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剧《琅琊榜》名满江湖 成都女作家海宴为何一直隐身

2019年05月08日 05:52:19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邱峻峰 编辑:王敏琳

  收视率占据每晚黄金时段榜首、网络播放逼近4亿次、豆瓣评分达到9.2、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对剧情的解构……2015年横空出世的《琅琊榜》不仅让胡歌翻红,更让名不见经传的王凯成为炙手可热的男星。2017年年底播出的《琅琊榜》第二部《风起长林》虽然比不上第一部火爆,但也获得了豆瓣8.5的高分。

  这部热剧的背后,有一个低调的创作者——既是小说原著作者、又是两部剧的编剧,来自成都的女作家海宴。按理来说,《琅琊榜》火成这样,海宴多多少少会参与宣传或者接受采访,但面对各种讨论、赞美满天飞的情况,海宴却低调得成了一个谜,极少在公共场合露面,至今仍没有媒体采访到她。

  海宴曾是上班族

  《琅琊榜》这部小说的原作者兼剧本编剧海宴一直是“神秘的存在”。从仅有的资料来看,海宴是成都人,创作《琅琊榜》时还是成都一家房产公司的普通员工,“有一群活泼可爱的同事朋友,背着房贷车贷,每日上班下班。”在2015年《琅琊榜》开播前,海宴曾回到成都参加点映会,不过独自默默坐在后排。在点映会结束后,海宴婉拒了采访,很快就离开了现场,甚至连照片都没能拍到一张。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在《琅琊榜》播出期间也多次联系采访海宴,依然被婉拒。

  在关于《琅琊榜》仅有的一次采访中,海宴透露,《琅琊榜》从剧本的创作到完成初稿,整整耗时六个月,而在筹拍过程中,她又不断修改。海宴称,为了保留原著精髓,“故事的构架、人物的设定和剧情的走向没有大的更改。我会删减一些支线,同时对主线有所填充,大家最关心的梅长苏的结局依然保留。我想,按我个人的标准,与原小说相比,还原度至少有80%以上。”

  除了《琅琊榜》第一部和第二部,海宴还担任了正午阳光另一部电视剧《他来了,请闭眼》的编剧工作,这部电视剧由霍建华、马思纯、张鲁一、王凯、章龄之等主演。作为周播剧,该剧在东方卫视播出后曾取得了较高的收视,至今在豆瓣也有取得了6.3的成绩。

  热爱旅游和美食

  在《琅琊榜》的自我介绍中,海宴自称是“普通女子,胸无大志,只愿昨日可忆,未来可期,有山水可游,有奇事可闻,有朋友可交,有家人可依,文字之乐不改,童稚之心不灭,已是完满一生。”

  海宴自幼喜欢文学和历史,她表示“立志将来读大学时如不上中文系,就上历史系,然风骨不够,志向不坚,最终就读的是……英文系……毕业迄今十年,所学英文经久不用已忘却大半,幸而还有美丽的母语,是我表述思想的最佳工具。”对于自己的笔名海宴,她也曾做过解释:因为不吃海鲜,常被人讥为失去人生一大乐趣,取笔名时突然忆及此处,海鲜宴席之意,便取了“海宴”这个笔名。

  海宴的微博目前有6.8万的粉丝,在《琅琊榜》第一部、第二部播出期间,曾转发过相关宣传微博。但从2016年6月开始,她就在微博表示自己要戒网,此后再也没有发过任何一条信息。不过,从以前她发布的微博来看,有不少旅游和美食的内容,也曾发过个人的照片,但都是侧面或者戴着墨镜。有认识海宴的朋友告诉记者,目前网络上关于海宴的照片基本都是错误的。

  不签售不接受采访

  四川文艺出版社总编辑张庆宁是最新版《琅琊榜》的责编,曾和海宴有过几面之缘。张庆宁告诉记者,海宴大概30多岁,“她是个很有想法,充满智慧的女孩,性格比较内敛,是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子。但是和同龄人相比,她对人生的见解透彻而智慧,有眼光,有情怀。”张庆宁笑着回忆,海宴确实很低调,《琅琊榜》出版后,曾多次邀请她参加签售会,但都被婉拒,她也明确表示,不愿接受任何媒体采访。在张庆宁看来,海宴的低调在如今浮躁的社会实属难得,“就让她保持这份神秘感吧,让作品和读者见面。”

  北京白马时光文化发展公司内容总监何亚娟和海宴素未谋面,但一直保持电话和微信联系。“她没有接受过任何媒体采访。她是向往自由的人,喜欢旅行,特别孝顺,对母亲关爱有加。”假期里,海宴的微信晒了很多陪伴妈妈的照片,因此何亚娟的判断是,海晏的一半时间给了创作和旅行,一半时间用来陪伴家人。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邱峻峰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