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86岁黄桷兰婆婆每天地铁口卖花 寒冬暑日雷打不动

2020年01月02日 07:50:17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胡挺 章玲 编辑:许成嵩

正在卖花的江婆婆

  近日有博主爆出:在成都人民北路地铁站B1口有位老婆婆,每天都在地铁通道里卖黄桷兰和自己扎的鞋垫,她还有一个有精神疾病的儿子要照顾。博主呼吁,最近天气冷,老人要卖完花才回家,如果遇见了,请顺手买一串,让她早点回家。

  微博发出后,不少网友表示关切,并表示将下班绕路去买。面对大家的关心,婆婆表示:“家里儿女条件有限,我自己能动,就自己出来挣点钱。再说了,人只要肯劳动,哪儿愁没饭吃!”

  卖花

  每天凌晨5点起床,坐最早的车到地铁口

  婆婆名叫江有秀,金堂县金龙镇人,今年86岁,大家都喜欢喊她江老太婆,现租住在金牛区陆家桥社区,每天5点多她就要起床下楼坐73路最早的一班公交车。她租的两百一月的单间是由铁皮做成的简易房。邻居周大姐说,江婆婆“无论刮风下雨,雷打不动,每天背个包,打起个电筒就出门卖花了。”

  江婆婆说,她卖黄桷兰已有一二十年了。她计算好了,早上车少,公交车要不了40分钟就可以到达火车北站,在北站进完当天新鲜的黄桷兰后,她便一路慢慢走到人民北路地铁B1口地下通道,那时刚好7点半。放下背包,翻出背包里的凳子和篮子,撑开小板凳,把新鲜的黄桷兰去蒂,娴熟穿起针线,两朵穿作一串儿,再盖上湿毛巾保湿,她的生意摊儿算是撑起来了。

  记者见到江婆婆时,她早上已坐了两小时,花还没卖出去几串儿。看到记者在拍她,她冲着镜头笑,嘴巴里,只留下一颗门牙守着。通道旁就是地铁出口,冬天的寒风灌进来,婆婆却像没事一样,“没事儿,我穿得厚。”扒拉着给记者看她罩衣下穿的厚棉袄。

  生意

  一篮子花卖完才收工,收摊时间不定

  江婆婆每天都有自己的规划,早上上车前在早餐店买一杯2元的八宝粥,再买一个1元的馒头,那便是早饭。如果馒头早上没吃,放在棉袄里中午拿出来吃还是热的。她每天都要把进的两篮子黄桷兰卖了才收工,“有时是下午2点,有时是3点、有时是四五点收工。”虽然“下班”时间不定,但她吃午饭的地点是定了的,“回家再吃。”“不饿吗?”记者问。“不饿,我人老了,个子小,吃不了多少。”

  黄桷兰并不能卖一年,每年从5月到冬腊月可以卖,“打霜”之后就没有黄桷兰了。一篮黄桷兰有三四十朵,两朵一串儿,一串儿2元,进价20多元,一篮子赚不了对半儿。有人觉得贵了,她会给人解释,“这是本地、私人的花,香。”但就算花香,江婆婆也已经闻不到了,“卖了一二十年,闻不出来了。”

  江婆婆说,天气热些,一天能卖两三篮,而现在天气太冷,“喜欢花的人少了。”生意也差了,这时她就会带一个口袋在身上,里面装得都是她捡的废水瓶,“慢慢捡嘛,越捡越多,卖了可以买菜。”

  缘由

  儿女都孝顺,就是闲不下来

  丈夫在江婆婆48岁时病逝,四儿子和六儿子被“抱养”给他人,女儿有残疾。10多年前,五儿子因脑部受伤患上精神疾病,大儿子、二儿子也在近几年病逝,因此照顾母亲的任务就落到三儿子陈明国头上。

  不过,儿子儿媳都不赞成母亲去卖花,三儿子陈明国说,虽然家里条件一般,但吃饱饭是没问题的。“我都让她跟着我们一起去新都住,喊她不要去,她非要去,你说都是有儿有女的人,咋可能不养自己亲妈?”但实在拗不过母亲,在附近建材市场拉货的陈国明还是选择尊重母亲。

  江婆婆说她卖花是因为闲不下来,闲下来要生病,出来卖花就当作散心,“出来耍,看热闹。”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儿子也有家庭,孙子也才刚找了女朋友,“条件有限,我自己能动,就自己出来挣点钱。再说了,人只要肯劳动,哪儿愁没饭吃。”虽然条件不太好,但房东表示,200元一月的房租,江婆婆都是按时缴了的。

  50多岁患有精神疾病的五儿子始终是她的一块心病,据周大姐介绍,五儿子患病后就跟着江婆婆一起生活,“精神好的时候可以出去干点活挣钱,但最近又犯病了。”最后通过政策救助,他被带回金堂治疗。对于现在那么努力挣钱是不是为了五儿子?江婆婆没有说话,想了想说,“他都没有给我打电话,我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针对这个情况,记者从江婆婆租住地陆家桥社区相关工作人员处了解到,接下来,社区巡逻队和网格员也会进行走访,再了解情况,如有困难,可以根据相关政策对她进行帮助。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章玲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