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山区探路农业产业利益联结机制 产业融合让村民分享更多增值收益

2018年11月01日 10:17:57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 袁敏 编辑:蔡晓慧

  10月23日,连日阴雨后迎来难得的艳阳天。在遂宁市船山区桂花镇肖家桥村千亩青花椒基地里,近百人的作业队伍抢时间栽种青花椒苗。

  “现在是给基地打工,以后这里就是自己的花椒园了。”在田间劳作的,大都是肖家桥村村民,他们的干劲,来自一份分享后期收益的契约保障。在基地“两统一分”的种植模式下,从第4年花椒进入盛果期开始,村民可分户承包5至30亩花椒园,收益“二八分成”,花椒园的8成收益将装入村民的腰包。

  推进乡村振兴,让村民更多分享产业融合发展的增值收益,是其基本的出发点。在遂宁市船山区的乡村,围绕村民与产业发展的利益联结机制建设,多种创新模式正积极探路。□郑亮本报记者袁敏

  花椒园的红利契约

  桂花镇的高标准青花椒种植、加工基地,是遂宁本地企业齐全农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船山区建设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园的组成部分,计划3年时间投入2.6亿余元,建设万亩青花椒种植基地及深加工工厂。

  桂花镇肖家桥村和漆家桥村是其核心区。从今年5月开始,基地首批青花椒苗开始栽种。目前,两村2500余亩土地已完成整理,2000亩土地已种上青花椒苗。

  65岁村民聂照太家有3亩多田土流转给了青花椒基地,但老人也没有闲着,在基地苗场工作一天,老人可以拿到60元的劳务费。聂照太有更长远的想法,“先在基地学技术,再等两年接手自己干,争取能管理5亩园子。”

  同聂照太一样,家门口这片花椒园被村民普遍看好。

  “村民不单单是看重花椒的‘涨’势喜人,更看重后期实打实的个人收益。”花椒园将为村民带来哪些收益?进场前,齐全集团负责人童其权已经给村民算了细账。

  在“两统一分”的模式中,基地统一负责前期栽培、技术管理、施肥和病虫害防治,并负责花椒的收购、加工、研发和销售。村民分户承包的5至30亩花椒园,只需要负责日常管护。

  收益,则实行“二八分成”。童其权介绍,亩产1000公斤青花椒,按照目前市场价每公斤14.2元计算,每亩销售收入14200元,扣除每亩900元的肥料及管理费用后,村民可以获得余下纯收益的8成,即10640元,如遇市场低谷,基地则按每公斤6元实行保底回收。“如果聂照太能管理5亩花椒园,一年5万元收益不成问题。”

  为何将基地收益主动让于村民?“分享红利,最终是要实现持续共赢的局面。”童其权认为,花椒产业的发展,比拼的还是后续产品市场的开拓。青花椒产品研发和市场开拓,将是基地的核心竞争力所在,“而分户承包的花椒园,可以提高村民质量管理的自主动力,也大幅减轻了基地在种植管理上的压力。”

  扶贫资金量化入股

  10月22日,虽下着小雨,梁智还是又一次来到小黑黑山羊养殖专合社,敦促圈舍整改提升。“有20万元的村集体产业股金在专合社,得让这笔钱发挥出效益。”身为船山区老池乡飞跃村第一书记,梁智深知让资金进村不易。

  距离场镇16公里,紧邻重庆潼南区,飞跃村是船山区最为偏远的村庄,2017年刚甩掉贫困的帽子。

  如何让贫困群众保持持续收益,是梁智经常思考的问题。2016年底,一笔50万元的省级扶贫资金进村,用于支持黑山羊特色养殖产业的培育壮大。不同于以往的资金直接投放模式,资金进村前,村里先与专合社签了一份分红协议。

  在这份协议中,50万元的扶贫资金按照四六开比例进行量化,其中的20万元以飞跃村集体入股产业金的形式进入专合社。股金收益提前约定:专合社建设前3年,按每年不低于20万元的6.3%分红到村集体,从第4年开始,分红比例则提升到不低于8%。

  2017年9月,专合社第一笔分红1.4万元进入村集体账户。村里决定,每户贫困户按160元的标准分红,余下的1520元则作为村集体收益保留。

  让产业发展的增值收益更多惠及群众,在飞跃村,目前已有31.8万元的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投入3个产业项目实行了量化入股的新模式。

  虽说扶贫资金量化到了村集体,但如何保障资金分红的持续收益?梁智说,模式还需要继续创新。

  “在产业的发展中,要让村里享有更多的股东权益。”梁智说,资金是专合社在具体使用,其产业发展的具体情况,村里其实掌握得并不多,“如果村里能有专业人才跟踪项目的推进,既能履行股东义务共同推进产业项目的发展,也为量化资金的持续分红多一道保险。”

  撂荒地里刨出新收益

  2.5万公斤黄谷,是船山区保升乡宝凤村今年在撂荒田里刨出的新收益。

  驻村第一书记何伟算账,这些黄谷大致可以产出1.6万公斤米,借助帮扶单位和企业“以购代扶”给出的订购价,预计可以收获近10万元,“除去前期土地整理和田间管理等成本,今年结余2万元问题不大。”

  从撂荒地里找收益,是何伟在宝凤村的新尝试。保升乡紧邻遂宁市城区,但宝凤村的位置却相对偏远。由于基础设施建设落后,产业引进缺乏等原因,宝凤村是乡里“老困难户”。

  今年1月,一场全体村民参与的动员会在宝凤村举行。“要发展,先要把村里搞热闹起来。”村里推出新计划,将村民手中未耕种的撂荒地集中起来,由村里集中统一打理,田地产生的效益在扣除成本后,红利全村共享。村民不收取土地流转金,也可随时收回土地。

  新计划得到村民积极响应,首批100亩土地实现统一管理。今年2月,农机合作社进场,对撂荒土地进行前期整理和后续的田间管理。

  “荒田荒土看着也冷清,村里先起个头,外地老板也好跟着进来嘛。”村民田俊国看好田地里的这股热闹劲。

  在宝凤村村委会办公室外,宝凤村经济合作社的牌子已经挂起来。“集中整理撂荒地,只是激活土地活力第一步。”何伟还有自己的想法。他介绍,在村经济合作社统筹下,下一步将争取实现对全村土地的统一规划经营,“土地可以由合作社自主经营,也可以流转给项目业主。”

  红利如何分享?何伟介绍,在全村统筹的大框架中,责任田的边界将被打破,村民则按照所承包土地面积的各自比例,共享土地的增值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