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熊猫爱情走廊”守护人付强:操心熊猫雪豹 还要操心迷路驴友

2019年10月28日 07:07:59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 杨雪 编辑:许成嵩

  “巡护工作是我们日常开展的一项基本工作,其实就是在保护区走一走、看一看、记一记、报一报。”对于巡护员工作,付强说得轻描淡写,但实际情况是“这项工作听起来简单,却要求巡护员具有运动员的体能、侦察兵的细致、科学家的认真、敢死队的无惧。”

  总而言之,这是个做着“闲逛”的事,操着“搏命”心的工作。付强是鞍子河自然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在“熊猫四调”里,他与其他100多名队员一起,参加了第四次熊猫调查,以“找屎”为目的,屁滚尿流爬了几年的山;找完了熊猫屎,他又年年窝在山里,安红外相机、摸雪豹踪迹,时不时还要和非法闯山的驴友斗智斗勇。

  给滚滚上“户口”

  “找屎队”每天步行20多公里

  2011年10月31日,来自四川各地的调查队员坐上车,奔赴调查目的地。在两年多的时间里,调查队分成多个小组,被撒到全省40个大熊猫分布区,进行地毯式调查。付强也是其中一员。

  “四调”的两年间,调查队员只有寒暑两个假期,其余大半年的时间都要在崇山峻岭间跋涉。据付强估算,在调查过程中,队员们每天至少要在山里步行20公里以上。

  这次大熊猫调查,动辄在海拔3000米以上。无路可走时,队员们需要沿着河川溯流而上。“一天过河十几次很正常。”付强说,河水深处能漫过腰部,穿着湿漉漉的衣服鞋子走路,对每一个调查队员来说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对大熊猫的调查,其实就是对熊猫粪便的调查。“找不到大熊猫的踪迹是很正常的,所以我们每天都在‘屎命召唤’。”付强说,因为长期寻觅熊猫“便便”,他们给自己起了个提神的外号:“找屎队”。

  守护鞍子河核心区

  差点被违规驴友推下山沟

  结束“熊猫四调”的工作后,日常巡山又恢复了常态。但随后几年,工作又面临着新状况。

  “我们这个保护区情况比较特殊,紧挨着鸡冠山森林公园。”付强说,由于和鸡冠山森林公园紧邻,常常有游客无视保护区界碑,闯入鞍子河自然保护区,“自然保护区的划定,是为给动物留出一个相对安静和封闭的生活环境,但总有驴友不守规矩。”

  2015年初,记者和付强一起上了一趟山,这一次,记者亲眼看着他差点被非法闯入的驴友推下山沟。

  当天早上10点左右,我们到达距离扁担桥不到50米的保护区界碑处。根据界碑标示,从这里开始,将进入鞍子河自然保护区的实验区,再往前不到200米,就会进入保护区的缓冲区。在这里,我们遭遇了当天第一拨试图进入保护区的旅游者。“对不起,从这里开始就是自然保护区的区域了,不属于鸡冠山森林公园。”付强和同事试图劝阻这批一行约6人左右、装备齐全的驴友。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又一群驴友到达了界碑处。这支队伍有20余人,大部分人身上带着某户外俱乐部的徽章,登山杖、雪爪等装备一应俱全。在付强等人表明身份进行劝阻后,一名青年男子试图闯关。“凭啥子说不能过嘛?我就要说你是拦路抢劫的!”这名男子一边说,一边用身体撞击付强,“让开!”

  这条小路只有两人宽,冰雪路面很湿滑,被撞击后,付强一个趔趄,差点摔下山沟。

  操心迷路驴友

  希望人类不要闯入动物世界

  尽管每天都要巡查,但还是有不少驴友悄悄进入鞍子河保护区核心区。但由于特殊的地理状况,几乎每年都有人在此迷路,等待救援。

  “一旦有人非法进入后迷路,我们每次都要和当地各部门工作人员一起,组织上百人上山寻找、救援,动不动就历时两三天。”这个常年在山里美滋滋收红外相机、一拿到就开始找熊猫找雪豹的男人,说到这里显得十分无奈,“自然保护区是为了保护而存在的,人类不该进入野生动物的世界。这已经是他们最后的家园。”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杨雪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