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眼”!广元朝天农妇照顾痴哑姑姐23年

2019年01月30日 07:22:50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刘彦谷 编辑:王敏琳

  23年,8000多个日夜。她送水送饭、洗澡擦身,精心照顾痴哑的姑姐(丈夫的姐姐),从青丝如云的新妇到鬓角似霜的中年,无怨无悔。在已离世公公的病榻前,她字字含泪:“在这个家里,只要有我一天,我就保证让我姑姐吃饱穿暖。”

  她就是广元市朝天区李家乡永乐村二组普通农妇喻菊华,今年46岁的她,用柔韧的双肩为家人筑起爱的港湾。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刘彦谷

  吃苦耐劳柔韧双肩扛起生活重担

  “娘家七姊妹我排行第六,儿女多,父母又年迈,生活十分困难,十几岁就开始赶场摆地摊补贴家用。”1995年,时年22岁、以吃苦能干闻名乡里的李家乡卫星村一组姑娘喻菊华,带着自己艰难攒下的嫁妆,嫁给了永乐村二组青年刘天学。

  喻菊华婆家人口简单,但家庭情况却并不乐观。婆母早逝,56岁的公公刘仕坤带着小儿子刘天学,以及天生痴哑、智力水平尚不足2岁的二女儿刘天菊,守着5间四面漏风的土墙圈圈,靠耕植几亩瘠薄的土地相依为命。

  “嫁人的时候没想过要挑三拣四,反正过日子都得靠自己。”一进婆家门,喻菊华便接过了当家做主、照顾刘天菊的重任,“公公给了我一个380元的存折,是当时所有家当。虽然穷得叮当响,但只要有一口吃的都先给姑姐,坚决不让她吃亏。”

  “白天按时煮好一日三餐,第一碗就盛给姑姐,否则她就要胡喊胡闹;晚上如果不定时叫她起床大小便,她就会全部屙在床上。”喻菊华记不清为姑姐洗过多少次沾满屎尿的床褥被单和衣裤,但她头上逐年递增的白发、手上严重的皴裂以及厚厚的老茧,无声诉说着多年来的艰辛和付出。

  “我是你的眼”把屎把尿照顾姑姐23年

  2016年,刘天菊眼睛得急症突然失明。失明后的刘天菊脾气变得暴躁,对自己的父亲和弟弟说翻脸就翻脸,但唯独在喻菊华面前又温顺又听话。而喻菊华为姑姐穿衣洗脸梳头喂饭,也从来不假手他人。“看着姑姐这样子,我特别难受和心疼,只有尽力对她好。”话语间,喻菊华红了眼眶。

  失明后的姑姐,不愿意让人扶着走路,喻菊华便一手拿着木棍,敲出“叮叮咚咚”的响声为她探路,一手清理姑姐眼前的障碍物,贴身守护在身旁直到她坐稳。

  “23年来,和姑姐脸都没红过,我把她当成自己的小孩一样拉扯到今天,现在她看不到了,我就是她的眼睛。”喻菊华语气平静得就像是讲述别人家的事情一样,手里把刚刚洗好的小褥单叠得整整齐齐,放在姑姐的枕头边待用。

  “公公生前也最放心不下姑姐,还怕拖累到我。”喻菊华噙着泪,在病榻前跟公公再三保证,“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有姑姐一口。”才打消了公公的担忧。

  看到无比劳累的喻菊华,曾有邻居建议让她把姑姐送到养老院,也让自己轻松点,但被她果断拒绝了。

  “我们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姑姐离不开我,再苦再累都要守在身边照顾她一辈子。”喻菊华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23年来,她把姑姐实实在在放在心上、照顾在眼前,“遇到什么就面对什么,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