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旅长:胜利往往来自于再坚持一下

2019年01月08日 07:15:03 来源:四川日报
作者 胡晓宇 李飞龙 吴浩 编辑:许成嵩

  胡晓宇 李飞龙 本报记者 吴浩

  目若朗星、英姿勃发,这样的形容词用在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旅长蒋佳冀身上,你会觉得特别合适。

  1981年出生的蒋佳冀,是前不久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中共中央国务院表彰的100名“改革先锋”中最年轻的一位,是“空军实战化创新战法的优秀代表”。

  能和屠呦呦、景海鹏、姚明、马云、马化腾等一同获评“改革先锋”,蒋佳冀的背后有怎样的故事?2018年12月27日,蒋佳冀在家乡成都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A

  从列五中学理科实验班学生到中国空军首个三夺“金头盔”的飞行员

  蒋佳冀是一个地道的成都娃。“小时候家住在一号桥边,直到现在记忆里也时常涌现出在猛追湾游泳、在小关庙买卤菜的画面。”蒋佳冀笑着说,自己依然可以说一口标准的“成都普通话”,以后是肯定要回成都定居的。

  1999年,正在成都列五中学理科实验班读高中的蒋佳冀遇上了空军招飞。“那时的梦想是当一名宇航员,听大人说要当宇航员就要先当飞行员,所以就报名了。”蒋佳冀回忆,自己是那种平时比较调皮,但学习成绩还不错的学生,听说他想参加招飞,班主任老师给了他很多鼓励,让他勇敢追求自己的梦想。

  成绩优秀、身体素质也很棒的蒋佳冀顺利通过了万里挑一的选拔。“如果没有入伍,没有成为一名飞行员,那我现在可能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理科男。”蒋佳冀说,从那一刻起,他的人生轨迹就因为这次选择,发生了重大转变。

  蒋佳冀的妈妈是物理老师。或许是由于妈妈的基因,蒋佳冀的理科成绩一直很好,进入部队后,他的理论成绩也是名列前茅,空气动力学等课程如鱼得水,这为他的成长打下了良好基础。

  “可能是我喜欢飞行,也可能是我天生就适合当一名飞行员,所以我的职业生涯挺顺利的,也在飞行中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定位。”蒋佳冀说,在这一点上自己非常幸运,可以把兴趣爱好变成自己的职业。

  入伍近20年,如今的蒋佳冀是空军上校,是中国空军首个三夺“金头盔”的飞行员,获得了“矢志打赢的模范飞行员”“空军功勋飞行人员金质荣誉奖章”“中国青年五四奖章”“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等诸多荣誉。2018年,他更是作为中国空军的唯一代表,成为中共中央国务院表彰的最年轻的“改革先锋”。

  B

  从出色的战斗机飞行员到空军实战化训练改革的实践者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我和姚明坐得很近。”蒋佳冀说,这让自己感到了无形的压力,“这种压力和身高无关,而是想到自己对所从事领域的贡献,我觉得自己还要继续努力。”

  蒋佳冀说的,是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做一名空军实战化训练改革的实践者。“‘改革先锋’这个荣誉不是我个人的,而是我们团队的,这是对大家在军事训练改革中的贡献的充分肯定。”蒋佳冀一直坚持,三夺“金头盔”只能证明自己是一名好飞行员,如果想取得更大的成绩,就必须以身作则,带动所在的团队更加优秀。

  他是这么想的,更是这么做的。2014年9月,凭借优异的综合素质成为团长后,这位年轻的飞行指挥员率团队巡边境、越大漠、飞远海、上高原,始终前进在聚焦实战、改革创新的强军路上。

  2016年初春,蒋佳冀率队从西南腹地飞跨数千里,转场到海拔3700余米的高原某机场,征尘未洗就再次升空展开空中警巡,创造了空军高原飞行史上的多项“第一”。数月后,多兵种陆空联合演练在雪域高原打响,他率队驾战机穿越云雾,对“敌”重要目标实施了精确打击。2018年初,已经是旅长的蒋佳冀,带领所在部队列装国产新型战机,同步推行新一代军事训练法规……

