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癌症晚期患者捐出10万元给病友 每位癌友600元

2019年11月13日 03:50:29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蒋麟 编辑:王敏琳
杨志义说起王晓梅,泪如雨下

  “只需要带上患癌证明和身份证就行了,我刚领了,600元,快来……”得到病友的消息,准备签字领钱时,62岁的杨志义才得知,向自己和其他癌友们无偿捐出10万元的,是自己相识18年的王晓梅。

  更让她意外的是,王晓梅两年前已是卵巢癌晚期,如今只能卧病在床。愣了一下,她瘫坐在凳子上,当着一屋子的人,“呜呜呜”地痛哭起来:“她为什么不来找我,我得癌症18年了,我有(抗癌)经验啊,这个钱,我们不要了。”

  但最终,在王晓梅家属的规劝下,她没能拒绝这份沉甸甸的心意。感动之余,杨志义和病友们互相转告,一天之内,王晓梅交给妹妹们代发的10万元爱心捐助金,就被癌症病友们领完了。

  作为癌症晚期患者,同样也需花钱治病的王晓梅为何要这么做?前来领钱的病友们又将如何面对和处理这份“沉甸甸”的心意?

  1

  发钱

  “有人为病友们发钱,只要患癌证明和身份证就能领,我刚领了,600元,快来”

  “有人在眉山专门为病友们发钱,只需要带上患癌证明和身份证就行了,我刚领了,600元,快来。”

  10月9日下午,正准备午休的杨志义听到电话里的这话,低头一看,打来电话是唐女士。两年前,唐女士被检查出了肠癌,在治疗过程中认识了杨志义。

  “只需要证明和身份证,就无偿领钱?”2001年,在眉山一家单位从事电镀工种的杨志义被检查出卵巢癌晚期,彼时,她才45岁。为了治病,从单位退下来后,她和家人又开起了一个餐馆,历经风雨。岂料,6年前丈夫又患上肾癌。重重压力之下,杨志义曾想过轻生,但始终放不下有着智力残疾的女儿和孙儿。这些年来,她遇到过很多好人,但这种直接为癌症病人发钱的,还是第一次听说。

  犹豫中,唐女士又催促起来“你不来,别人也要领”。杨志义随后叫上丈夫拿上资料就往唐女士说的地点赶。

  此时,眉山市东坡区明星北路上,一家临街票务店外,癌症病友们已站满人行道,基本上都是中老年妇女,有的在排队,有的正忙着给其他病友打电话:是真的,他们要发10万元给我们,只要病历和身份证就可以领,快来……

  10余平方米的小店,许多癌症病友围在咨询台前,忙着交资料、签字、领钱。有人领了钱静静离去,有人领了钱走出店外和病友聊天,还有一些病友来了现场却摆摆手:算了,我走了,你们领……

  “确定不是骗局嘛?”和病友们确认无误后,杨志义排队进店,递上了自己和丈夫的病历、身份证,不到一分钟审核就结束,只需她一签字,就能领到自己和丈夫的捐赠金:每人600元,一共1200元。

  此时,一个叫刘某的姑娘,递上了一份A4纸,希望杨志义夫妇能写下姓名、病况、身份证号码、联系方式等。杨志义低头一看,这张纸上,赫然写着“王晓梅爱心捐款登记表”。

  “王晓梅?”她心一紧,开口一问,果然,这个王晓梅就是经常在自己以前餐馆里吃饭的那个王晓梅。“她怎么了?”杨志义赶紧放下笔,抓住刘某的衣袖追问。“哦,表姐两年多就是卵巢癌晚期了,今天发钱,没有什么目的,就是想给大家加油鼓劲,奉献爱心。”

  听到这话,杨志义突然全身没了力,瘫坐在凳子上,当着满屋病友哭了起来,“怎么是她啊?这个钱,我们不要了。”与癌症抗争18年,杨志义被众多癌友们称为“抗癌标杆”,再疼再苦都不曾轻易落泪。伴随着她的哭声,不知是哪位病友们说了一句:你们想没想过,别人(王晓梅)也是癌症晚期了,你们拿了钱,是什么感受?

  店里,一下子静了下来,仿佛连空气都凝固了。得知店内的情况后,店外的癌症病友也嘀咕起来:那我们还领不领这个钱?

