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键】从"蜀道难"到"蜀道通" 一个铝饭盒传递三代铁路情

2019年09月26日 17:52:03 来源:四川新闻网
记者 戴璐岭 李慧颖 陈淋 编辑:崔凤娇

  郑建南工作照(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成都机务段供图)

  1982年,17岁的郑建南进入成都机务段,从司炉做起。“刚刚开始做司炉的时候,我们国家用的还是蒸汽机。”在郑建南成为火车司机的那一天,郑建南的父亲郑春生只交给了他一个铝饭盒,以及“好好吃饭”这一句“嘱托”。

  郑建南说,父亲其实觉得火车司机是很辛苦的。原来,郑春生长期跑车,经常错过饭点,到后期得了很严重的胃病,甚至一度严重到医生建议他要把胃切除掉。

  虽然老父亲觉得当司机很辛苦,但他没有阻拦郑建南,只是默默的用自己的方式支持着儿子,嘱咐他要按时好好吃饭。“我爸对我唯一的要求就是,注意身体,三餐要按时吃,千万不要伤胃。”

  跟火车打交道后,郑建南才真正懂得什么是辛苦,也明白了父亲把铝饭盒交给他的意义。1992年,在蒸汽机车上当了8年司炉的郑建南努力自学考试,终于通过了火车司机的考核。

  “开的第一列火车是韶山一号,跑的成渝线。”郑建南还清晰的记得,作为新中国成立后建成的第一条铁路,成渝线每日的客流量一直保持在高位。那时,列车司机少,但乘客的出行需求量大,加班加点成了工作的常态,“完全不是小时候印象中的样子,威风只是表面,更多的是艰苦。”

  郑建南直言,出车任务一出,不管白天还是黑夜,酷暑或是寒冬,直接走,甚至很多时候并不能准时吃饭。“跑完一趟车回家休息30多个小时又要上班,没有节假日,年休假也请不到,因为没人帮你顶班。”

  在蒸汽机车上,由于要侧身瞭望,到冬天的时候,身体感受到的就是冰火两重天。一半被炉子烤得出汗,另一半被寒风吹得哆嗦。“不过,我每次出门跑车,我都会带着父亲给我的铝饭盒,想到父亲的嘱咐,再累我也觉得温暖。”

  郑立宏“穿越”体验父辈生活(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成都机务段供图)

  从老成渝线到成昆线到沪蓉线,从蒸汽机车到内燃机车再到电力机车,在见证中国铁路飞速发展的同时,郑建南也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一晃就是37年。

  岁月如梭,直到退休之前的一个星期,郑建南依旧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跑着沪蓉线。一边说着,郑建南一边掏出自己即将过期的火车司机驾驶证说道:“你看嘛,马上就要过期了,还要上交,好舍不得哦。”

  郑建南说,这么多年来,自己最欣慰的是看到旅客平平安安、高高兴兴地出站,从出发地到目的地,自己一次又一次顺利地将旅客送达,完成使命。

  再过一个星期,郑建南即将退休,那铝饭盒呢?

  郑建南告诉记者,现在铁路上一日三餐都非常规律,也不再需要自己用铝饭盒带饭了。但是,他依旧想把铝饭盒送给自己的儿子郑立宏。

  郑立宏家里的老照片(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成都机务段供图)

  一个铝饭盒 饱含新一代铁路人的“传承”

  从郑建南手中接过铝饭盒的郑立宏,红了眼圈。这一次,铝饭盒赋予的意义不再是让儿子好好吃饭,而变成了让孩子学习坚守。父亲郑建南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得要从郑立宏的职业说起——成都车辆段集便器修理师。

  说起集便器修理师,可能很多网友会比较陌生。郑立宏说,“其实说直白一点就是修厕所的,朋友们给我取了个昵称叫‘掏粪’男孩。”郑立宏笑了笑。和很多年轻人不一样,这个生于1989年的小伙子从事了一个又脏又累又臭的工作。

  郑立宏介绍着自己的工作场景:“在厕所里面工作不通风不透气,加上空间非常小,基本一上车衣服就打湿完,下来拆蝶阀的时候,臭味更大,蚊虫到处都是。”郑立宏坦言,“我有很多次都想放弃了,真的是太臭了。特别是夏天,车上又闷,不透气,我们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面工作,真的很辛苦。”

  郑建南就是在这个时候把铝饭盒交给郑立宏的。

  郑立宏工作照(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成都机务段供图)

  “干铁路上的工作,脏、累,这是最起码的,没什么的!”面对儿子的不满,郑建南的回应干脆利落。郑建南拿出一直保存的铝制盒饭,讲述爷爷和他开火车过程中的艰辛。

  “他说,最辛苦的还是80年代,跑蒸汽机车的时候,他当司炉,负责投煤。那时候的工作服比修集便器的还要脏,全是煤灰和油污。我爸还说都是铁路上的工作,让我好好干。他自己是拉旅客的,我是服务旅客的,把车修好了,旅客坐车的时候觉得环境舒适,一样安逸巴适。作为一个男子汉,干好你的本职工作,这是你的责任和担当。”郑立宏回忆着父亲把铝饭盒交给自己时说的一席话。

  “铁路这一行,每个岗位都必不可少,只要是为了保障广大旅客安全舒适出行,责任都重大!”说到这里,郑立宏的眼神越发坚定起来。

  如今,郑立宏在这个岗位已经干了三年,他会向技术过硬的工友请教集便器的型号问题,请教修理上的小窍门。虽然维修集便器看似是一个体力活,但其实在修理过程中,往往一个小小创新也能省时省力。

  “我们发明了一个保压装置,有了它,检修时就不用把设备都换一遍,能直接精准地找出问题,为大家省了不少麻烦。我想这个就是我们对这个看似传统的工作的传承和创新吧!”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在这个重要的时间节点,郑立宏也“穿越”了一次,去到乐山犍为蒸汽小火车拍摄了一组照片,体验了一把父辈的“司机”工作。捧着爷爷传下来的铝饭盒,郑立宏感慨道:“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些年铁路也在飞速发展。我们铁路段上的条件也越来越好,用到这个铝饭盒的可能性已经极小。但我会将它作为我们一家铁路职工的精神传承和见证,永远地保存下去,让它激励我、提醒我年轻人应有的脚踏实地,以及一名铁路人应有的责任和担当!”

  【播放键】系列报道:

  从无到有再到比肩世界先进水平 听四川两代光电科技人讲述70年巨变故事

首页 上一页 [1]  [2] 
    本网(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