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流“旋转真马”重新营业又引争议:没虐马?但虐心呀

2018年12月14日 06:14:31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彭亮 陶轲 编辑:许成嵩

小马正在休息

  停业半个月后,上周六(12月8日),双流万达广场前曾饱受争议的“旋转真马”重新开业。

  运营方

  更换笼头让马更舒适,增加人员强化安全培训,并检修了设备。

  行业专家

  由于国内并没有“旋转真马”项目的行业标准,时间、休息以及场地都没有标准,因而暂不提倡。

  教育专家

  对儿童来说,关爱生命教育的重要内涵就是对动物的关爱。

  法律专家

  应推动反虐待动物立法。

  停运半个月后 “旋转真马”再运营

  13日下午,记者到达双流万达广场前时,旋转的机器仍在,旁边还有一块约一百平方米的铺草空地。不过现场并没有真马。按照商场人员的指示,记者来到“旋转真马”的运营方尚马国际在广场4楼的场地。在4楼,记者见到了15匹马,标牌显示,多数为“pony马”,还有几匹“混血”和“澳洲矮马”。现场展板介绍,还可以提供“田园马车”、“马上三分钟”、“萌马喂养”等项目。

  “暂停运营了大约半个月,上周六开始重新运营。”尚马国际负责人薛先生介绍。他解释了为何现场没看到真马:“我们比较灵活,周末和平时人流量大的时候,会把马牵下来;人少时不下来。”他告诉记者,此前运营时工作日每天会有二三十人骑马,周末会有六七十人,“七八成是小孩子。”

  此前为什么暂停运营呢?薛先生解释称,之前自己就有检修设备的想法,“刚好趁这次事件,就停了下来。”半个月的时间里,“主要是从安全方面做了一些改进。”他介绍,将原先马含的铁制水勒换成了缰绳制作的笼头,“网上有质疑虐马的,我们就改了笼头。”在他看来,笼头是马休息时用的,“但是旋转的话不涉及高难度的驾驭动作,这样马也会更舒适。”

  此外,现场也增加了人员,“保证有两名高级教练和两名学员。”

  运营方:不涉及虐马,项目不违法

  是否注意到网络上的评论?“有各种声音,很正常。”薛先生坚持:旋转真马不涉及虐马,“马对于我们来说,远不是有人想的‘赚钱的工具’。”另一方面,对于一些网友提到的牛耕地、驴拉磨的比喻,他认为不大一样:相比而言旋转真马的运动量要小得多。

  “马每天都需要遛的,教练会带着马打圈、狂跑。”薛先生说,“旋转真马”和行业中用到的固定方向转的自动遛马机相当。不过记者检索发现,遛马机的半径更大,而现场“旋转真马”的半径只有约3米。“不影响,半径大小无非是快一点慢一点的区别,不管是负重还是体能,没有任何问题。”薛先生说。

  “不同的声音我们听到了,会进行反思以及项目的修正。”薛先生说。半个月的时间里有没有想过放弃?他表示,从来没有过,“我们要做的是改进。”他认为,“旋转真马”在法律上没有明文禁止,也不会对马造成伤害,并且运动量也在马的承受范围内,“不提倡,也不是说不能开展。”

  他表示,欢迎社会的监督,“更多人参与讨论,我们也能更加公开、透明地运营这个项目。”

  马业协会

  “旋转真马”无行业标准 暂时不提倡

  “‘旋转真马’的项目在国内来说,还比较新颖。”中国马业协会国家马属动物安全福利中心主任白旭说,事件中的小马做直线、转圈的运动都可以,“但是一般情况下,马都是走直线,转圈是场地限制下采取的做法。”另外,马总朝一个方向转圈,尤其是半径小的时候,“腿和关节只在一个方向受力,会加重单侧磨损。”

  “实施的过程中,现场教练要严格控制速度、时间长度。”白旭告诉记者,目前国内并没有“旋转真马”这项活动的行业标准,因而多长时间一场、中间休息多久以及圈的直径,这些都不好衡量。“没有标准的情况下,如果商家一窝蜂上,会出现商家为了接更多游客,不让马休息。”而为了经济利益,增加马匹以轮换休息,也会因为增加成本而不被商家选择。“所以暂时不提倡这项活动。”

  教育专家

  关爱动物是生命教育的重要内涵

  “最终要看这种做法对马的健康是否造成了伤害。”四川师范大学教授、著名教育专家游永恒表示。他认为,如何对待马应该对儿童形成很好的示范,“不能让儿童觉得马在那里当奴隶。”他告诉记者,关爱生命教育的重要内涵就是对动物的关爱,“也是培养儿童爱心的举措。”

  “木马是道具,用真马的话肯定存在很大争议。”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用真马存在虐待动物的嫌疑,“现在一些动物表演项目已经在陆续取消。”在他看来,创新的前提应当是尊重生命——同样,这也是儿童教育的重要内容,“现在从幼儿园就开始的生命教育,就包括如何与自然、动物相处。”

  法律专家

  尽快推动“反虐待动物”立法

  “在娱乐场所将木马换成真马,我们认为是动物表演,不鼓励。”山东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法学会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张式军表示,目前这方面确实没有相关法律规范,“有动物表演的马戏团,更多的是靠道德的约束。”记者了解到,他也是《动物保护法(专家建议稿)》和《反虐待动物法(专家建议稿)》的研究起草专家之一。

  他告诉记者,国内虽有《野生动物保护法》,但是针对的是野生动物,对野生动物以外的动物的保护,在法律层面上基本是空白。“有一些部门规章里有涉及,但是条款少、内容不全面。”他也呼吁,未来应当尽快推动相关方面的法律——尤其是“反虐待动物”的立法。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彭亮 摄影记者 陶轲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