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磨镇一名消防员确认牺牲 还原牺牲消防员落水生死时刻

2019年08月21日 03:12:57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杜玉全 编辑:王敏琳

  老黑,走好。

  记者从四川省消防救援总队处确认,此前在处置中失联的两名参与抢险救援的专职消防员,目前,其中一人(汶川县水磨镇专职消防员更斯穷)已确认牺牲,另一名正在都江堰进行抢救。

  更斯穷静静地躺在水磨消防队。旁边,战友为他点起了香烟。消防队外,警笛不时响起。这位33岁的抢险班班长,却再也无法加入他们。20日凌晨2点,在一场巨大的洪水中,他和他的6名队友在抢险途中,被卷入激流。再次发现他时,他已离开人世。这里距离他落水位置,超过了两公里。记者在汶川水磨消防队找到了与他一同出警,死里逃生的战友,还原这支抢险小队的生死时刻。

  洪水来袭

  重击车头,消防车多次被推着后移

  20日凌晨2点,汶川县消防大队水磨政府专职队队长接到了抢险警情。在这通电话里,报警人称“三江发大水了,有人被困,需要救援。”

  队长杨鑫带着包括驾驶员在内的6名消防队员驾车前往救援,作为抢险班班长的更斯穷也在其中。

  消防车一路前行,沿着阿坝师范学院一侧的临河道路向三江奔去。刚过学院大门不足百米,洪水迎面而来,夹杂着枯枝、沙石、泥块,重重击打在消防车的挡风玻璃上。“洪水几秒钟就从车轮漫到了车身,然后到车顶。”驾驶员晏孝林回忆,消防车被一股力量推行着。

  队长杨鑫赶忙让所有人员向车顶转移。7人爬到了车顶,一名消防员又从车内为大家掏出了救生衣。很快,一股洪水“砸”来。接着第二次、第三次……在车辆滑行过程中,6人落水,仅晏孝林死死抓住消防车,用绳子将自己拴在了车上。消防员能吉、王露、贾学海抱住了河岸边的一棵大树。杨鑫和更斯穷、邹雪海抱住了另一棵树。

  之后,消防车再次被洪水向后推行着。“前后五次,滑行了七八十米。”晏孝林说。

  抱树逃生

  “我们相互鼓励,最后实在坚持不住了”

  杨鑫和更斯穷他们抱在一棵树上。他们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一定要坚持住!”他们相互鼓励。

  但洪水力量实在太大,夹杂着树木、石头在身旁不断撞击,发出阵阵声响,还有不少打在他们身上。不知道过了多久,杨鑫放弃了。“实在抱不住了,没有力气了。”他被洪水卷走。“心想就这样吧,生死由命。”他几次被卷入水底,又浮了上来。他抓住身边任何能够抓住的东西,让自己尽量浮在水面。在此过程中,他身旁一辆小汽车擦过,还有无数沙石、枯木。所幸,两公里外,他再次抓住了一个固定点,撑到了最后,凌晨5点获救。

  杨鑫不知道的是,更斯穷也在他松手后松开了手,最后在杨鑫获救位置的20米外被救援人员发现。被发现时,更斯穷被一团树枝包裹着,已经没有了呼吸。

  晏孝林目睹了队员被冲走的那一刻。黑夜里,几个开着头灯的头盔漂浮在水面,时隐时现,渐渐远离。 而另一边,能吉与他的队友,死死抱住那棵树。他用一根绳子与他们捆在一起,不让队友被冲走,天色渐亮,水退了一点,他们终于获救。

  可爱战友

  他绰号“老黑”,“遇到灾害总是冲在前”

  发现更斯穷后,一群水磨当地群众找来了一块木板,把他慢慢放在木板上,轮流着送回了消防队。受伤较重的王露、贾学海被送到了都江堰的医院进行救治。

  记者来到水磨消防队时,更斯穷静静地躺着,战友为他盖上了棉被;身旁,为他点燃了香烟,还放着一小瓶酒。几名战友瘫坐在不远处,靠着墙,已经没有了力气——他们还没有接受眼前的事实。

  更斯穷是一个藏族小伙,今年33岁,还未成家。他阳光、开朗,黑黑的皮肤,大伙都叫他老黑。

  在杨鑫眼里,“老黑”是个爱笑的人,不管遇到任何事总能保持乐观的心态,这一点,感染了很多人。

  更斯穷是抢险班的班长。“遇到灾害,他都是冲在前面。但这次,他没法再和我们一起去抢险了。”

  下午4点,一辆殡葬车开进了消防队。战友小心翼翼地送他上车,然后在门口的大雨中站成一排,用一个军礼告别。

  老黑,走好。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杜玉全

  摄影记者 王红强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