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开眼笑的汉代说唱俑 是四川人乐观开朗的鲜活例证

2019年01月15日 07:02:16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 吴晓铃 编辑:许成嵩

  文物档案

  说唱俑

  文物级别:国家一级文物

  出土时间、地点:1963年 成都市郫县宋家林

  馆藏单位:四川博物院

  本报记者 吴晓铃

  在四川出土的汉代文物中,除了画像石和画像砖,要数陶俑最有特色。这些陶俑包括说唱俑、庖厨俑、持镜俑、劳作俑、生活俑等各种类别,他们造型生动、栩栩如生。其中,又要数说唱俑最为有名。

  最近几十年,四川各地出土的说唱俑有十几件之多,但最为知名的有两件:一件是现存于国家博物馆的坐式击鼓说唱俑;另一件就是现存于四川博物院的立式说唱俑。只见他手舞足蹈、开怀大笑,说唱到精彩处的瞬间由此定格。这件说唱俑,既见证了汉代说唱艺术的发达以及古代雕刻艺术的精湛,更传递出古代四川人乐观、开朗、包容的精神特质。

  说唱艺术在汉代已很流行

  1963年,成都市郫县宋家林一处东汉砖室墓出土了一件立式说唱俑。它通高66.5厘米,灰陶,捏塑,因年代久远,原有彩绘已然模糊,但击鼓说唱的造型却惟妙惟肖。这件说唱俑头戴尖顶小软帽,上身赤裸,下穿浅裆长裤,整个形象非常滑稽:歪头、耸肩、塌腰、撅臀,故意眯起两眼,将嘴撇成歪歪嘴,把舌头伸得老长并用力地舔鼻子。与此同时,他两臂伸于腹前做击鼓状。

  这件现存于四川博物院的说唱俑,因体量巨大、造型生动,成为博物院的“网红”文物。四川博物院副院长谢志成说,最近几十年在四川地区出土的说唱俑已有十多件,成都博物馆、绵阳博物馆、新都区博物馆等都有馆藏。最有名的是调拨给国家博物馆的坐式击鼓说唱俑,它曾登上中学历史教科书。和川博的立式说唱俑一样,这件坐式说唱俑面部表情极具艺术性夸张,富有喜感。

  数量众多的说唱俑,见证着说唱艺术在汉代的流行,也让人得窥汉代四川人丰富多彩的娱乐生活。

  谢志成说,说唱艺术是在中国流传了数千年的一种曲艺品种。根据相关史料记载,秦汉时期说唱艺术已比较流行和成熟。在当时,不管宫廷还是贵族家中都有数量可观的倡优,其中就包含了说唱艺人。此外,很多说唱艺人还走街串巷、以此谋生。

  说唱艺人大多身材矮小,以哗众取宠、扮演丑角取悦观众为谋生手段。在汉史《司马相如传》中颜师古注记载:“俳优侏儒,倡乐狎玩者也。”可以看出这些民间说唱艺人地位的卑微。

  这种艺术的诞生,有其特有的社会背景。彼时,汉代“文景之治”让社会生气得以恢复,民间乐舞、杂技、说唱艺术也蓬勃兴起。尤其说唱这种娱乐表演形式冲破了传统礼教的束缚,其诙谐、夸张和搞笑的表演,深受各阶层喜爱。在“事死如事生”的古代,人们希望死后也能享受到生前的富贵安乐,于是将说唱艺人陶俑埋进墓中。一千多年以后,造型各异的说唱俑,成为汉代社会艺术生态的真实写照。

  质朴笑容传递川人开朗特质

  对于研究者而言,喜气洋洋、笑容可掬的说唱俑,还有另一层重要的史料价值:对四川人精神特质的表达。

  谢志成说,在四川出土的汉代陶俑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全部面带笑容。如果说说唱俑的眉开眼笑、开怀大笑还是工作性质使然,但各种劳作俑、仕女俑、舞乐俑等不同社会分工的陶俑仍然笑容满面,就不能不说是一种区域性的精神风貌和性格特质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种集体微笑的风格,目前仅见于巴蜀地区出土的陶俑。

  “四川出土的汉代陶俑,还没有见过严肃的或者怒目、沮丧等消极表情的,这反映出当时四川地区人们的生活水平和精神状态非常不错,幸福感很强。即使是说唱艺人,也不见卑微者的怯懦和身体有缺陷的悲观,反而笑出了一种源自内心的豁达。”在谢志成看来,这种精神面貌和天府之国富足的物质和文化生活息息相关。

  公元前316年秦并巴蜀,先进的技术和文化进入古代四川。随着都江堰水利工程的修建,成都平原成为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四川人民从此过上了相对富足安稳的生活。秦统一六国之后,继续把六国战败的王公贵族及豪强移民到四川,再度给四川带来先进生产力和移民文化。到了两汉以后休养生息的政策,成都“列备五都”,成为全国手工业最发达的几座大都会之一。经济的发达、生活的富庶以及精神层面的享受,使各行各业的人们都露出乐观、开朗的笑容。谢志成说,这些精神特质延续到今天,就形成了今日四川的慢节奏、安逸和舒适的生活方式以及乐观开朗的整体性格。而以说唱俑为代表的各种微笑陶俑,恰是四川人性格特征的鲜活呈现。这种积极、乐观的精神面貌,在今日也值得点赞。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