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游江民俗在宋代就是“城市名片”

2019年02月08日 07:18:28 来源:成都日报
记者 李雪艳 编辑:许成嵩

  春节期间,“夜游锦江”项目带来的新鲜炫酷体验,为市民游客呈现诗意生活美学。千年之前杜甫写道“门泊东吴万里船”,如今泛舟锦江再次实现,成都游江民俗有着何种风情?小锦采访了著名巴蜀文化学者袁庭栋。据袁老介绍,成都游江之风在唐代盛行,到了宋代,已经闻名全国。

  蜀地游江 宋代即闻名全国

  在袁庭栋所著《巴蜀文化志》一书中介绍,在巴蜀地区的生活习尚中,现在可以考见的古今相沿而又极富特色的习俗是出行游乐。出行游乐是我国传统的群众性文化活动,各地均有,而且多与年节有关。但巴蜀地区的出行游乐活动在这些活动的基础上,更有特色,更有气势,更有群众性。北宋时曾任过益州知州和四川安抚制置使的田况写过一组《成都遨乐诗》21首,在诗序中说:“蜀人好游乐”;而在众“蜀人”之中,则以其首府“成都游赏之盛,甲于西蜀,盖地大物繁而俗好娱乐”(费著:《岁华纪丽谱》)。成都游乐胜地又首推浣花溪,“成都之俗,以游乐相尚,而浣花为特甚”(《宋·任正游浣花记》,载《全蜀艺文志》卷四○)。

  能有如此高的知名度,当然是有来由的,早在唐代天宝年间,崔园任剑南节度使驻于成都时,所见成都游江就已是“数十里丝竹竞奏,笑语喧然”,“都人纵观如堵”,“楼船百艘,塞江而至,皆以锦绣为帆,金玉饰舟,旄纛盖伞,旌旗戈戟,缤纷照耀”,还有“从官武士五六千人持兵戒严”(《太平广记》卷三○三《崔园》)。五代时其风未减,“蜀中百姓富庶,夹江皆创亭榭游赏之处。都人士女,倾城游玩,珠翠绮罗,名花异香馥郁森列。”(张唐英:《蜀梼杌》卷下)其规模之大,游人之多,实为今人所难以想象。正因为有此风气,故而到了宋代,方能闻名全国。

  出行游乐 成都人活动内容多

  唐宋时期的这种群众性的出行游乐活动,宋代以后由于社会经济的衰退失去了昔日的盛况。一直到清代后期,才随着经济的复苏而复苏。据袁庭栋考证,这种群众性的出行游乐,有几个很重要的特点。

  成都的游乐之风为何盛行且独特?袁庭栋总结了四个原因。第一是官方出面主持,能与民同乐。苏轼在《次韵刘景文周次元寒食同游医湖》诗自注说:“成都太守自正月二日出游,谓之遨头,至四月十九日花乃止。”宋代成都人游乐之盛,《岁华纪丽谱》则有更详的描绘成都游赏之盛,甲于西蜀,盖地大物繁而俗好娱乐。

  第二个特点是与商贸活动结合。如成都每月都有时令性的专业集市。成都不仅衡市河边,连一些大的寺院也是市场,如著名的大圣慈寺就是。每逢大型集市之期,也就成为人们出行游乐之时。

  第三个特点是有各种演艺活动吸引游客。唐宋时期的巴蜀,戏剧、歌舞、杂技(即百戏)、木偶、猴戏都很活跃,优人乐鼓的表演是游乐活动的重要内容。

  第四个特点是有群众性的竞技体育活动穿插其中,让游客亲自参与,如百花潭的“水戏竞渡”,“官舫民船”(《岁华纪丽谱》)均可参加,赵抃还有《游学射山》诗:“锦川风俗喜时平,上已家家出锦城。射圃人稠电昼鼓,龙刚激洋照红旌。”本报记者 李雪艳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