖颈,他朝岸边的人说,“再往前,就去不得了”。

  填平水凼设置围栏 依旧挡不住这些下河者

  对于这些羊马河的“造访者”,羊马镇镇长廖强也表示,监管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本地人很少,基本都是其他地方来的。”廖强说,在经常发生事故的那个水域,镇里已经动用了机械设备对坑道进行填埋,水浅了之后,去那游泳的人也就少了,加上对附近商贩进行劝离,今年已经没有发生安全事故。

  “但羊马河在羊马的境内有近10公里,可以下河的点位太多了。”他表示,各个村都有巡查人员,在其中一条经常游泳的下水点位,镇里还在上个月进行了打围,设置了围挡。不过,这依然没有阻挡那些跃跃欲试的闯入者。他提醒说,河水看上去虽然静谧,但在暴雨之后河水上涨,水流很急,在河道中,最深的地方深达10多米,如果进入这些区域是相当危险的。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