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地区首个粪菌移植中心即将投用 什么是"粪菌移植"?

2018年12月07日 03:39:00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王敏琳

  不为人知的“显学”

  早在东晋葛洪所著的《肘后备急方》,就详述了使用粪便悬液治疗危重疾病,包括:食物中毒、瘟病和伤寒等。“一个肠道菌群失调的病患者,就需要健康的菌群,移植到肠道里,改变原有的状态。”利用来源于健康人粪便的菌群,重建病人的肠道微生态系统。“粪菌移植”目前主要针对由菌群感染或菌群失调引发的难治性疾病。

  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正在招募粪便捐赠者。12月中旬,该院建立的粪菌移植中心将正式投入使用。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消化内科主任、实验室负责人邓明明教授介绍,该中心将成为西南地区首个标准化粪菌移植实验室。

  粪菌移植主要用于治疗难治性肠道感染、难治性炎症性肠病、癫痫病、肝病、肿瘤合并的肠道疾病等。过去一年,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已经实施了7例粪菌移植手术,均取得不同程度的积极效果。

  招募捐献者

  条件苛刻远超献血

  在粪菌移植供体招募简介上,供体基本要求极其苛刻。推荐年龄在6到24岁,具有良好的遗传背景(如家族长寿等),具有长期良好的生长发育状态、智力状态、饮食结构、睡眠状态、日常活动、机体锻炼正常,并且具有规律的排便习惯。

  邓明明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粪菌移植需排除所有可能影响肠道菌群的不良因素,只有移植正常健康人的菌群,才能用来治疗患者。据了解,活动共收到160多份“粪菌移植”志愿捐献者筛查表,但最终将只选3至5名最理想的捐献者。

  去年4月,邓明明完成了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首例粪菌移植。一名62岁患者因慢性缩窄性心包炎,反复出现腹胀、腹痛、便秘等肠梗阻症状,因常规治疗无明显效果,取得患者同意后,邓明明为患者实施了经下消化道粪菌移植手术。粪菌移植后第3天,患者腹痛、呕吐等不全性肠梗阻症状得到改善。

  首个实验室

  辐射西南地区的“粪菌库”

  邓明明告诉记者,粪菌移植对治疗复发性艰难梭菌感染效果明显,不同程度的肠道菌群失调引起的难治性疾病,如败血症后肠道菌群恢复、缓解同种异体造血干细胞移植后的并发症、放射性肠炎、Ⅱ型糖尿病、癫痫、肥胖、代谢综合征等方面也显示出不同程度的效果。

  实验室工作人员罗刚博士介绍,该院粪菌移植中心实验室预计12月中旬正式投入使用。实验室按目前国内最高标准建设,具有全智能化操作系统,高度净化空间,是西南地区首个标准化粪菌移植中心,同时该平台也将成为一个联合多学科的综合治疗平台。

  据了解,目前国内已经建有多个分菌移植标准化实验室,但均分布于东部城市。南京医科大学教授、被誉为国内粪菌移植第一人的张发明告诉记者,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实验室,将成为西南地区粪菌移植的“支点”。

  张发明介绍,中国的粪菌移植技术始于2012年,目前越来越多的医学同行认同并积极推广这一疗法。他称赞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很有眼光”,他说在西南地区建一个标准化实验室很有必要性,对当地及周边地区的粪菌移植救助体系发展非常重要。

  研究前景

  “偏见”中的医学热门

  ——专访国内粪菌移植第一人张发明教授

  A

  医学原理

  张发明告诉记者,粪菌移植的基本原理,是利用来源于健康人粪便的菌群,重建病人的肠道微生态系统。可以叫“移植”,也可以叫“重建”

  B

  破除偏见

  “这本来是一门严肃的科学,只是有违我们现在的审美标准。”张发明说,要让从业者有最好的工作环境,让大家认识到这是一份重要且体面的工作

  南京医科大学教授张发明被誉为国内现代粪菌移植第一人。他的团队在南京医科大学两家附属医院建有标准化实验室,取得了粪菌移植领域多个技术及理论方面的开创新成果,包括完成了中国第一例具有现代意义的“粪菌移植”,研制出世界上第一台智能粪菌分离系统等。

