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用忙碌的身影筑起疫情防控的一道道“墙”

2020年02月07日 07:13:01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 边钰 编辑:许成嵩

  本报记者 边钰

  川北大山里,65岁的老党员主动请缨,用背篓装着音箱翻山越岭,把防疫知识送入千家万户;大凉山彝村,80后副乡长赵里黑在大雪中,脚被冻得痛,却仍然坚持走乡串户用彝语大喇叭宣传防疫重点;在成都,90后社区工作人员刘玉洁,临时取消婚礼,只为坚守岗位防堵疫情。

  当前,一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疫阻击战正在城乡打响。在巴蜀大地上,在你我身边,有一群人迅速投入疫情防控战第一线,全面开展疫情防控宣传和摸排工作,想方设法筑起疫情防控的一道道“墙”。

  “背篓宣传员”

  背上音箱满山走

  蒙溪村依山而建,老百姓住得比较分散,65岁的党员陈加谷用背篼背上音箱满山走,通过“土洋”结合,把防疫知识传进家家户户。

  2月1日,一场小雨飘洒在广元市旺苍县万山乡蒙溪村,崎岖的山路变得愈发陡滑。早上9时,陈加谷的身影准时出现在村道上。他背上的背篓里,一个胖乎乎的大音箱正广播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知识:“春节期间减少不必要的旅行和聚会,防止疫情传播……”响亮的广播声传进广袤山野里的人家。

  陈加谷是蒙溪村二社的村民,有着26年党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看见乡长和村主任每天下村给村民宣传疫情知识、进行外来返乡人员统计,他颇受感动:“大过年的,他们不能回家团聚,天天跑来为我们服务。我就一直琢磨着自己能做点什么。”

  蒙溪村山高坡陡,村民居住分散,且常住群体大多数为老年人和儿童。即使有着村村响和乡里村上宣传疫情知识的工作人员,还是有很多村民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一天,陈加谷看到村上放置的移动音箱,灵机一动,“要是把它背上挨家挨户每天走,自己再酌情入户宣传,这样是不是每个人都听得见了,更能引起重视?”

  说干就干,他先从乡上要到装有有声广播文件的U盘和40张宣传单,熟悉宣传资料。然后把家里的音箱搬出来,用帕子擦了个透亮,“音箱是2012年,我新房子修好后,儿女送的乔迁礼。”陈加谷说,平时,这个大宝贝都会被收纳好装进原包装盒里。只有儿女回来,或者下雨天不能出门,它才会被打开用来听音乐。

  音箱被小心翼翼放进背篓,用废电线绳缠绕固定,戴上志愿者的小红帽和新买的口罩,穿上防雨的皮夹克,蹬着防滑的军用胶鞋,1月31日,陈加谷开始“背篓宣传员”之旅。

  蒙溪村下设7个社,从山腰到山顶,民居散落其中。行前,陈加谷就规划好行程,早上走距离较远的4、5、6社,这样可以赶回来吃午饭;下午走距离较近的1、2、3、7社,这样一天的行程大概在10多公里。虽然公路通到了大部分村民家,但是他还是首选走崎岖的小路,“抄小路路程近点,离村民家也近,这样他们会听得更清楚。”

  从蒙溪村5社到6社,要经过一段长100余米、呈60°倾斜的山路。横七竖八的乱石藏在裸露的红砂岩里,晴天走上去,虽然砂石会哧溜地下滑,但上坡却也轻松。雨天情况就不一样,道路泥泞且滑,即使是陈加谷这样的爬山老手,也得双手扒拉着路边的野草,借把力,才能吭哧一下顺利上坡。

  遇见有民居的路段,他会放慢脚步,以便村民听到更多内容。2月1日,在走了3个小时后,戴着口罩的陈加谷来到距离最远的6社。近90岁的陈其雨就住在这里。因为疫情,陈其雨的亲人在城里未归,只有儿媳妇在家照顾老人。进屋前,陈加谷特意把胶鞋上沾满的泥巴在路边刮干净,才走进屋。知道陈老爷子眼睛耳朵都不好使,他专门提高音量告诉老人自己的到访原因。“太欢迎了,天天听到说,具体是咋回事还摸不清。”陈其雨一边招呼儿媳拿些果子招待陈加谷,一边听着陈加谷讲解防疫重点。为了让老人听得更清楚,陈加谷一字一顿给老人讲解起来,“你爱拄着拐棍在外耍,这段时间,就待在屋头,勤洗手,指拇卡卡(缝隙的意思)都要淘干净。”边说边示范洗手方法。

  返回时,雨渐渐下得大起来。为了保护好音箱,陈加谷将伞向后倾斜以遮住音箱,飘来的雨沾满了胸前。“下着雨,你还坚持搞宣传?快进来烤火,热和下,我给你拿帕子擦衣服!”隔着老远,村民何仕白就开始招呼他。他摆摆手婉拒,顺手递给他一张宣传单,隔着口罩对何仕白说:“好好看宣传单子,防治疫情马虎不得!”

