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昆线上行车32年的列车长:大凉山慢火车 漫出幸福味道

2019年07月12日 07:14:58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 徐湘东 肖洋 编辑:许成嵩

7月8日,乘客排队上下车。

列车长王槐雄抱着一个小乘客。

7月8日,一名乘客牵着羊上了车。

5634次列车上看书的学生。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徐湘东 肖洋 四川凉山摄影报道

  7月7日下午3点,凉山州喜德县火车站,一列绿皮火车鸣笛缓缓驶入,站台上顿时热闹起来。有人将大包小包的货物往车下搬,也有人将山羊鸡鸭往车上赶。短短2分钟停靠,乘客下上车完毕,火车继续向前。

  这趟火车,是从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5634次列车,是目前成昆线上四川境内最后两列慢车之一。普雄到攀枝花全程353公里,慢火车在大山中爬行,前后要停靠26个站,运行时间9至10小时;票价最高25.5元,最低2元。

  慢火车行经的路线,包括越西、喜德、冕宁等地,这是大凉山腹地,也是脱贫攻坚的地区。慢火车开行以来,不仅成为沿线居民出行最为便捷的“公交车”,也成了方便大凉山孩子上学的“校车”。从2017年开始,慢火车被媒体多次报道后广为人知,成为一列“网红车”,也有了“扶贫列车”“幸福小慢车”的称号。

  在这列慢火车上,有不少跟车超过20年甚至30年的工作人员。其中,列车长王槐雄已在这条线上行车32年;而彝族列车长阿西阿呷,曾经乘坐这趟慢车去上学,如今已在车上工作23年。在他们一次次穿越大凉山腹地的过程中,彝乡也迎来了一天天的时代变迁。

  1 现场

  往返家和学校的校车 每周搭乘600多名学生

  7月7日早上8点37分,5634次列车从攀枝花始发,中午时分到达西昌站后,车上乘客渐渐多了起来。王槐雄从车头走到车尾例行巡查,嘱咐列车员要加强巡视,“再往前面几个站,乘客就更多了,还有很多学生,一定要确保安全有序。”喜德站,是上下乘客较多的一个站。列车停靠,14岁的阿西阿几和同学们挤在大人们的大小背包中上了车。当天,是喜德县中学考完试放假的日子,几个女孩子开始兴高采烈地讨论着假期规划。阿西阿几在喜德中学读初一,她要在前方尼波站下车,车程2个小时,票价2元。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她就坐慢火车去上学,7年来,除了寒暑假,她每周在学校和家之间往返一次。阿西阿几是典型的彝族女孩,皮肤偏黑,五官轮廓分明,喜欢笑。她的家中比较贫寒,但为了更好的教学质量,从小学开始,父母想方设法送她到县城读书,刚开始坐慢火车上学,父母还要接送。她还有一个哥哥在读书,兄妹俩都有一个梦想:走出大山。“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她说,村里的同龄人都在读书,“我可不想出去打工,或者早早嫁人。”“作业多,还要帮着家里干活。”和同学们讨论完假期规划,阿西阿几撇了撇嘴:家里的花椒快要熟了,地里的核桃七八月份就该打了,“暑假里,事情多着呢。”“慢火车就是学生们的校车。”王槐雄说,据不完全统计,每个周末,有600多名学生乘坐这趟火车在家和学校之间往返,他们大多是从普雄、尔赛河、尼波、乐武、沙马拉达、新凉等站上车,到喜德、西昌上学。

  价格便宜的扶贫车 车厢经常变成“动物园”

  时下,大凉山正是雨季,透过车窗,近处绿意盎然,远山云雾缥缈。车过喜德,停靠在一个小站,不少乘客背着大背篼,满载着鸡、鸭、鹅等家禽上车,还有一名村民费劲地将一只羊拉上了车。“赶紧赶紧,车要开了!”在火车开动前,伍呷将10只小猪抱上了车,累得满头大汗。王槐雄协助乘客,把这些动物们送往最后一节车厢。这里,是专门为方便沿线村民运送货物和家禽家畜的货运车厢,没有座椅,只是在两旁安装了长凳,比较空旷。此时,车厢里已经有不少家畜,伍呷的10只小猪显得不耐烦,在塑料袋里不停哼哼,想要逃出来。“这段时间,车上的动物比较少。”王槐雄说,在秋冬季,特别是彝族年前后,这一节车厢要被家禽家畜装满。小的有鸡鸭鹅,大的有羊和猪,一群至少10多只,更大的还有牛,上车后就哞哞叫,整个车厢就成了动物园。王槐雄回忆,自开行时起,这趟慢车就是沿线村民的“公交车”,不少村民要赶着自家喂养的家禽家畜,背着自家出产的花椒、核桃等农产品,到冕宁、西昌等地贩卖。返回时,买些日用品、种子、小鸡小鸭等,还有不少人从县城进货回到乡镇、村上出售,赚些差价。相比公路交通,铁路出行要便宜不少。比如,伍呷的10只小猪,如果找车运回普雄,至少要花300元以上,而乘坐慢火车,只需要8.5元。2记忆慢火车向南,经喜德、冕宁,向北,过越西、甘洛,这几个县,都是凉山州的深度贫困县。按照计划,甘洛县将在今年脱贫摘帽,其余县将在2020年摘帽。王槐雄1987年开始在成昆线上工作,32年来,已经记不清跑了多少个往返。慢火车迎来送往,基本都是沿途村民,一节节车厢,记录着当年的故事,也见证了彝区的生活变化。

 [1]  [2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