  12月5日,张发明教授接受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独家专访,谈论了粪菌移植疗法目前的发展水平和研究前景。

  始于葛洪《肘后备急方》

  一个偶然的机会,张发明开始“调转”研究方向,投身粪菌移植疗法。2012年,张发明在美国交流学习,一次饭桌上,几个美国医学者讨论“粪菌移植”,他记下心来。那时候,粪菌移植在美国已经开始受到重视,很多医学者参与其中,形成生物医学和临床医学的研究热点。

  开始研究粪菌移植的张发明,很快在中医文献中,找到了粪便治疗疾病的记载。李时珍1578年所著的《本草纲目》中有,新鲜或发酵的粪水可用于治疗伴随高热、中毒、脓肿、痰湿、滞食的“瘟病”或“内热”。更早的记载来自东晋葛洪所著《肘后备急方》,书中详述了使用粪便悬液治疗危重疾病,包括:食物中毒、瘟病和伤寒等。

  回国后,张发明迅速建立起了中国的粪菌移植标准化实验室。目前,张发明的团队在南京医科大学两家附属医院建有标准化实验室,他也被誉为现代粪菌移植疗法中国第一人,取得了粪菌移植领域多个技术及理论方面的创新成果。

  一半医学研究生没听说过

  张发明估计,目前在全国的医生中,真正理解粪菌移植的不超过10%。他的团队最近刚刚针对多所大学完成了一项数据调查,在刚入学的医学研究生中,知晓粪菌移植的学生人数不足50%。而很多知晓的人,又对粪菌移植存在“看法”。

  为什么人们会有“偏见”?张发明认为,这跟过去的传统认知有很大关系,“上个世纪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认为细菌是有害的。”张发明说,我们太少重视有益菌在体内的作用,给了我们错误的概念。“以前我们做这方面治疗的时候,很多人认为这是个笑话。”张发明说,人们对于粪菌移植的认识,需要一个“思想转型”的过程。

  “说起粪便,人们总是难以启齿,想到的是脏和臭。”张发明说,他自己也有过心理上的障碍,“怕被人问起,怎么捣鼓这个事去了。”但他最终鼓起勇气,把粪菌移植带上讲台,带到学术交流中,他希望把这个现象改变过来。近年来,他和他的团队在“改变人们的认识”方面,做了很多努力。

  “包括建最高标准的实验室。”张发明的实验室,采用全智能化系统,很多工作环节实现了机器代替人力。“这本来是一门严肃的科学,只是有违我们现在的审美标准。”张发明说,要让从业者有最好的工作环境,让大家认识到这是一份重要且体面的工作。

  重建肠道微生态系统

  张发明告诉记者,粪菌移植的基本原理,是利用来源于健康人粪便的菌群,重建病人的肠道微生态系统。可以叫“移植”,也可以叫“重建”。

  张发明介绍,每个人体内都有非常多的微生物,共同构成一个不断变化的状态,我们称之为微生态,在肠道里,就叫肠道微生态。“一个肠道菌群失调的病患者,就需要健康的菌群,移植到肠道里,改变原有的状态。”张发明说,粪菌移植,就是重新建立新的菌群状态。张发明介绍,粪菌移植治疗复发性艰难梭菌感染已被列入临床治疗指南,这是当前世界公认的适应症,推荐治疗排名第一的疾病。

  张发明介绍,越来越多的医学研究者正在研究粪菌移植的治疗价值,美国官方临床试验注册机构网站显示,目前已有或正在进行的关于粪菌移植的临床试验有200多项,多数是在过去两年中注册的。但是,目前针对菌群的深入研究仍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除了技术和理论的突破,粪菌移植还需面临认识的突破。张发明告诉记者,目前社会观点有两类医学伦理问题,一是伦理过紧,导致粪菌移植无法及时应用到临床中,病人得不到及时治疗;另一种是伦理过松,一些滥用现象曾在美国出现,这两方面都是需要警惕并及时“矫正”的问题。

  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