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流沙河|这些年,他去得最多的地方是成都图书馆

2019年11月24日 07:53:35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王敏琳

  文化讲座坚持了10年

  他在成都图书馆共开讲了120次,线下到场的观众达6万余人次他希望把自己热爱的传统文化多传播一些,让大家的生活多一些诗意

  获知流沙河去世,成都市图书馆馆长肖平言语哽咽,动情回忆起这位大家在成都图书馆开讲座的点点滴滴。

  在生命的最后十年,流沙河除了在家研究古文、汉字,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成都图书馆,给市民做文化讲座。从2009年到今年5月,每月开一次,内容从老成都故事、《庄子》再讲到诗词歌赋。他在成都图书馆共开讲120次,线下到场的观众达6万余人次。流沙河曾说,他希望能把自己热爱的传统文化多传播一些,让大家的生活多一些诗意。

  做讲稿像女人梳头一样细致

  肖平回忆,2009年以前,流沙河主要给读者讲老成都的故事,讲座时间不固定。读者很过瘾,请求多讲。

  肖平就和流沙河商量,以后能否开展长期性的、系统性的文化公益讲座。讲什么呢?两人决定讲《庄子》。《庄子》这部经典对于流沙河影响很深。他曾在一篇文章里写到,自己在人生艰难的时候,常一边往锅炉添煤,一手捧着《庄子》阅读,并出版研究心得《庄子现代版》,多次加印,一直畅销。

  从2009年开始,流沙河定时开讲《闲吹庄子》系列讲座,他花了一年时间,给读者讲了12期庄子,主要是《庄子》中最核心也最晦涩难懂的《内篇》。每次开讲前,流沙河至少要花3天时间来详细备课,挑出重点讲解内容,工工整整地按原文抄下来,提前交给工作人员复印好,在讲座时发给每一位来听讲的人。流沙河把这样的备课比喻成女人梳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梳出一个虱子出来。”而这个“虱子”就是他需要攻克的知识盲点。

  讲座也让流沙河自身收获颇多。“虽然我一直研究《庄子》,写过书,但写作跟讲座还是不一样的。古人说教学相长,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只有去教别人了,才晓得中间还有那样多自己都没有搞清楚的困惑。”这也让他觉得做讲座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一方面我热爱庄子,能够讲授、推广庄子思想,另一方面也让自己再一次深入钻研庄子,得到很多新的东西。”

  成都话讲课圈粉无数

  庄子系列,听众场场满座,圈粉无数,为听流沙河的讲座,有不少读者专程打“飞的”过来追“星”。肖平又趁热打铁邀请流沙河讲唐诗。流沙河主动提出:“既然要讲诗歌,那就要从诗歌源头讲起。”就这样,从2011年5月28日,流沙河又开设了“中国诗歌通讲”系列讲座,从中国古代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讲起,挑选其中有趣味的、短小浅显的81首诗歌进行讲解,然后再讲到汉魏六朝、唐诗、宋词,讲座一直到2019年5月才停止,“他不能吹空调,去年夏天就因为吹了空调回去就感冒发烧引起肺炎。所以今年我们商量等过了夏天,他再来开讲。”

  肖平说,流沙河讲座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他授课内容深入浅出,“他用地道的成都话讲课,中间会穿插很多有趣的分析,不时还会冒出几句英语。”在所有学者里,流沙河的讲座实录是最好整理的,“层次逻辑清晰,语言干净利落诙谐,整场下来的实录就是一篇已经写好的文章。”

  “萤萤之火怎能照亮大千”

  一次讲座结束后,一位母亲拿着一本书,领着自己的孩子来到流沙河面前,希望他在书页写上“好好学习”之类的话语。流沙河想了想,认真地写下“好好玩”。他解释,好好玩才是孩子现阶段最重要事。学习或者兴趣爱好,应该是在家人的引导下,孩子潜移默化中对世界的好奇,在知识欲的驱动下自然发生的。还有一次,一位读者当场告白流沙河,说看了一辈子流沙河的书,想拜他为师。流沙河回答:“莹莹之火,怎能照亮大千。”

  活到老学到老,这么多年,流沙河坚持每天阅读书报,无一日落下,他一直强调自己不过是一个读书人。而这样一位大家,他家中的藏书只有两柜子书,不超过5000本。他常说书不在多而在读透读精。

  这么多年来,流沙河只看一档电视节目——《今日说法》。他给肖平解释其中缘由,“就是想看看当今社会和人的真实生活境况。”本版报道由本报记者 肖姗姗 吴梦琳 边钰 曾东平 撰写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