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进四川这一年·回望2019脱贫攻坚|打好精准扶贫“组合拳”

2020年01月02日 07:55:04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 侯冲 寇敏芳 等 编辑:许成嵩

  新探索

  印上“四川扶贫”标识 凉山苦荞卖得更俏了

  【攻坚部署】

  2019年2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公布12件“四川扶贫”集体商标的“注册公示”,标志着“四川扶贫”集体商标被核准注册,商标专用权受法律保护。截至2018年12月13日,已有21个市州1817家企业(含农村新型经营主体)和4124个产品通过审核使用“四川扶贫”商标。其中,88个贫困县审核通过1155个企业,用标产品数达2705个。

  本报记者 寇敏芳

  【攻坚故事】

  “专门卖扶贫产品的店,感觉挺特别的,买点产品回去做伴手礼。”2019年12月29日,四川扶贫产品成都东客站直销店门庭若市,西安游客王海涛采购了凉山苦荞茶,打算赠给亲友。

  一包印着“四川扶贫”标识的苦荞茶,原料来自昭觉、美姑等贫困县的田间地头,经过企业生产加工,走向大市场,凝聚着大凉山群众的脱贫期待。

  这其中,“四川扶贫”公益商标成为连接产销的桥梁。它是如何助推脱贫攻坚的?

  过去,贫困地区农产品与市场对接不畅、流通成本高。这一问题随着省里一项创新举措迎刃而解:2018年4月,我省创新扶贫产品销售体系,设立“四川扶贫”公益性集体商标,贫困村产品都可申报。申报成功后,在政府推荐下可优先进餐企、进超市、进机场、进机关、进社区、进网络销售……

  这包苦荞茶就是“四川扶贫”产品之一,由凉山州惠乔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生产。2018年10月,该公司成为首批商标的使用者,随即为旗下两个品牌更换包装,除企业商标外,“四川扶贫”商标也被打印在外包装上。

  “过去,产品都是我们自己找销路,渠道相对固定、狭窄。”公司副总经理吴寒玉说,贴上“四川扶贫”商标后,政府大力推广,市场很青睐。以即时冲泡茶饮的新品牌“荞多饮”为例,2019年公司陆续接到几笔企业定制大单,最大一笔超过10万杯。

  销量提升,采购水涨船高。大凉山深处的昭觉县日哈乡古尔以打村也成为“四川扶贫”商标的获益者。贫困户吉克阿牛种植1亩多苦荞,以前种植粗放,收成不高,苦荞卖不起价。2018年6月,凉山州惠乔公司和日哈乡签订协议开展定点收购,并优先收购吉克阿牛等贫困户种植的苦荞。未来,将通过引进新品种提升苦荞产量,通过开发新技术提高作物利用率。

  “‘四川扶贫’给我们带来更大市场,我们也希望反哺贫困地区,实现双赢。”吴寒玉说,2019年公司和美姑县和丰农业投资发展公司合作,以“荞多饮”生产线为基础,按照成本价与美姑合作生产新品牌“美姑美”,产品打双品牌+“四川扶贫”商标,销售收入归美姑当地公司,通过产业合作方式,进一步提升当地的生产加工水平。

  新阶段

  脚踏实地甩穷帽 仰望星空奔小康

  【攻坚部署】

  2019年以来,我省紧紧围绕藏区“贫困县全部摘帽”年度目标,增添措施加力推进。锁定藏区三州9县和甘孜州雅砻江上游24个深度贫困乡镇的特殊困难问题,安排资金1.1亿元,按照每乡450万元的标准对标补短;在住房安全、产业发展、教育卫生、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作出特殊安排和倾斜支持;强化藏区地方病防治,不断深化包虫病综合防治试点、大骨节病防治成果巩固。

  【攻坚故事】

  □曾矛 本报记者 侯冲

  39岁的四郎曲灯,是典型的康巴汉子。1.85米的身高,走起路来虎虎生风,黝黑面庞下,一双大眼炯炯放光。

  曾经的四郎曲灯,眼里却无光,是稻城县傍河乡自龙村公认的贫困户。两个娃娃上学,妻子患病,生活的重担压得他喘不过气。

  “当时他家只有一层平房,院坝里头常年尘土飞扬。”自龙村第一书记阿友说,就在这三四年间,四郎曲灯一家盖起了三层楼的藏式新居,院坝全部抹了水泥,还新建了一个牛圈。

  谈到四郎曲灯一家的变化,阿友用8个字形容:脚踏实地、仰望星空。

  脚踏实地就是踏踏实实、勤劳肯干。成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后,孩子上学有了保障,妻子在县内看病只需自付5%的费用。没了后顾之忧的四郎曲灯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他参加了村里组织的技能培训班,学会了砌墙技术,跟着工程队在县里打工,每天能收入140元。