  “我从基层成长起来,清楚地知道要成为一名出色的战斗机飞行员,需要怎样的训练和成长环境。”蒋佳冀说,自己首先做的就是激发大家的血性,进一步唤醒每个人的担当意识,让大家把对飞行的认识,从一份职业上升到一项事业。紧接着是打造实战化的训练环境,“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训练中就要达到最高标准,所以我是很支持飞行员要排出一二三名次的,只有有了积分制、有了位置感、有了竞争,训练的质量才能真正提高。”

  带领团队展开自由空战、实弹打靶、常态化夜航等高难科目训练和战法研究;奉命牵头负责某高原机场各型飞机的作战战备训练,并对作战战法、空域划分提出多项建设性意见和建议;组织飞行员赴兵器生产厂家进行电子战学习,邀请电抗、地导、雷达等专家来部队授课……这些年,蒋佳冀的脚步越走越快。

  “在自由空战中重视使用电子战,破除了飞行员对未来空战的主观幻想,捅破了一层窗户纸,引发了全空军电子战、空战的研究,踏上了作战样式新台阶,各部队优秀飞行员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蒋佳冀说,这是自己团队对中国空军的最大贡献,也是自己能成为“改革先锋”的最大依仗。

  C

  从做出选择到日复一日近20年的坚持

  当飞行员这些年,你觉得自己有哪些改变?

  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蒋佳冀笑了,他说自己得了飞行员的职业病——“强迫症”。“下楼以后又爬上楼去检查锁门了没有,这样的事情在我身上经常发生。”蒋佳冀试着分析了这种职业病形成的病因,因为两个字:严谨。

  飞行员是一个特别强调严谨的职业。“我们是有很多标准流程、动作的,很多都是固定的、必须做的,所以这养成了我们不停检查的习惯。”蒋佳冀说,多检查一遍就多放心一些,因为真的是生怕有哪个环节没做或者做错了,“就这样,这个习惯也慢慢带入了生活中,总是不停地检查,我觉得飞行员几乎都有强迫症。”

  从蒋佳冀的笑声中,能够听出他对自己的严格要求和对这个职业的敬畏与热爱。过关斩将并以单场42:0的大比分夺得首届“金头盔”、空军首个三次夺得“金头盔”的飞行员……这是蒋佳冀头上最炫目的光环,然而这样的光环背后,是他日复一日枯燥的艰苦训练,练体能、练技术、练反应,学理论、学战术、学创新,“只有这样才能带来战斗力的提升,难在持之以恒,也成在持之以恒。”蒋佳冀说。

  “帅气的制服、酷酷的墨镜,这些是表面的风光,而背后的艰辛,是必须长期克服独立承受的。”蒋佳冀认为,耀眼成绩的取得,只能依靠扎扎实实的训练来交换,从实战出发,从基础练起,一步一个脚印,来不得半点虚假。

  “我也有觉得难过觉得苦的时候。”蒋佳冀说,支撑自己不断进步的动力,来自于对理想的坚持。蒋佳冀有一句口头禅:坚持最初的梦想,胜利往往来自于再坚持一下。“作为一名‘80后’,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个经验,就是不要盲从,做出了选择就要不忘初心坚持下去。”蒋佳冀说,理想动摇是很可怕的,只要你想,只要你坚持,就一定能有所成就。

  如今的蒋佳冀空闲时间并不多,但是如果有空,他会选择去跑步,或者坐下来看书,看与自己相关专业的书。

  “最近在看《F-16‘蝰蛇’飞行员:震撼人心的现代空战回忆录》,看完有不少体会。”蒋佳冀说,从书中他不仅看到了文化的差异,更看到与世界一流空军的差距。“我们不能回避差距,只有正视差距,才能找到正确的追赶之道。”蒋佳冀认为,军队有很多发展方向,但是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能打胜仗,“我会坚定‘为战而练’的训练价值观,将团队锤炼成能随时履行国家赋予任务的‘蓝天劲旅’。”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