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上学路上,一个都不能少

2019年02月27日 08:07:37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余如波 吴浩 李向雨 李淼 编辑:王敏琳
凉山州紧盯义务教育阶段控辍保学,确保失辍学儿童少年今年春季开学前全部劝返复学
 同学们在越西县南箐镇中心小学校的操场上高兴地跳起舞
越西县南箐镇中心小学开学典礼上,校长拿着全校学籍名册逐一点名
山间路上,孩子们背着书包迎着朝阳向学校走去

  大凉山的这个春天,油菜花开格外艳。近日,凉山州明确,要聚焦锁定凉山州失辍学适龄儿童少年,全力做好劝返复学工作,确保今年春季开学前全部劝返复学。

  上学路上一个都不能少!这个春天,曾一度失学辍学的凉山少年儿童,背上久违的书包,欢快地穿过开满金色油菜花的田野,回归到那座充满希望和梦想的校园。□本报记者 余如波 吴浩 李向雨 李淼 本版摄影 本报记者 李向雨

  布各小合木:插上梦想的翅膀重新飞翔

  重回教室,轻抚着崭新的课本,13岁的彝族女孩布各小合木觉得,自己曾折断羽翼的梦想,正在琅琅书声中重新展翅翱翔。

  小合木曾是越西县南箐镇中心小学校的学生。妈妈患有癫痫,爷爷行动不便,还有3个弟弟妹妹需要照顾。1年前,为挣钱养家,小合木的爸爸布各衣木想带着病妻去北京打工。“你们放心去吧,我能照顾这个家!”懂事的小合木强忍泪水告诉爸妈,自己想好了,打算辍学回家挑起家里的重担。尽管心疼,囿于生活所迫,布各衣木也只有无奈接受。

  辍学一年间,小合木除了照顾爷爷和弟弟妹妹,还要种地砍柴,喂养几头猪和十几只鸡,用瘦弱的肩膀撑起一个家。但不能读书,始终是埋藏在她心里最大的遗憾。“如果我是一只小鸟,读书就是任我高飞的天空。”小合木曾在作文里写道。

  她把所有书本都抱回家,每天晚上,当弟弟妹妹们睡去,小合木便在昏暗的灯光下自学。有时候,她会穿过油菜花田,回到学校看看。她不敢贸然走进教室,仅仅倚着后门听老师讲课。这个场景,让无数人心痛。

  终于,在控辍保学人员和学校努力下,爸爸妈妈回来了,带着小合木返校。

  “一个一个梦飞出了天窗……插上竹蜻蜓张开了翅膀,飞到任何想要去的地方……”哼唱着最喜爱的歌,小合木在日记里给自己定下了当主持人的梦想。

  九格李英:“丑小鸭”想圆“教师梦”

  2月26日,和煦的阳光洒进昭觉县四开希望学校。这是15岁的九格李英重返学校后的第三天,当天,她领到了崭新的作业本,就连下课了也舍不得放下。

  这样的场景,在她以前阅读《安徒生童话》和《格林童话》时也出现过。在那些故事中,九格李英最喜欢“丑小鸭”的故事。

  以前她觉得,自己有点像那只“小鸭子”,担心因为成绩不好被大家嘲笑。

  去年6月小学毕业后,九格李英不想再读书。“最后一次考试,语文40分,数学才18分。全班60多个同学,我排名倒数第五。”小姑娘觉得,成绩这么差,读书有什么用?她不顾众人劝阻执意辍学,还跟着父母远赴广东惠州打工。

  今年春节前,当地学校发现九格李英未进入初中,马上联系她父母。此时的九格李英非常怀念读书时光,很乐意回到学校。今年2月初,她坐了3天大巴回到凉山州西昌市。

  九格李英告诉记者,父母一直希望她成为一名教师,重回校园后,她要加倍努力,争取实现他们的心愿。她打算把课后、节假日都利用起来,先补上欠下的“学债”。

  杨紫权:“问题少年”用电焊弧光照亮未来

  普格县普基镇文倡村,17岁的杨紫权在一家修理铺做电焊活。在他左手上,密布着十多个金属熔渣灼痕,有的已经结痂,有的还透着血色。

  去年底,政府工作人员4次登门,劝辍学4年的杨紫权回到普格县,以学业补偿的方式学习电焊。今年春节后,他凭这门手艺在家乡找到工作,每天有约100元收入,不必再外出寻找生计。

  第一次上手操作电焊时,杨紫权忘记佩戴防护面罩,结果在强光的刺激下,眼睛浮肿,脸部脱皮,一周后才逐渐恢复。他的爸爸杨仲宁十分心疼,时常站在自家山头,远眺儿子学电焊的地方:普格县民族初级中学。

  杨仲宁说,辍学前后,儿子一度成为“问题少年”,没少被责骂。学电焊后,儿子没乱花一分钱,还学到了挣钱本事。

  “学到手艺了,爱顶嘴的毛病也改了。家里猪圈门坏了,也是他自己悄悄焊好的。”儿子的变化,杨仲宁看在眼里,乐在心里。不久前,从未给过家里一分钱的杨紫权,破天荒地为爸爸买了两条烟。杨仲宁记得,当时自己一愣,泪水忍不住在眼眶打转,随后逢人便开心地发烟,觉得“很有面子”。

  不过,杨紫权更想学开挖掘机,挣更多钱为家庭分忧,“今年普格县如果举办挖掘机培训,我一定报名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