  2018年,四郎曲灯的两个孩子从中专毕业。先后到县城打工,每人月收入都在3000元以上,一家人生活得到极大改善。

  四郎曲灯也有顾虑,“砌墙抹灰终是体力活,而且东奔西跑顾不到家。”他琢磨着,虽说眼下脱贫没问题,但要实现长久增收却不容易。

  雪域高原上的星空,让四郎曲灯有了新的想法。

  “我们正准备打造‘星空小镇’。”傍河乡乡长扎西介绍,随着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圆环阵太阳风射电成像望远镜等项目相继选址稻城,给距离县城仅6公里的傍河乡发展星空观测旅游带来契机。

  扎西谋划着,利用自龙村村民闲置农房做星空观测接待。“如果一年来1000人次的话,保守估计能让全村116名村民人均增收近1万元。”

  听到这个消息,四郎曲灯第一个报了名。“我家有三层藏房,除一层自用外,二层和三层都可以隔出房间接待游客。”他说,之前一些游客到村里看星星,只能住帐篷。如果有了固定的房间接待游客,那么即便是冬天,也能吸引星空爱好者前来。游客来了,家里的原生态牦牛肉、虫草等农牧产品就有了销路。

  2019年12月28日晚,火炉旁,四郎曲灯和妻子盘算着明年如何装修房屋,他们还准备报名参加厨师培训。

  室内,火苗跳跃,温暖如春;窗外,星辉满天,灿若未来。

  新台阶

  村民不到田间地头 票子就可拿到手头

  【攻坚部署】

  2019年,浙粤川三省东西部扶贫协作持续深化。川浙、川粤高层互访6次、累计13次;到位财政性帮扶资金29.45亿元、实施帮扶项目992个;四川选派干部、专业技术人才到浙江、广东挂职锻炼和学习交流,三省联合培训干部和专业技术人才83868人次;累计组织29.28万名贫困劳动力到浙江、广东就业;引进浙江、广东275家企业到我省贫困地区投资兴业助贫;今年浙粤两省帮助销售四川贫困地区农产品21.46亿元。

  【攻坚故事】

  本报记者 罗之飏

  2019年12月28日一早,吉补罗达骑上电动车从马边县城动身出发,一路上,新铺的水泥马路蜿蜒起伏,不出一小时,他便到达老家所在地苏坝镇越胜村老屋基组。

  一个月前,吉补罗达给家里5月种下的43亩藤椒施了肥,这几天,一阵寒潮让他担心起这些还未长大的苗子。“这些都是我们未来的希望。”看到地里的藤椒树长势良好后,吉补罗达松了一口气。

  2019年上半年,东西部协作扶贫中,对口帮扶马边县的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把85%的帮扶资金安排到产业发展上,苏坝镇依据当地气候条件,申报发展藤椒产业,吉补罗达整理出家中空地,种下一批藤椒新苗。

  种下新苗后,吉补罗达却时常不能下地照看。2018年年初,大儿子到了上小学的年龄,为了让他接受更好的教育,吉补罗达忍痛将“还未捂热”的易地扶贫搬迁新房租给了同村邻居,举家到马边县城租房。

  “不管多忙,每半个月或最多一个月,我或者我老婆都要回乡照看这些新苗子。”吉补罗达说,虽然外出挖笋每天能挣200元,但这和当工地小工一样都不稳定,不是长远办法。好在地里会慢慢产出东西,让吉补罗达心里踏实了许多。

  让吉补罗达充满信心的,不仅是单纯的产业帮扶。

  苏坝镇越胜村第一书记黄秀川告诉记者,除了每亩地给与1600元补贴外,流转土地的村民还可以获得每年300元流转费,“我们还建立起农户自种和‘农户+合作社’两种种植模式,村民可依据自身情况选择。”

  由于平常不住在村里,吉补罗达选择了“农户+合作社”种植模式,待藤椒新苗第3年投产后,合作社将统一上门收购,同时实行价格保底,初步预计每亩地村民可增收800元以上,“村民不到田间地头,票子就可以拿到手头。”黄秀川说。

  不仅如此,藤椒的施肥、除草、撒药、采摘等一系列种植环节村民均可参与“打零工”,自己拿工资给自己种地,这让今年将脱贫的吉补罗达有了长效致富的动力和信念,除了照看好自家种植的藤椒,合作社一有用工需求,他都积极参加,“在自家田间地头一天就能挣100元,不比外面打工差!”吉补罗达高兴地说。

首页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