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多地已无车可用 用户押金退还难 途歌开到悬崖边?

2018年12月14日 06:25:34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俞瑶 编辑:许成嵩

  途歌的长处

  “我自己很喜欢用途歌。一是因为途歌的车型相对较好,二是停车方便,任意停车场都可以停车。”

  也是途歌的短板

  “车型相对较好,就需要大量运营成本。随开随停也带来很多问题,有一次我在小区楼下开走一辆车,需要缴纳200多元停车费,我当时就放弃了。”

  押金难退,一度被认为是共享行业出现问题的标志。

  12月10日,是成都市民冉先生在共享汽车途歌(TOGO)申请退押金后的第七个工作日,也是途歌告诉他退押金期限的最后一天。“多半是退不了了,我看网上有很多人退了一两个月都没到账。”他对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感叹。

  而据《中国经营报》报道,12月3日,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嘉泰国际大厦14层的途歌总部,近两个小时里有20多名用户前去办公区退押金。

  除了押金问题,记者发现,各地途歌的可用车辆都在减少。12月13日晚,记者打开途歌APP发现,成都的可用车辆只剩下15辆。而在北京、深圳等地,都已经无车可用。

  困境1 欠款

  欠押金、欠地勤、欠租赁公司

  从去年开始,作为共享出行领域的先行者,多家共享单车公司被曝出押金退款难等问题。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发布相关“指导意见”,明确表示,对于押金应实施专款专用,并接受第三方监管。此后,多家共享单车推出免押金模式,押金退款难似乎已缓解。

  但大家没有想到的是,共享汽车也出现了押金退款难的问题。成都市民冉先生称,途歌退押金的周期相对较长,需在最后一笔订单结束20天后,方可申请退款,而1500元的押金又需要经过7个工作日才可以退还。

  12月11日,“7个工作日”已经过去,冉先生没有收到押金。“这边先替公司跟您道歉了,您这个没有到账,这边帮您提交财务加急一下吧。”冉先生告诉记者,客服如此回复。

  在百度“途歌”吧里,一则名为“北京途歌,押金已退”的主题帖被顶为热帖。在这条主题帖下,来自广州、深圳、西安、成都等地的用户纷纷咨询退款成功的“秘诀”。“不要相信投诉平台,直接去公司”是发帖人给出的“攻略”。

  除了拖欠用户押金,途歌还有拖欠地勤资金的消息爆出。

  一位自称途歌地勤人员的深圳市民称,途歌在招人时薪酬高于同行业50%左右,但前提是要为公司垫付车辆加油费和停车费,并承诺不会拖欠。他介绍,公司拖欠地勤的资金多的有三四万,少的也有六七千,“之前去了公司要垫付的钱,公司就剩下几个人了,一个领导都不在,听说马上深圳分公司过了11月就撤了,车已经撤的差不多了。”另一位广州地勤称,途歌在广州共拖欠地勤180余万。

  此外,途歌还有对租赁公司的欠款。据郑州达喀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负责人介绍,分公司还有部分途歌的欠款未收回,但具体金额为多少,他表示不方便透露。

  困境2  没车

  可用车辆变少 租赁公司撤车

  上述冉先生告诉记者,他最开始感觉途歌可能出问题,是因为途歌APP上可用车辆越来越少。“其实比起GOFUN、盼达用车,我自己很喜欢用途歌。一是因为途歌的车型相对比较好,有奔驰 Smart、宝马 MINI、奥迪A3、JEEP 自由侠等多种车型可选择,且都为汽油车;第二是因为途歌的停车方便,不需要停到指定网点,任意停车场都可以停车。”

  最近,冉先生打开途歌发现,成都的车辆越来越少。12月9日,记者在途歌APP上发现,成都可用车辆只剩下16辆,12月10日,可用车辆仅为1辆,12月13日晚,这个数据是15辆。深圳、广州、西安的很多用户也纷纷对记者表示当地的车越来越少。

  资料显示,途歌2017年国庆前在成都投放了300多辆车。2018年1月,途歌称东风雪铁龙交付了3000辆C3-XR,全部投入成都使用。

  车去哪儿了?记者多次联系途歌总部、成都分部,但截至发稿,途歌方面未予回复。

  记者了解到,途歌与背后有重庆力帆的盼达用车、背后有奇瑞集团的GOFUN不一样,其很大一部分的车辆都来自于租赁公司。最近,郑州达喀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逐步回收租给途歌的车辆。12月11日,该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一共租给成都途歌200辆车,现在已经基本回收结束。“最近我们也在和途歌走解除合约的程序。”他表示。

  新闻观察

  如何盈利?共享汽车的共同困惑

  公开资料显示,途歌成立于2015年,目前已累计完成6轮融资,累计融资额已超过5亿元人民币。途歌自称“国内融资额最大的共享汽车平台”。

  从号称融资5亿的共享汽车平台,到被爆押金难退的平台,融资都到位了吗?钱又花在了哪里?截至发稿时,途歌方面尚未回复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成都用户冉先生认为,途歌的优点,也是途歌陷入困境的原因之一。

  “他们的车型相对较好,不管是租的还是买的,都需要大量运营成本;另外,他们‘随开随停’的设置的确给了用户很多方便,但也带来了很多问题,有一次我在小区楼下开走一辆奔驰smart,需要缴纳200多元停车费,我当时就把车停回了停车场。”据了解,这些用户不愿意支付的停车费,都由途歌地勤代为支付。

  不仅是途歌一家,共享汽车行业从如火如荼,到陷入困境,也不过一年的时间。

  据媒体报道,2018年5月,共享汽车企业麻瓜出行宣布,由于该公司业务战略调整停止服务。2018年6月,作为进驻济南市场较早的共享企业品牌“中冠共享汽车”败走泉城。

  如今市场上活跃的共享汽车,一部分背靠车企,EVCARD属上汽集团旗下,GreenGo属北汽新能源旗下,盼达用车背后有重庆力帆控股;而首汽集团的GOFUN、神州租车的iCAR共享车等,在入局共享汽车之前,都已经具有了一定的汽车运营基础。

  共享汽车是否盈利?宝马与EVCARD合作时,宝马集团出行及能源服务全球副总裁布拉特曾对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表示,经过一段时间的市场培育之后,要实现盈利不是大问题。但EVCARD相关负责人曾公开表示,到现在为止,全世界都还没有一家分时租赁企业能过盈亏平衡点。神州租车董事局主席陆正耀也曾表示,分时租赁的市场需求是真实需求,然而现行商业模式普遍存在短板,找不到盈利模式。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