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堂85岁老人想儿子了去找儿子 步行上高速被货车撞伤

2019年01月25日 03:05:16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钟美兰 编辑:王敏琳

  1月17日,金堂县又新镇宝鼎村85岁老人刘绍见,登上了前往竹篙镇的车。他此行的目的,是往青白江找大儿子刘晓军。此后,便再无踪影。

  “快过年了想儿子,到青白江来找我,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他。”六天后,刘晓军在重症监护室见到了父亲。父亲一个人步行上了高速公路,被小货车撞伤,目前躺在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生命垂危。

  老人出门后再未归 老伴猜他去了青白江

  夏积苹是在1月17日上午11点发现老伴刘绍见不见了的。

  “早上他放了碗就出门,这一天正好逢场,我以为他上街去了。”夏积苹说,刘绍见逢场一般上午10点多回来,可是那天11点还不见踪影,她给同村的女儿打了电话,确认老伴没去女儿家。

  “这时候我才想起前一天他说过要到青白江耍。”夏积苹说,大儿子刘晓军在青白江打工。“我说你去什么去,儿子在跑长途,儿媳妇在上班,你去了哪个照顾你。”夏积苹说,还有十几天就过年了,孩子们马上就回来了,有啥话等孩子回来再说。

  “几个月前他也说过要去青白江,我拉住了他,他总是要听的,这次趁我洗碗时走的,估计觉得我会拦他。”夏积苹说,刘绍见年纪大,人老实,不识字,不会用电话,连买个鸡蛋都不会,“平时一直都是我在照顾他”。

  上一次,夏积苹和刘绍见去青白江找刘晓军是2017年7月,那时他在搬家。“我们两个也不知道怎么去,找不到路,到了青白江先去亲戚家,再让亲戚把我们送过去。”夏积苹说,她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每个孩子的负担都重,大儿子经常在外跑长途,有一个孩子在读书。老两口不愿意去打扰他们。“现在国家政策好,两个老人加起来一年补助有3000多块, 也够我们两个人花了。”

  一路调监控一路寻找 父亲到底去了哪里?

  1月17日下午5点,刘晓军接到妹妹的电话,他正在汶川跑运输,马不停蹄往家里赶,晚上8点到了金堂老家,跟家人把又新镇找遍了,还是没有发现父亲的踪影。

  次日一早,刘晓军和弟弟跑去又新镇派出所调取监控,天网监控显示,当日9点35分,父亲到了又新街上,登上了土桥开往竹篙的车。

  刘晓军说,他和家人又跑到竹篙派出所调监控,调不出来,无奈1月19日跑到金堂公安局调监控。监控显示,10点35分左右,车到了竹篙,10分钟后,父亲登上了开往金堂的车。12点45分,在金堂汽车总站,登上前往青白江的车,“我们沿着父亲坐车的方向,一路调监控一路找。”

  下午1点25分,父亲在青白江自来水厂下车,坐了一个三轮车到了原川化厂门口,在那里向一个门卫问路。

  “当时他穿着我四年前的工作服,工作服上有成都铭航四个字,估计别人也听不清楚他说什么,给他指了成都铭航的方向。”刘晓军说,可能找不到路,过了半个小时,父亲又回来了。

  刘晓军说,根据监控提示,前几天,发动亲戚朋友在金堂及其附近寻找,乐至、广汉、中江、简阳等救助站,一个个地问,到了晚上打着手电筒,在大桥底下、巷子里找,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一直找到晚上12点“我想,他年纪那么大,天气那么冷,总要找个地方取暖。”

  刘晓军能看到的监控里,父亲最后一次出现是在青解路附近的高架桥下,下午5点20分,父亲在那里问了一个水果摊贩。刘晓军找到那个摊贩,摊贩告诉他,父亲问“金堂怎么走”。“我猜他那个时候知道自己迷路了,想回金堂去。”

  刘晓军说,父亲身上只有35元,坐车已经花得所剩无几。天黑了,又冷又饿,哪里灯多往哪里走,“估计想到了高速路上,总有人愿意载他回去。”

  1月24日,经多方寻找,记者联系到货车司机曾师傅。他说,事发时间为晚上7点30分左右,他开着小货车行驶在广汉开往新都的高速路上,在青白江出口到新都北之间的路段,他撞到了刘绍见。

  “他当时横穿高速公路,自右往左走,在接近慢车道中间的位置被撞的。”曾师傅说,老人伤情严重,他立即报警并拨打了120,后来他还随交警一起到医院看望了老人。

  长子非常难过:原本打算过年一家团聚

  不停地寻找,不停地失望。1月23日,已经过了6天,中午老板打来电话催着上班,刘晓军说,一家人打算放弃寻找,等待警方消息。

  下午2点红阳派出所打来电话,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重症监护室有一个病人,送医时穿着、身形特征与他父亲非常相似,让他去确认一下是否是他父亲。

  重症监护室病床上的人,正是刘晓军的父亲,他右侧脸部肿得老高。

  他试着叫了一声“爸”,听到儿子的叫声,刘绍见的双脚蹬了一下,胸口上下起伏,呼呼喘着气,似乎想要回应,最终却无法出声。

  看到这样的情景,刘晓军用右手捂着嘴,手指嘴唇都在颤抖,忍不住湿了眼眶。坐在重症监护室门口,他内疚不已。他说,他知道父母想念子女,无奈自己负担重,跑长途长时间在外面,一年只能回去一两次。上次回去是去年12月16日,那时候顺便提了两斤肉,“母亲跟我说,父亲前几天数落她,说我好几年没有回去了。母亲反驳说,十几天前不是刚回去过,父亲说我怎么没有看到。”刘晓军说,父亲年纪大了,记忆力减退得厉害,身体又差,这次也许是要过年了,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都回家了,才想到青白江找他。根据父亲踪迹推测,父亲只记得他五年前工作的单位,那里距离川化工只有1公里。“我们跟妈妈说过了,腊月二十五六我们四个兄弟姐妹一起回家,在家过年。”

  成都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医生告诉记者,该患者是1月17日晚入院,送到医院已经无法说话,现在脑部出血,无法手术,尚未脱离生命危险,情况不太乐观,因为其主治医生正在手术室手术,具体病情无法透露更多。

  高速交警方面表示,目前肇事司机车辆已经被扣,具体事故原因正在调查。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钟美兰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