  2

  决定

  自己患癌却拿出10万献爱心,不到10分钟就做了决定。“她的愿望,我们完成就是了”

  病友们“领不领”的话,有些出乎刘某意料,她连忙解释:表姐治病不差这点钱,你们拿了钱,表姐是高兴的,把这些钱交到你们手里,就是她的初衷。

  “王大姐为我们着想,我们还是要成全王大姐的善举。”这时,一位正在等待的病友说了一句,大家听了这话才又点了点头,开始继续领钱。据眉山市公安局东坡区公安分局提供的监控显示,从下午2点多开始,刘某门店外的癌症病友们逐渐增多,一直到下午6点多,都有不少中老年妇女进出店铺。

  病友们口中的王大姐,就是刘某的表姐王晓梅,也是这次捐赠的主角,两年多前,她被检查出卵巢癌晚期。

  刘某回忆,10月7日上午,表姐打电话来,让自己帮忙找专门帮助癌症病人的机构,未果后,8日晚上,表姐又将自己和二表姐王某等人喊到家中,不到十分钟,表姐就敲定了:“在朋友圈内发文,拿出10万元捐献给癌友”的决定。当晚,10万元就转到了刘某的银行卡上。

  王晓梅的二妹王某说,家中四姊妹,王晓梅是大姐,从小到大,家中说话办事大姐都很有主见,之前大姐也在四处献爱心。2017年3月8日大姐被检查出癌症晚期后,献爱心的频率和金额都有所增加,所以,对于大姐此次拿出10万元献爱心,大家都没有过多问什么。

  “姐姐这段时间身体状况不行,讨论时都是躺着和我们说话,我们怕问多了她生气,她的愿望,我们完成就是了,只要她开心,健康,比什么都重要。”王某说,这10万元,对经商的大姐一家而言,影响不是太大。因为无法行走,姐姐让做票务的刘某和二妹王某在各自店铺上代为发放。每人600元的金额,则是刘某等人定的,“这个数字吉利”。

  8日晚7时45分许,刘某和家人在各自的朋友圈发出写好的文字:“代姐姐转发,亲爱的各位癌症病友,我是一个卵巢癌患者晚期,我深知癌症到晚期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但我们都要坚强地活下去,因为我爱你们,我愿拿出10万元来帮助大家,领完为止,每位癌症病人患者本人凭身份证原件病例证明,领取600元,领款时间:周一到周五9点至17点,(带上医院证明及身份证,及本人),祝你们早日康复,我爱你们,爱你们的王晓梅,2019年10月8日。”

  为了显得更真实可信,刘某和王某等人还留下了领钱地址和自己的电话号码。

  3

  病友

  至少有上百人前来领取,最小的病人才20多岁。有的病友悄悄离开:把钱留给更需要的人吧……

  这样的一天,是刘某几十年从未经历过的。

  虽然表姐王晓梅没要求捐赠的具体细节,但刘某和王某还是做了一个爱心登记表,希望领钱病友写下姓名、病况、身份证、联系方式及金额等。王某解释,一来是对姐姐负责,二来也有点担心有人重领。

  其实,从心底来说,刘某是矛盾的:一方面,她希望大家都快点来领取,早点完成表姐的心愿;但内心来说,她又盼望着,来领钱的人越少越好,这样说明,生病的人就少。

  但在10月9日中午后,通过癌症病友们互相转告,前来领钱的人一下就多了起来,钱很快被发完。在眉山市东坡区公安分局提供的监控视频中,9日下午3点23分起,领钱处的癌症病友已排队到街上,唐女士及杨志义夫妇也在其中。人越来越多,围住了店内的刘某等人,旁边的同事们也帮上了忙,一一核对病历身份证、登记、发钱。到当晚7点多,10万元就已被癌症病友们领完。刘某没有记下具体的零钱人数,但记者获取的不完整的登记表上显示,至少有上百人前来领取过,最小的癌症病人才20多岁,每人都是600元。

  实际上,并非到了现场的所有癌症病友都领取了这笔钱,有的病友哭着领了这笔钱,有的到现场看了看又悄悄离开:“把钱留给更需要的癌友吧……”11月8日,当杨志义走进眉山市中医院内科时,许多病友和她打起了招呼。在和杨志义交谈的几位病友中,其中两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表示,自己当天也去过但没有领钱。至于原因,一人表示,自己病情不重,不愿和那些病重的人争这点钱。另一人则称,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病情。

