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改革开放40年|上万元买的手机已成珍藏的"文物"

2018年11月05日 09:28:41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严丹 编辑:邱令璐

   第一代国产摩托罗拉手机,收藏人是蒋技

  见到蒋技的时候,他正在绵阳南郊机场候机。当天,他和家人要前往海南三亚度假。

  “跟这个‘大哥大’一样,(我现在)过上了退休生活”,他手里把玩着一台黑色的老式手机。“这是国内生产的第一代摩托罗拉,真正意义上的移动电话”,他骄傲地说,1995年花费上万元购买,现在已成为一家人珍藏的“文物”。

  蒋技来自四川乐至县,由于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在这个相对落后的县城,楼房也一栋接一栋地修建,预制场生意火爆。他为适应信息时代,联系更多生意,购买了移动电话。“1992年邓小平发表南方谈话后,我们都吃了定心丸。社会改革步伐加快,人们的思想都更活跃了”,他说。

  承包挣了钱 “想让信息流通得再快一点”

  上世纪50年代,蒋技出生在农村。“当时的农村,知识非常缺乏”,上初中的他当上了记分员,常给大家读报纸,宣传党和国家的政策。

  穷则思变。不到20岁,蒋技就离开家乡,前往百余公里外的成都打工,“最开始拉过车,后来慢慢参与房屋建设,对预制构件生产流程非常熟悉”。他说,上世纪80年代末,逐渐兴起预制板建房。预制板就是早期建筑当中用的楼板。在预制场生产加工成混凝土预制件,直接运到施工现场进行安装。那时,蒋技已回到县城,当了一名职工,每月拿着两三百元的工资,“收入高于平均水平,但还是嫌钱少”。他说,妻子没有工作,而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负担重。

  1990年,他开始承包一家预制场,短短5年时间,他挣了十几万元。虽然又全部投入事业中,但也让他有钱有想法后,想让与生意相关的信息流通得再快一点。

  花大钱买手机

  “手机4000多,入网费6000元”

  “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上世纪90年代,随着经济的发展,家庭用固定电话开始真正进入到百姓家并慢慢普及。

  蒋技告诉记者,1995年,乐至县邮电局开始出售天津合资企业生产的第一代摩托罗拉手机GC-87C。“这一批手机只有60台,非常紧俏”,蒋技说,他是通过朋友提前获知这批手机的出售信息,有幸买到一部。“手机卖4000多元,入网费6000元”,他告诉记者,总共花了1万多元。

  “第一批质量好得很!”蒋技把手机展示给记者看,这是一个黑色的翻盖手机,有GSM数字网标识,“表明不是以前那种‘砖头’模拟机”。他按着侧面一个按钮,把电话卡抽出来,有银行卡那么大一张,不像现在的芯片卡那么小。手机上十余个按键完好,只有“开关”键因使用较多,磨花了一点。每一个数字键还有“呼转”、“留言”等功能。 此外,手机还有个信号灯,没信号亮红灯,有信号亮绿灯,来电则是闪灯。

  走在街上觉得很“拽”

  “信息流通快,效率明显提高”

  在买手机之前,由于通讯困难,蒋技往往要花很长时间去联络供应商和买主。“联系生意都是去对方工作的地方找人,有时骑自行车去,有时走路去,效率低”,蒋技说,自从有了手机,一切都不一样了。

  “叮叮叮……”,尽管铃声单一不酷炫,但手机一响,按键一按,随时随地就能通上电话。而曾几何时,手机作为身份与地位的象征,甭提多“拽”、多神气了!

  “当年走在街上打手机,回头率好高哦”,他说。虽然那时候的手机比较原始,只能打电话,短信不能发文字,只能发拼音,但蒋技已经感觉很幸福了。“有了手机,我就走进了信息化时代”,他介绍说,生意伙伴谈业务可以直接打电话找他,信息流通快,效率明显提高”。

  “900号段用了一年,就开始用139号段了”,蒋技回忆说。随着我国电信事业的快速发展,从模拟信号到数字信号,通话质量越来越好,盲区基本没有,费用还越来越低了。

  淘汰成“文物”

  “充电器修好了,我考虑重新启用”

  面对记者,蒋技不无遗憾地举起手机说:“我这部就是性能好,从来没出过故障。在信号不好的地方,拉出天线就有三四格信号”。他笑着说。

  蒋技的摩托罗拉手机电池是背面一整块那种,原装的比较轻,重量为300~350g;备用的则重达500g。充电则是座充,充一次电能管两三天。“我这个手机主要是不能充电了,如果能充电,还是可以用”。

  “这个手机按键都是好的……”2007年,蒋技无奈弃用这部手机,买了一部摩托罗拉的折叠式手机,最大的变化是体积从大变小。“现在几百元的手机都更漂亮,功能也多”,他还是舍不得自己的“大哥大”。毕竟从1995年到2007年,第一代国产摩托罗拉手机陪伴了蒋技12个年头,通过快速的信息交换,为他的生意提供了新契机。

  当年花费上万元买手机时,家人都很支持,认为是做生意的需要,可以挣回来;如今手机弃用了,一家人也商量着把手机留下来,做个纪念。“跟我的时间长,感情不一样”,蒋技时不时就把手机从书柜里翻出来看看,回忆那些奋斗的日子。“只要把充电器修好了,我考虑重新启用!”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严丹 摄影记者 陶轲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