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借一根水管脱险 甘洛泥石流幸存者讲述逃生经历

2019年08月03日 07:28:29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 杨雪 刘陈平 编辑:许成嵩

幸存者郭泽顺

7月31日,陈辉的亲属寻亲返回途中经过隧道。

7月31日,国道G245至拉尔村段抢险现场。

  7月28日至29日,凉山州甘洛县大部地区出现大雨和暴雨、局地大暴雨天气过程,暴雨诱发山洪、泥石流,多地遭受大面积暴雨灾害,灾害造成多人失联。灾害发生后,四川省应急管理厅迅速启动应急预案,第一时间视频连线省消防救援总队、凉山州应急管理局和甘洛县应急管理局,会商研判灾情,指导调派救援力量,开展抢险救援工作。

  7月31日上午凉山州防办报告,初步统计强降雨致甘洛县失联人员新增5人。至此,甘洛县失联人员已增至12人。在G245线窄板沟桥附近区域(属甘洛县新市坝镇境内)失联的5名人员身份已核实,均为甘洛县普昌镇群众。

  8月2日下午5时,四川省政府召开视频调度会,调度甘洛县山洪泥石流灾害抢险救援情况及相关市州防汛、防地灾情况。据介绍,目前,甘洛全县累计有1.2万人次参与到抢险救援中,截至8月1日,已经成功解救了受困车辆24辆、32人、电站59人、中铁十八局684人,累计转移安置了受灾群众2973人。在7人失联现场,有作业人员110人、挖掘机16台、装载机11台、其它车辆32台,正在开展人员的搜寻和道路的抢通工作。

  徒步9小时

  13人到泥石流现场寻亲

  7月31日下午4时,在布祖湾隧道铁路抢修现场。黑黢黢的隧洞被探灯照亮,一个很深的淤泥坑对面,十余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小型挖掘机和工程轨道车之间,待他们趟着齐腿深的淤泥走到光亮前,才发现这一队人有男有女,共有13人。他们,都为寻找一个人而来。

  7月31日,甘洛特克村泥石流发生两天后,这13人的队伍冒险沿断道的成昆铁路来回走了9个小时,只为去寻找自家的亲友——中铁十八局成昆铁路复线施工人员陈辉,最初确定失联的7人之一。

  7月29日上午,连日暴雨后,四川凉山甘洛县遭遇泥石流袭击,陈辉和工友郭泽顺所在的成昆铁路复线特克隧道三号横洞工地,一共有5人失联。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泥石流里,有些人顺利脱险,有些人至今下落不明。

  陈辉的亲友们,冒险寻找之后,遗憾而归。“早上6点过就从甘洛出发了,到了成昆铁路脚下,大概7点50分开始步行。”甘洛县居民古明秋一身疲惫一身泥,被拉上工程轨道车时,一个趔趄差点摔下去,“中午12点到达清水沟,就是十八局一号横洞那里。我们待了1个小时,然后返回。”

  逃生工友说

  陈辉在三号横洞被冲走

  寻亲的13人里,有陈辉的妻子及其五个兄妹等亲属。48岁的陈辉是这个大家庭的老二,一两周前刚到成昆铁路复线工地上班。事发后,家人焦急等待了两天,最终决定到现场看一看。7月31日,13位亲属每人带了一瓶矿泉水,揣些干粮,沿着成昆铁路往清水沟方向走,沿路最艰难处,淤泥约有1米深,途中至少穿越3个铁路隧道。

  在成昆铁路复线特克隧道一号横洞处,他们仔细查看了工棚,以及一个被半掩的坑洞。“坑洞被封了几米深,只留了个缝隙,我们翻进去看了看,不敢深入,下去一两米就上来了。”

  一趟跋涉,无功而返。陈辉的妻子沉默地走在队伍最前面,到了有信号处,不断接到各方的电话,多是慰问。说着说着,她就红了眼睛,极力忍着眼泪和抽泣,停下来说几句,然后再继续走。

  7月31日下午5点半,这支寻亲队伍走出埃岱三号隧道,准备下铁路回家。失望而归的他们,仍抱着一线希望,陈辉会不会跑掉了、受伤了,或者困在哪里等待救援?但这一线渺茫的希望,似乎也破灭了。8月1日凌晨,陈辉的工友郭泽顺说:“事发时我们在三号横洞,陈辉被冲走了。”

  遭遇三波泥石流

  他和陈辉最近只隔2米

  8月1日上午,甘洛泥石流中死里逃生的郭泽顺,在汉源县人民医院病床上躺着。床头摆着牛奶、水果等慰问品。

  “我看着他被冲走的。”呆呆地望着天花板,郭泽顺重复着这句话,“我们工地上,就我和他负责炸药存取,泥石流来的时候,我俩就在一起。”

  郭泽顺比陈辉先到特克隧道工地,15天前,他才认识了这位新同事,“身高1米70的样子,有点胖,喜欢聊天。”

  7月29日上午9点过,陈辉和郭泽顺像往常一样在工地上工作。“我记得当时刚接了个电话,汇报道路情况通畅,公司那边可以运东西过来。刚挂了不久,就听到巨大的声音。”郭泽顺回忆当时情况,每个细节都记忆深刻,“我们在靠近山体,工地更中间一点的地方,旁边还有3个搭板房的工人。我俩在宿舍屋里,只听到阵阵巨响传来,外面的人在喊‘跑’,当时根本不知道是泥石流,以为是电线杆倒了或者什么机器掉下来了。”

  陈辉和郭泽顺就往外跑,刚到宿舍门口,泥石流已经抵达。郭泽顺被两个铁皮箱卡住左腿,动弹不得,陈辉在他前方不远处,两人距离不到两米。不到一分钟,第二波泥石流冲来,借着铁皮箱略微的松动,郭泽顺脱身,抓着一些被冲下来的钢筋、器械,奋力爬上了眼前的一辆轻型卡车。紧接着,第三波泥石流来了,郭泽顺借着一根水管,爬到了高处。

  “我最后听陈辉说话,可能是受伤了,他‘嗯’了一声。”郭泽顺爬到安全处,举目望去,泥石流裹挟着超过20吨的工程车冲入河里,陈辉已经不见了踪影。

  强烈的求生欲

  3块石头救他一命

  经过两天救治,睡在郭泽顺旁边病床上的成积贵,精神好了很多。

  回想起几天前的经历,真是劫后余生。被埋在涵洞里、泥石流带来的污水淹到下巴时,成积贵以为这次死定了。

  7月29日上午,他正给老婆打电话,话说到一半,藏身的涵洞就被压塌,他被直接打到水里。“郭泽顺来通知我们遭遇泥石流的时候,我才刚起床。”成积贵穿拖鞋出门看,觉得泥石流并不很近,还试图打电话和老婆视频,想给她看看泥石流现场,“信号不好,我只能打电话,还给她听了泥石流的声音。”

  成积贵一边打电话,一边往一个涵洞走,他个人判断,那里相对比较安全。走到涵洞中,电话正打到一半,“轰”的一声,头顶兜头垮下来,他一下被砸进水里,挣扎着站起来后,发现水到下巴深了。

  “当时想,完了完了,这次完了。”身上到处剧痛,不知道划了多少口子,成积贵既感到绝望,又有强烈的求生欲,“打量了一圈儿,就头顶上有个裂缝,只能拼一把了。”找了3块石头垫基,又放了一块板石,成积贵晃晃悠悠踩上去,多次努力抓住缝隙洞口,爬了出去,并最终获救。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杨雪 刘陈平 摄影报道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