  10月9日当天,在得知王晓梅身份后,杨志义一开始也拒绝领钱,但拗不过刘某等人,她才含泪收下了钱。出门后,杨志义刚走不远,又被刘某喊住了,“他们说,你们家里有两个残疾人,再给你发600元。”杨志义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掉了下来:“我不要,就这样我已经都很感谢了。”

  4

  传递

  “600元对癌症病人来说,算九牛一毛,但带来的感动远远大于这600元”

  第一位来领钱的是一位婆婆,她是儿媳妇汪女士带来领的。10月8日晚,汪女士从一位朋友处得知这个消息后,第二天就带着患肺癌多年的婆婆去领了600元。“600元对癌症病人来说,算九牛一毛,但带来的感动远远大于这600元。”汪女士说,“领了钱后,婆婆高兴地逢人就说,晚上回家,说话声音都大声了,这几天笑的时候都要多点,生活好像都变得明朗了起来。”

  而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采访到的多位领钱癌友中,他们领到钱后,并非都用于治疗,有的成了生活费,还有的把钱捐出作为帮助别人的善款。

  身患子宫癌张大姐的家在洪雅乡下,当天,她来眉山市中医院检查身体,开完药后身上剩下不到百元,原本想坐车回家。从病友处得知王晓梅等人要发钱后,她被病友们拉着上了公交车:走,去看一看,就算是假的,最多也就损失一元车费嘛。

  直到领到了钱,张大姐都觉得有点不真实,她与我们非亲非故,又不是特殊的日子,为啥要发钱呢?领了钱回家时,她一路上都觉得心里暖呼呼的,到了镇上,她还花了70多元买了两斤多猪肉,平时,她舍不得买这么多。做饭时,张大姐说起了此事,丈夫不相信,连问几个为什么,被张大姐“怼”了回去: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好人多得很。

  通知杨志义前去领钱的病友唐女士,在2017年6月就被检查出是肠癌,领到600元后,她原本想买点营养品。回到家中,她和癌友们分享当天的故事时,群里几个病重癌友转来募捐的消息,她想了一会儿,又把这600元钱捐了出去,并告诉病友:这个钱,是眉山一位好心人捐赠的……

  5

  鼓劲

  “姐姐就是想告诉那些坚持不下去、快要放弃的人,只要坚强活下去,希望就在”

  如今,距当初领钱已一月有余,但杨志义心愿未了,她很想见见王晓梅,除了当面致谢,她还想为王晓梅加油鼓劲。“我患癌10多年了,长期跑医院,好些医生和我都成了老熟人了,我想看看能不能了解她的情况后,让医生为她提供点建议。”

  王晓梅家人的每一次拒绝,都让杨志义感动落泪一次。“我们癌症病人要靠这些爱心人士,但又不能全靠她们,希望有更多的爱心人士、机构和单位,来为我们癌症病人解决实际困难。”

  连日来,记者也几番联系,但王晓梅妹妹、女儿等都表示,王晓梅现在身体状况很差,她只是想付出点爱心,没有其他目的,不希望生活被打扰,请大家也尊重她。“姐姐的目的在之前的文字里就说过了,‘深知癌症晚期的那种感觉,但我们都要坚强的活下去,因为我爱你们。’”刘某说,“姐姐就是想告诉那些坚持不下去、快要放弃的人,只要坚强地活下去,希望就在,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癌症晚期的人都在为你们加油鼓劲,你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勇敢地生活下去呢?”

  这件事,让杨志义等癌友感动的同时,也让王某、刘某等人刷新着自己的认知。刘某回忆,有些癌症病人来了,问清楚情况了却不领钱:看到你们都这样了,我们咋个好意思领啊。

  “这事传开后,第二天(10月10日)一早就有人来了,有许多人不为领钱,就是想来看看姐姐,想为姐姐献计献策。”刘某说,甚至,有人在领钱一个多月后,还为姐姐送馒头等。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蒋麟 摄影报道

  沉甸甸的心意

  病友张大姐说起了此事,丈夫不相信,

  连问几个为什么,被张大姐“怼”了回去: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这个世界上,好人多得很。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