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如何发展治理 请看“成都方法论”

2019年11月24日 03:34:13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邹悦 叶燕 严丹 编辑:王敏琳

  昨日, “党建引领城乡社区发展治理·成都论坛”的高端论坛在成都启动。

  这场论坛不在会议室进行,而是选择了和美社区,正好切合了此次聚焦“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的主题。

  为什么会在此时进行这场论坛?

  10月28日至31日,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举行,专门研究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提出了新时代“中国之治”的总体目标和战略部署。

  时隔不到一月,成都这场论坛从城市的最小单元——社区里,寻找“中国之治”的社区解法。会上,不仅有来自全国的专家分享社区治理的经验和思考,还发布了成都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理论汇编,贡献了社区发展治理的“成都方法论”。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邹悦 叶燕 严丹

  200多页的经验,有哪些内容?

  7个课题组,200多页,厚厚的《成都市党建引领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理论成果汇编》是当天会议资料里最“重”的那本。

  “重”不仅仅是描述重量的物理形容,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这本成果汇编里集纳了来自全国社区治理研究的重要课题组,且均有不同的重点研究对象。

  比如,中央党校党建部课题组的《坚持和加强党领导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就从理论层面,谈到了社区治理为什么要坚持党建引领,而该课题组的另一个课题《党建引领社区发展治理的“成都模式”——四川省成都市社区发展治理调研报告》,则总结了党建引领下,成都社区如何在发展中治理社区。

  第一组课题负责人、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党建部副主任祝灵君就表示,不少超大城市面临人口结构复杂、产业结构复杂、大城市资源配置不均衡等秩序缺少和活力不足的问题。

  “成都作为超大城市,成都市委从理顺党对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的领导体制入手,将发展和治理有效融合,运用各类平台激发城乡社区的内生动力,实现了城乡社区的持续健康发展。”祝灵君表示。

  成都究竟能为全国社区治理提供哪些经验?中山大学中国公共管理研究中心教授何艳玲则和课题组提出《成都方法论:成都社区发展治理实践研究》。她表示,成都率先成立市委社治委,建立党委领导下的专门部门和统筹部门,这是关键的第一步,这也反映了决策层本身的智慧和能力。

  “一个好书记就是一个好社区,这也是强调人的因素。”何艳玲表示,优质人才能帮助决策者实现一些更加具有张力的做法和理念,这也是成都社区发展治理的重要基础。

  主动听会的市民,也是治理的参与者

  除了学界大咖,此次论坛还特别在一些社区举行了直播,和市民一起分享成都社区发展治理的成果。

  成华区60名群众就约好了一大早,坐在社区的会议室里收看。这60人中,既有在一个社区生活20多年的“老人”,也有从别的城市落地的“蓉漂”,还有基层社区治理“操盘手”。

  “感受最深的是2017年9月后,社区发生了很大变化。”培华路社区党委书记杨剑鸿说,2017年9月,培华路社区开展背街小巷整治、老旧院落改造、特色小区创建等系列治理,“一个个小小的院落里,有了三街四景。”

  杨剑鸿举例,培华路社区此前房龄一年年增长,设施老化,破墙开店、改扩建情况堆积,隐患不断增多,“群众不仅房子租不出去,还有群众自己搬出去租房子住。改造后,现在老房子焕然一新,硬件设施、社区服务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现在房子租金至少增加500~1000元。”

  市民为何如此关注社区发展治理?

  城市发展靠的不仅是优质高效的前景,更是安居乐业的美好生活。而从衣食住行、就医上学到退休养老,老百姓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往往都离不开社区环境、社区发展和社区服务。如果社区治理不能回应百姓的期待,不能让群众得到实际利益,这样的治理就得不到群众的支持和参与。

  而在成都,不仅是政府,居民、社会、市场力量等多元都有参与,要探索的,正是多元治理下统揽全局如何有效实现。

  成都论坛的目的,也远不止分享经验这么简单。“当前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的重要节点,从旧常态到新时代的过渡考验着各级地方政府。”何艳玲说,成都社区发展治理不仅是“中国之治”的重要样本,也在为中国理论提供全新的答案。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