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滇天堑绝壁跨飞虹!鸡鸣三省大桥主拱圈合龙

2019年07月07日 17:00:44 来源:四川新闻网
编辑:蒋娜

  四川新闻网泸州7月7日讯(李欣 记者 岳东)7月7日上午,备受关注的鸡鸣三省大桥施工现场传来好消息,主拱圈成功实现合龙,这标志大桥建设取得重大阶段性进展,为2019年底建成通车奠定了坚实基础。

7月7日,随着最后一箱混凝土从四川省泸州市叙永县水潦彝族乡岔河村,通过塔吊送往鸡鸣三省大桥主拱圈上进行浇筑,鸡鸣三省大桥主拱圈正式合龙。李欣-摄

  筑梦:鸡鸣三省大桥主拱圈今合龙

  鸡鸣三省大桥位于中国西南部川滇黔三省交界处,在倒流河与渭河交汇成赤水河的“Y”字形大峡谷上,川滇黔三省在这里各自形成张开的扇形山地,两两对峙。所谓鸡鸣三省,即一鸡啼鸣、三省皆闻,形容地理位置很靠近。站在桥址四川一岸,抬头是悬崖绝壁,低头是激流深渊。三省虽近在咫尺,却阻隔于天堑。大桥连接四川省泸州市叙永县水潦彝族乡岔河村和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坡头镇德隆村。桥梁长为286.4米,桥梁主桥为净跨径180米上承式钢筋混凝土箱形拱桥,桥宽11.5 米,设计速度40公里/小时。主拱圈采用悬臂浇筑、斜拉扣挂法施工工艺。鸡鸣三省大桥为西南地区第一次采用此工艺施工的拱桥。目前我国采用此工艺施工已建成、在建的拱桥共有8座。

  鸡鸣三省是中央红军一渡赤水的行军之地,召开了著名的鸡鸣三省会议,确定了毛泽东同志的党内核心地位,是遵义会议的延续。乌蒙山区悬崖陡立,赤水两岸难以往来。恶劣的交通曾助红军摆脱追击,但如今却阻碍了该地区经济的发展。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架桥修路的呼声不断,直到2016年7月,作为四川省渡改桥工程之一的鸡鸣三省大桥终于开工。

鸡鸣三省大桥主拱圈正式合龙,川滇两省的绝壁间架起一条飞虹。李欣-摄

  难度:川滇天堑绝壁跨飞虹

  “鸡鸣三省大桥最大悬臂浇筑节段重量239吨,在国内同类型拱桥中浇筑重量居首。”设计单位、四川公路设计院项目负责人卢小锋说,该桥的建设也是对悬浇拱桥技术的继续深入研究和发展。

  桥址所在地地质复杂,拱座开挖方量较大,四川岸和云南岸总计开挖方量达12万方,而施工区处于鸡鸣三省大峡谷景区内,无法修筑便道,为减少植被破坏,施工人员从岸边装满混凝土后吊到距河面150余米的高处,用施工吊笼一篮一篮地往上吊运,然后运走。四川路桥鸡鸣三省大桥项目总工程师李天飞表示,施工的技术难度主要体现在,一方面,两岸拱座开挖方量12万余方,岩层顺层节理发育,岩体破裂,必须逐层开挖逐层防护,且地处鸡鸣三省大峡谷风景区,赤水河源头,环境保护及水土保持要求高,因此大部分弃土均采用缆索吊装系统吊运出场;另一方面,全桥布设缆索吊装系统,主拱圈采用悬臂浇筑、斜拉扣挂法施工,在桥墩架设操作平台,将主拱圈分为若干节段,以一个节段为一个单位,逐段浇筑混凝土。施工过程中受峡谷风、温度等自然因素影响大,因此在技术、施工工艺上进行研讨及优化,确保施工质量、安全。

  便捷:两岸牵手脱贫不是梦

  四川路桥鸡鸣三省大桥项目经理蒋中桥介绍,鸡鸣三省大桥连接的四川省叙永县和云南省镇雄县均为国家级贫困县,与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隔河相望。这一片属于乌蒙山集中连片特困区,是彝族、苗族等西南少数民族聚居区,但历史以来,这里都是地理死角,交通闭塞,来往极度困难,经济发展滞后。鸡鸣三省大桥是三省交界一带数十万群众的"百年大梦",是关系老百姓生活的“民心桥”。作为乌蒙山区脱贫攻坚的交通保障,赤水河流域重要的渡改桥工程,鸡鸣三省大桥今年年底通车后,将解决三省交界一带数十万群众的出行难题,同时带动沿线多个乡镇的经济发展,助力鸡鸣三省大峡谷旅游项目的落地。

  四川省交通运输厅相关负责人表示,作为四川省渡改公路桥项目之一,鸡鸣三省大桥的建设,是全省渡口改桥建设的缩影。四川河流众多,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群众还要通过摆渡方式出行,到2013年底全省还有1800多个渡口,给沿河临水群众生产生活带来诸多不便。为解决群众安全便捷出行,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渡口改桥工程建设,将其作为重大民生工程项目。“十二五”以来,全省累计建成渡改公路桥487座,在建146座。根据全省渡口改桥工程建设专项实施方案,计划到2020年底基本消除江河渡口中的车渡和年均渡运量5万人次以上的人渡。(叙永县委宣传部供图)

    本网(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