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水由“大”变“小” 自贡彩灯有望走进寻常百姓家

2019年10月21日 18:26:16 来源:四川新闻网
记者 徐昭磊 编辑:赵梓君

阿拉伯风情的小型宫灯

  四川新闻网自贡10月21日讯 (记者 徐昭磊 摄影报道)在前不久举行的第三届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进出口商品展暨中国西部(四川)国际投资大会上,一组做工精巧的自贡宫灯亮相国家文化出口基地(自贡)馆。这次展出的自贡彩灯一改规模宏大、气势壮观等的风格,以宫灯造型为基础,内以丝架焊接定型,外部采用分色裱糊,点亮之后美轮美奂,受到了众多客商的青睐。

  宫灯虽小,但凝集自贡制灯人的工匠精神和创新理念。这些小宫灯的创作灵感全部来自于30多年来首次披露的设计手稿,自贡的一支研发团队为此次参展专门改进、创新了工艺,将手稿中的宫灯做小、做精,融入文创元素,希望通过大胆的革新,让自贡彩灯走进寻常百姓家。

宫灯手稿

宫灯手稿

  源起:自贡彩灯亮相央视元宵晚会

  2019年农历正月十五,自贡彩灯传统制作技艺市级代表性传承人熊文栋和他的儿子熊彪,作为自贡十万彩灯人代表,受邀参加中央电视台元宵晚会,同时这也是自贡彩灯首次登上这一舞台。

  晚会现场,熊氏父子和另外六位全国非遗传承人被安排在第一排就坐,75岁高龄的熊文栋亲自教秦岚、古力娜扎、景甜三大美女画宫灯。精美的宫灯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

  熊彪回忆说,此行让他对自贡宫灯有了全新的认识:一直以来,自贡灯会多以大型灯组展示自贡彩灯形象,面对外展市场,也是以大型灯组设计制作为主攻方向。而小型化的工艺灯,由于制作成本、市场选择等问题,被忽略和冷落。因此,当时他就萌生了改良传统宫灯制作的想法。

精美的丝架造型

  创新:三十年前手稿复原传统宫灯

  熊彪称,让将想法付诸行动的另一个原因是父亲的支持。

  父亲熊文栋曾任自贡灯贸委展出处处长、自贡国际恐龙灯会艺术总监、总设计师,是自贡著名的彩灯艺术大师。从1986年开始,熊文栋先后研制了四方灯、六方灯、八方灯、园灯、方灯、壁灯、走马灯(动灯)、木制雕花宫灯,磨沙玻璃宫灯等等,后来又设计了荷花灯、孔雀灯、金鱼灯等。

  熊文栋认为,宫灯的作用是连接各个大型灯组以及烘托现场氛围,“任何一场灯会都不可以忽略宫灯的作用,宫灯远是自贡彩灯文化重要的角色之一。”

亮相小西博的宫灯

  为改良传统宫灯,熊文栋从里屋抱出了一大摞三十年前亲手画的手稿,上百个造型各异、精美绝伦的宫灯因受当时制作条件所限,一直压在箱底从未示人。“这些手稿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这让熊彪激动不已、仿佛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宝藏。

  父子俩从中挑选几幅,按比例缩小制作出样品,参加了今年9月在成都举行的小西博会,获得中外观众客商一致好评。“不只是大人爱看,连小孩子也爱看。”熊彪表示,其中阿拉伯风情的小型宫灯,更让来自迪拜的商们爱不释手,并表达了订货意愿。

  参加小西博会只是一次试水,但让熊彪坚定了走文创产品之路。回来后,熊彪就投入大量资金专门租下了一栋厂房,组建了由熊彪牵头的,包括熊彪、肖正贵等美术师在内的设计团队,力争研发出既含非遗文化元素又能批量生产的小宫灯,让它们走进千家万户。“小宫灯进入百姓家庭,不但能延伸自贡彩灯产业链,还可以助力自贡彩灯点亮全球。”熊彪说。

小西博会上熊彪介绍宫灯

小型宫灯

  对话:由“大”变“小”降低成本是关键

  “彩灯行业都知道,越小越难做。”熊彪表示造型上,幅度越小精细度越差、耗时越长、成品率越低,除了由“大”变“小”之外,他还面临从“粗糙”到“精致”,以及如何控制成本等难题。

  熊彪要求生产出来的每一个宫灯不但亮灯时要漂亮,不亮灯摆在那里也是一件“工艺品”,因此包括手工绘画的笔触和传统裱糊的细小褶皱,在他眼里都成了无法容忍的瑕疵。

熊氏父子

  采访中,熊彪向四川新闻网记者展示了一个刚焊接完成的鸳鸯荷花宫灯丝架,“丝架上数百个焊点,光人工成本就超过了500元。”据熊彪介绍,目前市场宫灯单盏价格不过数十元,利润“十块八块不等”,绝大多数上规模制灯公司嫌麻烦,不愿意自己制作,而是采用购买方式。因此,降低成本就成了产品最终是否能“走进寻常百姓家”的关键所在。

  此外和全市高达数百家制灯企业相比,专门制作宫灯的企业不到10家,并且多数都停留在手工作坊阶段。“这些难题都亟待我们的技术团队攻关。”在熊彪看来,自己作为一名灯二代既肩负传承的重任,同时作为一名企业家他认为从商业角度,复兴传统宫灯、发展文创产品大有可为。

    本网(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