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入金三角,抓捕大毒枭 凉山80后禁毒警察的毒战!

2019年11月26日 05:00:02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江龙 编辑:王敏琳

  禁毒警察是行走在刀尖上的人,因为他们的对手——毒贩,被称为“最危险的罪犯”。

  从四川大凉山到境外“金三角”,他两次跨境抓捕大毒枭,上演真实版“湄公河行动”,一举摧毁了两个盘踞境外多年的贩毒集团;在零下7℃的恶寒天气中,他带队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上追缉毒贩,公路上多次上演生死时速,历经18小时的惊险追捕,缴获毒品35公斤;亡命毒贩面对逃脱无望,纵身跳下了高约20多米的悬崖,他和战友也跟着嫌疑人跳下悬崖,当场缴获毒品海洛因5.6公斤,毒贩说,“这是一个不要命的警察”……

  他的名字叫周脉军,一位80后禁毒警察,四川凉山禁毒战线的“刀锋战士”。从事禁毒工作6年来,他组织并参与侦破毒品案件130余起,缴获毒品600余千克,他的名字让毒贩闻风丧胆。

  缉毒的路上危险重重,6年来,周脉军送走了5名因公殉职的战友。但他却说,“他们没走完的路,我还要更坚定地走下去,如果有一天真的回不来,也无怨无悔。”

  台上的“隐身者”

  “从警初心是出于对这份职业的第一认同”

  10月21日至22日,全国“最美基层民警”推介展示活动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举行。10月22日,36位(组)“最美基层民警”候选人的事迹一一呈现,讲述着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一面屏风,一个身影,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公安局禁毒局副局长周脉军,成为当天活动现场唯一一名不能露脸的民警,充满了神秘感。同为与毒魔战斗的基层民警,周脉军的展示开始前,工作人员抬上一面屏风,全场观众不明所以,相互传递着疑惑的眼神。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评审、各位战友大家好,我是来自凉山彝族自治州公安局的禁毒民警周脉军,给你们敬个礼……”屏风后声音响起,一个身影庄严敬礼,全场观众恍然大悟——为了保护自己和家人免遭侵害,一线缉毒民警必须遮挡相貌,以影示人。

  虽然是一个标准的“80后”,但是周脉军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苍老得多。“我已经一周没有回家了,来不及回家洗澡换衣,身上都有味道了。”采访周脉军时,他正在办理一起毒品案件,十分忙碌。

  初见周脉军,不修边幅的络腮胡,瘦巴巴的身材只有108斤,很难让人想到,他是一位长期行走在刀尖上的人,因为他对手是凶狠的毒贩。

  从事禁毒工作6年来,他先后组织并参与侦破毒品大要案件13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600余人,缴获毒品600余千克,被称为凉山禁毒战线的“刀锋战士”,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4次,多次被嘉奖,连续两年被评为“全州公安突出贡献人物”,被四川省公安厅评为“全省缉毒侦查专家”。

  “我从警初心很单纯,纯粹是出于对警察这份职业的第一认同。”周脉军说。

  两入“金三角”腹地

  “要收拾他们,只有比他们更不要命”

  “干禁毒的无非是两种危险,一个是生命危险,第二个是诱惑的危险。”这句出自电视剧《破冰行动》禁毒大队长蔡永强的话,一语道破了缉毒警察们面临的处境与危险。自从参加禁毒工作,这样的危险周脉军早已司空见惯。

  2018年5月,周脉军参与组织侦破公安部“5.24专案”系列案件,为抓捕境外毒枭,他带队鏖战边境,两次深入“金三角”腹地实施过境抓捕。“由于在他国领土,无法携带武器。在枪支泛滥、战火纷飞、局势极其动荡的境外,我们人身安全面临着极大威胁。”

  在这起案件中,他讲起一个细节:进入疑似毒枭藏身的宾馆后,我们都看到了电梯里的弹孔,但没有一个人退缩,“心里想的是,干就是了!”

  由于嫌疑人长期蛰伏境外,第一次听到风声后逃之夭夭,抓捕未成。大约一周后,行动小组将嫌疑人锁定在边境某口岸附近,“我一眼把他认出来了,他也看到了,但是我们一下子就冲了上去,他想反抗已经没有机会了。最终,8名境外毒枭被成功抓捕回国,两起特大跨国贩毒案成功告破,149名犯罪嫌疑人被绳之以法,两个盘踞境外多年的贩毒集团被彻底摧毁。

  作为缉毒警察,周脉军也遇到过各种诱惑,他记得有一次,“一个毒贩被抓到后,为了换取自己的性命,指着价值近千万的毒赃说,你要多少钱,你开价就行,只要你们放了我,这些都是你的。”

  “工作一辈子的工资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钱!”周脉军坚决地予以拒绝。“这是一群傻里吧唧的警察!”事后毒贩在接受审讯时说。

  缉毒的路上危险重重,在周脉军的记忆中,有太多惊心动魄的案件,“涉毒人员往往都是不要命的,要收拾他们,只有比他们更不要命。”

  坚定地走下去

  “如果有一天回不来,我也无怨无悔”

  近日,由新华社“中国网事·感动2019”三季度网络感动人物评选结果揭晓,周脉军荣获“三季度网络感动人物”称号。

  从事禁毒工作的这六年,一直对家人鲜有陪伴。“我最为愧疚的就是对妻子和儿子的陪伴亏欠,平时工作很忙,照顾不了他们,外出执行任务也从来不敢告诉他们,就怕他们担心。”

  2014年5月,周脉军的儿子降生了,但他刚出生就被查出脑血肿,被送入重症监护室。正是火烧眉毛的时候,周脉军又接到任务,他只得隔着玻璃望着危在旦夕的儿子,擦了把泪,奔赴边境抓捕毒贩。

  长年累月的加班出警,让5岁的儿子已经习惯了他的加班,每次只要在家里待的时间超过半天,儿子就会问:“爸爸今天不加班吗?”更多的时候,儿子是说:爸爸快走,爸爸再见!讲到这里,周脉军停顿了一下,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禁毒之路,危难重重,每一次抓捕都有可能面临牺牲,每一次与家人的惜别都有可能成为最后一面。2013年以来,凉山禁毒战线先后有5名民警因公殉职,30多人因公负伤。

  周脉军说,虽然战友们离去了,但是他们没走完的路,还要更坚定地走下去,“希望每一次出任务,我的战友都能平安归来。如果有一天回不来的是我,我也无怨无悔。”

  毛丹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江龙 摄影报道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