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鸟可观 产业更可观

2019年11月15日 08:00:12 来源:成都日报
记者 王煕维 吕甲 编辑:许成嵩

 

红嘴蓝鹊

白头鹎

橙腹叶鹎

白脸山雀

绶带鸟

白顶溪鸲

翠鸟

  在国外,大西洋两岸的观鸟运动由个人消遣发展为有组织的群体活动,并最终成为一个特殊产业,通过观鸟带来的直接经济效益以百亿美元计算;在国内,陕西洋县、云南保山等地的观鸟拍鸟产业链条发育日趋完善,观鸟产业带动了农民增收致富……

  在成都,鸟类资源十分丰富,市域内已有记录的野生鸟类种类485种,占全省鸟类资源的61.43%、全国鸟类资源的31.9%,如果顺势发展观鸟产业,想象空间十分广阔,观鸟产业潜力十分巨大……

  观鸟:引爆朋友圈后的一点思考

  11月7日上午10时,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金堂县汤家沟花仙谷,几只红嘴蓝鹊在一株黄叶树上喳戏。在几十米开外的灌木丛里,等待了近3个小时的记者赶紧将镜头对准它们,不到一分钟,鸟儿飞走了。按捺不住激动,记者用手机翻拍相机屏幕,将红嘴蓝鹊飞翔的姿态发到了朋友圈。瞬时,朋友圈爆掉了,一小时之内,200多条留言和点赞。一位摄影朋友这样说:咱们成都有那么好的鸟类资源,可是那么多的摄影师却花着大价钱到外地去拍,实在是可惜!

  这位朋友的感慨,不由引人深思。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有这么好的鸟类资源,我们成都的摄影师为什么还舍近求远,花大价钱到外地去拍成都原本已有的鸟儿?

  成都又如何发展有自己特点的“鸟”经济?并以此吸引全国各地的拍客到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拍摄那些自然界的精灵,然后把我市建设美丽宜居公园城市的理念和成果展示出去。

  观鸟产业:龙泉山,大有可为

  袁庆德,鸟类摄影师,土生土长的龙泉山人,常年在龙泉山拍摄。“在我的镜头中,拍摄了龙泉山300多种鸟。”袁老师介绍:“这其中不乏白绶带、红嘴蓝鹊、黄鹂等在全国拍鸟观鸟网友心目中的‘神’鸟。”

  要发展观鸟产业,袁老师认为:首先需要培养熟悉鸟性的“鸟”导游。2015年,袁老师去陕西洋县拍朱鹮,初到陌生地点拍鸟人生地不熟,但那里的“鸟”导游帮了大忙,200元一天,他顺利拍到了想要的画面。现在龙泉山生态环境变好之后,熟悉鸟儿习性的人材却非常稀缺。许多摄影爱好者来到山上,由于缺少“鸟”导游的帮助,拍客们举步维艰,往往等候几天也拍不到想要的鸟儿。

  其次,要培育以观鸟拍鸟为主题的民宿、农家乐、景区景点。如今龙泉山的农家乐、民宿发展得十分好,但并没有真正以观鸟、拍鸟为主题的民宿、农家乐、景区景点。“没有据点,没有“鸟”导游,许多拍客怕跑空路而望山生畏也是可以理解的。”袁老师说道。

  总而言之,只要规划得当、植被种植能考虑到鸟儿们的觅食习惯而注重多样性,并能发动当地村民在劳作之余当上“鸟”导游,作为候鸟迁徙线路上重要歇脚点的龙泉山脉,发展观鸟产业真的是大有可为!

  他山之石——

  “鸟窝”变“金窝”

  陕西洋县是国宝朱鹮的故乡。洋县全力推广旅游业、有机农业,形成生态产业链。仅有机生态农业一项,2018年,洋县实现产值50多亿元。

  广西弄岗汪那屯地处深山,唯一的客栈有18间客房,客栈经常爆满。来自全国各地的客人到汪那屯只有一个目的:拍鸟!

  云南保山百花岭有20余家民居客栈,700多名旅游从业人员,已经先后举办了三届国际观鸟节,年接待国内外游客10万多人次,旅游收入2000多万元。

  记者手记——

  我们为什么观鸟

  如果你没有通过望远镜、没有通过长焦镜头观察过野外这些自由自在的生灵,你恐怕不能明白拍鸟摄影师们为什么会爱上在野外枯守整天,就为等鸟儿从镜头前划过的那一瞬的辛苦。

  古人说,五色令人目盲,而鸟羽上的颜色,有着任何顶级画家都难以描绘的生动——那些带着生命的赤橙黄绿青蓝紫,真的能沁入心脾!

  观鸟在经济学、社会学、生态学、人类学层面都有不可估量的价值。为了消遣而观鸟的风潮始于18世纪的博物学名家吉尔伯特·怀特。现代的观鸟者更是愿意为了一种珍稀鸟类,驱车数百公里,记录鸟儿的倩影。

  观鸟活动可以发展培育人的心性心灵。环保最理想的状态应源于人们对自然的尊重和发自内心的爱惜。作为一项标准的生态旅行方式,观鸟的核心是探索发现鸟类,进而理解和善待自然的过程。真正的观鸟人越多,对鸟类及其栖息环境了解得越多,也就会越能善待大自然,生态环保理念也会日益深入人心。

  本报记者 王煕维 吕甲 摄影报道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