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回忆与木里森林火灾牺牲人员相见的最后一面

2019年04月03日 07:43:12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伍力 编辑:王敏琳

  回头望去 他们正整齐排队绕过山坡

  4月2日中午,木里森林火灾抢险救援工作仍在紧张进行中。设在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村委会的火灾前线指挥部内,救援人员排着长队开始就餐。“王哥,吃饭了!”听到同伴们的招呼,29岁的副镇长、镇武装部部长王鑫点点头没有答话,沉默地向山上望去。

  3月31日凌晨5点半,王鑫带领一队村民向着火点进发。徒步行至中午,王鑫陆续与森林消防队员、木里县林业和草原局局长杨达瓦等地方扑火人员会合。“接到指挥部命令后,我们就分别从山梁两侧下山,准备集结后次日一早开展灭火。”王鑫说,回头望向他们时,他们正排着整齐的队伍,绕过一个小山坡。“我们虽然彼此不熟悉,可是在火场相遇过,那就是一起战斗的兄弟朋友。没想到,这却是和他们的最后一面。”言语间,王鑫难掩悲痛。□本报记者 伍力

  上山

  村民世代以山林为生,凡遇起火家家都要出力

  “3月30日下午5时许,几声闷雷在上方响起,然后是零星雨点。”王鑫记得很清楚,1小时后,雅砻江镇党委书记董建中接到老百姓的电话,“远处高山上起烟了!”“很快,村民又陆续打来电话,里尼村发现2处烟点,立尔村也发现1处烟点,一共有4个烟点需排查。”王鑫说,他们随即启动应急预案,分别派出民兵应急分队前去查看。

  时间就是生命。里尼村的烟点很快排查完毕,该处只有很小的明火,被当地建筑施工人员自行扑灭。晚上11点50分,一支8人队伍也到达村民报告的首个烟点,并未发现明火,但看到立尔村背后山上有明火。“这才最终确定了火点,当时一支19人的队伍已经前往,但人手远远不够。”王鑫介绍,4个村的村民开展集结,准备在次日凌晨4点开始上山增援。

  行动为何如此紧迫?“山高路远,去晚了后果不堪设想。”王鑫说,当地森林资源丰富,村民世代以山林为生,松茸、虫草是重要经济来源。麦地龙村村民王降初告诉记者,他们非常爱惜森林,但凡遇到起火,家家都要出人出力,这是大家默认的规矩,“现在遇到明火,大家都想着全力扑灭。”

  相遇

  与消防指战员等在山顶会合,觉得他们“纪律性非常强”

  3月31日凌晨4时许,村民陆续集结完毕。“其中2人骑摩托先行探路,摩托车道只有三四十厘米宽,只能一人一骑。”王鑫回忆,凌晨5时,他开始带领剩下的人员徒步上山。

  上山之路极为艰险。“天色还没亮,一路摸黑前行。”王鑫说,一直走到31日上午10点半,终于到达一个临时补给点,短暂休整后继续向山顶前进,“后面的道路更是丛林密布,看着离山顶很近,依然走了3个多小时。”中午1点,一行人终于到达山顶,与先期到达的19人队伍会合。

  下午3点,来自西昌的消防指战员来到山顶。不久,杨达瓦等人也一并到此会合。王鑫回忆,“局长问我是谁,得知我是当地武装部部长,他拍拍我说,他也在麦日乡当过武装部部长。”而对于消防指战员,王鑫告诉记者,“只是觉得他们非常年轻,休息时也很整齐,纪律性非常强。”

  就地休整后不久,杨达瓦向在场的人传达了指挥部指令。“让我们准备下山,到水源点附近集结,明天一早就开始打火。”接到命令后,王鑫带领村民队伍下山。“我们所处的地方叫作‘烧香梁子’,我们分两路下山,消防官兵们从右侧下山,因为他们带有专业装备,那边地势稍微平坦一点。”

  分开后,王鑫一行开始慢慢下山,“我们这侧很陡,所以走得很慢。我还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他们正整齐排队绕过一个小山坡。”

  两支队伍就此分开,没想到却成了永别。

  痛心

  一直满怀期望等待,等来的却是他们牺牲的消息

  王鑫回忆,“行走半小时后,一阵风从头顶吹过。”瞬间险情突发,山梁上一下燃起熊熊大火,“脸都是滚烫的,仿佛大火就在面前。”王鑫回忆,“我立刻呼喊起来,让大家快跑快跑,而大火就在身后一路追来。”

  队员们立刻奔跑下山,边跑也边喊起来,“王镇长快跑!”王鑫这才回过神了,顾不得山势陡峭,侧身一路下滑,撞到一棵松树才停下来。“大家就这样狂奔,也不知道一口气跑了多久,直到回头看到大火已被落在身后,才坐到石头上大口喘气。”

  此时队伍已经走散,大家大声呼唤彼此的名字。在确认全体平安后,决定立刻撤离。

  “再迈出步子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左腿受伤了,是3个老乡不顾个人安危,搀扶着我撤离。”王鑫说,这一路大家不敢怠慢,火势一直在身后慢慢跟来,大家只好走一程歇一口气,“后来走得已经忘记了疼痛,双腿发麻失去感觉,就靠着意志力在坚持。”

  “我们又重新绕回另外一侧,因为这样才最安全,然后原路返回下山。”这时王鑫才想起来,山梁另一侧的队伍也肯定遭遇了大火,他们安全撤离了吗?“老乡们纷纷安慰我,一定不会有事的。”王鑫说,他们一直满怀期望在等待,等来的却是战友们牺牲的消息,“痛心至极。”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