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场青铜文化的饕餮盛宴”

2018年08月07日 07:46:14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吴晓铃 编辑:王敏琳

  看点

  □本报记者吴晓铃

  “这是一次青铜文化的饕餮盛宴!”8月6日下午,“秦蜀之路青铜文明展”总策展人黄晓枫如此介绍。据她透露,此次展览汇集了成都平原、关中平原和汉中平原三地的青铜器共计250余件,其中一级文物55件。它们或造型精美、巧夺天工,体现了古人精湛的青铜铸造艺术;或以铭文形式,刻下珍贵的历史密码;或以独特的器形,留下文化交流的证据。它们,都是此次展览不容错过的文化瑰宝。

  记者了解到,此次展览的青铜器,几乎汇集了中国青铜器中饕餮纹、凤鸟纹、云纹等最主要的纹饰,每一件都值得细细观摩品味。此外,宝鸡青铜器博物院馆藏的32件一级文物中更有多件“镇馆之宝”,其中刻有“中国”二字的何尊,是其被国家文物局公布为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之后,首次离开宝鸡出展。

  镌刻历史密码

  何尊:“中国”二字最早出现在何尊之上。1963年在陕西宝鸡贾村塬出土。此次以“镇展之宝”的身份被放在展厅入口的最显眼处。它不仅造型透出“狞厉之美”,散发着谲秘、威仪的气质,最值得一提的还在于内底铭文的122字,记录了西周初年的两件大事:武王灭商和武王、成王营造成周洛邑。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副书记肖琦介绍,尊的主人“何”可能是在镐京管理祭祀的官。铭文中何的父亲大约是与西虢邻近的另一诸侯,曾服事文王与武王。武王灭商后立下“宅兹中国”的宏愿。成王承武王遗志,营建洛邑,并迁都于此,号曰“成周”。铭文中的“宅兹中国”,也是“中国”一词最早出现。

  铜禁(西周):倡导禁酒思想的礼器。即使在满目精美的青铜展品中,这件器形巨大的长方形青铜器也极为吸人眼球。肖琦说,禁,是周武王灭商之后的一种青铜礼器。殷商贵族嗜好喝酒,王公大臣酗酒成风,荒于政事。为吸取商因纵酒而亡国的教训,周公命令康叔在殷商故土卫国宣布禁酒令,传达“无彝酒”“执群饮”“禁沉湎”等禁酒思想,是为《酒诰》。“禁”应该诞生于这一背景之下。这件“禁”为长方体器座,底空,装饰有直棱纹、夔龙纹等精美纹饰,铜禁造型规整,庄严肃穆。

  43年逨鼎丙:讲述中国最早监察官的故事。2003年,陕西省宝鸡市眉县杨家村窖藏出土了43年逨鼎10件,形制、纹饰基本一致。鼎内均铸有铭文,内容相同。编号为“丙”的这件逨鼎铭文约310余字,记述逨因治理林泽有功,周宣王欲册封提拔他为监察官的故事。这说明早在西周朝时期就已经设有监察官员,而鼎上的文字,详细记录了周宣王对监察官“逨”进行“任前廉政谈话”的场景。

  亻朕匜(盥器):中国的“青铜法典”。1975年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董家村窖藏出土,其用途是在洗手时盛水从上向下浇手,下边用盘承接洗过手的水,与盘组成一套沃盥之器,故在墓葬中常与盘伴出。这件匜腹底铸铭文6行,共156字。大意是一个叫牧牛的人状告他的上级,被审理此案的官员伯扬父认为是诬告并进行判决。匜铭刻中国目前发现最早、最完整的诉讼判决书,因此被冠以中国“青铜法典”的美誉。

  五年琱生尊:2006年出土于宝鸡扶风县。其内壁铭文记载了西周厉王时期,一场因琱生“仆庸土田多扰”而引起的官司,从而反映了召氏家族关系和土地分配等内容,是研究西周晚期宗法制及土地制度的重要史料。

  文化交流的证据

  “亚伐”方罍、兽面纹方罍:1976年,陕西省汉中市城固县宝山镇苏村一个商代墓葬中出土。两件器物均装饰有雷纹为底的倒置卷角兽面纹。其造型与殷墟妇好墓出土的方罍基本一致。在其中一件器物的左耳内侧壁,铸有铭文“亚伐”。这是汉中地区目前发现的最大铜礼器。两器尺寸大小略有不同,但形制与装饰方法基本一致,皆应是属于“亚伐”族氏的同组用器。展览执行策展人魏敏说,1978年,河北灵寿西木佛村的一座商代晚期墓葬中出土一件青铜卣,卣盖及器身上也有“亚伐”铭文。从陕西到河北,“亚伐”铜器分布如此分散,可能与当时的战争、封赏或氏族联姻有关。

  商代晚期兽面纹尊、瓿:出土于汉中城固县宝山镇苏村,是一种在高级礼仪场合使用的盛酒之器。魏敏透露,同类器物在中原及蜀地都有发现,在一定程度上表现了商代晚期中原、汉中与蜀地的交流与互动。另一件来自汉中洋县的商代晚期兽面纹瓿,则与河南安阳殷墟一期的同类器在形制和纹饰上非常接近。口沿下的凸弦纹,肩瓿的夔纹纹饰带,腹部繁缛的连体兽面纹,都表明两地存在文化交流关系。

  龙纹小铜罍:来自宝鸡青铜器博物院。上世纪五十至八十年代,四川彭县竹瓦街陆续出土9件铜罍,其中6件与此罍造型相似。装饰繁复的盔形器盖,器身的兽面、夔龙、云雷等纹饰,无一不显示着两地的文化联系。

  西周铜人像:宝鸡青铜器博物院馆藏。其圆脸、尖颌、两耳较大、双臂弯曲至右肩,两手似有所握呈圆环状的造型,或许可以看到与三星堆青铜人的相似之处。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