  陈加谷说,自己刚开始宣传的时候,村民还笑他行为怪。不过,随着宣传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理解这个老党员的用心。

  “乡里乡亲的,哪个遭了都不好!”陈加谷说,他还要继续背着音箱走,不断加深村民的印象。

  彝语“大喇叭”

  防疫顺口溜接地气

  在下乡工作前,南瓦乡副乡长赵里黑当过彝语老师。疫情发生后,他利用自己的语言优势,创作了一些通俗易懂的彝语顺口溜,用彝语大喇叭把抗疫知识送入金阳县的特尔村。

  2月3日一早,赵里黑起床后往窗外一瞧,“山尖全白了,下雪了。”套上蓝色防风服,胡乱扒拉了几口早饭,赵里黑就和同事驱车赶往南瓦乡特尔村,开始一天的工作。他拿着移动喇叭,清了清嗓子:“三朋四友不聚餐,邻里之间不串门……”没走多久,赵里黑的脚就像冰一样冷。一直未来得及修剪的长发在冷风吹动下,耷拉在额头。

  赵里黑念的这首彝语防疫顺口溜是他最近才新编写出来的。最开始做防疫宣传时,他主要是根据宣传资料,把防疫重点翻译成彝语告诉大伙。后来,看见其他地方用接地气的土味口号普及宣传防疫知识,他就自己琢磨着写一首顺口溜来宣传,白天忙工作,晚上编打油诗,不到三天,这首近40句的顺口溜就出来了。

  赵里黑负责的特尔村位于凉山彝族自治州金阳县西北部,有320户人家,属高山彝族聚居村。在这个村落,返乡务工人员多、相当大一部分人只能听懂彝语、群众防疫意识淡薄,更是喜爱招呼邻里聚餐。针对这样的情况,除了用彝语打油诗宣传,他也会用“硬核宣传语”告诉村民防疫的重要性,比如“扛得住炮火轰击,不一定能抵抗住新型冠状病毒”……

  特尔村有村村响,但赵里黑还是坚持拿着移动大喇叭或移动音箱,扯着嗓子宣传。这样,他能和村民有一个相对近距离的交流。有时,路上看见在墙角相聚晒太阳或者玩耍的人,他也能立即劝他们各自回家。

  在宣传的同时,他也会入户询问村民最近哪家有聚会的苗头。1月30日,他了解到特尔村拉布扯组的阿米友火准备在1月31日为女儿举行换裙仪式。换裙,是彝族女孩的成年礼。了解到这一情况,赵里黑和同事赶紧去往阿米友火一家,告知他当下换裙仪式不能举办。气氛一度很尴尬。赵里黑明白,在彝族人心里,换裙和出嫁一样,是彝族女儿家的两件大事。他安慰阿米友火,不是不办,而是延期再办。“生命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可不能因小失大。”通过半个小时的耐心劝说,阿米友火决定推迟仪式,并签下了承诺书。

  赵里黑的手机上,有个工作备忘录,里面记录了从大年三十到现在为止他和同事的工作情况:入户宣传,在村上设置的检查点对过往车辆进行登记,并检测司机体温,排查返乡人群……截至2月3日,他们排查出49名外出务工回乡人员,其中有14人已经解除观察。

  90后准新娘

  风风火火使出十八般武艺

  因为疫情,90后社区工作人员刘玉洁取消了在春节举办的婚礼。她从1月25日大年初一就开始投身到社区防疫工作,爬楼党、电话狂魔、心理安慰师……这个春节为了做好防疫工作,她和同事使出十八般武艺。

  2月3日下午,正忙着做返乡人员统计的刘玉洁,收到一条社区居民发来的微信消息,“有你们在很安心,谢谢。”她的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线,在二楼办公室蹦跶起迪斯科,“又获得了一枚认可,欧耶!”

  和陈加谷、赵里黑一样,成都市郫都区双柏社区的90后工作人员刘玉洁也在这个春节忙得两脚朝天。因为疫情,她取消了原本应在大年初四举行的婚礼。

  尽快传递防疫知识、掌握居民的状态,并锁定从武汉返回人员,对于防控疫情工作很重要。双柏社区辖区内约有2.3万户人家,每个社区工作人员需要在3天里跑完自己负责的1000余户住户。戴上口罩的刘玉洁风风火火前往自己承包的小区,敲了100多家住户的门,结果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在家。其中更有一家居民只打开一条缝,远远对着她说:“你们这样会不会成为移动传染源?”扑了空、被误解,来不及郁闷的刘玉洁又立即打了近300个电话,向未在家业主确认和传达信息。一天下来,嗓子火辣辣地疼。

  居住人员大多返乡,上门调查经常扑空,更被居民误认为移动的传染源,怎么样做才好?她拉上同事,扯着公鸭嗓讨论了一圈,点子就蹦跶出来:把入户调查问卷做成微信小程序,转发给住户填写,不仅可以最快掌握居民信息,方便后期统计,还可避免上门调查产生交叉感染。1月27日下午,做好的问卷小程序先在1家小区进行推广。第二天竟收到2000多份反馈表。这让刘玉洁和同事兴奋不已,他们立即又将其推送给8家物业公司,分别在业主群和朋友圈进行转发填写。

  社区里的空巢老人、残疾老人等除了日常电话联系,还得上门入户,询问是否需要帮助。同时,将早期排查出从武汉返回人员组建了一个微信群。虽然大家都会自觉在群里报送当天的身体状况,但每天早上,她和同事还是会一一电话他们:心理状态怎么样,需要帮助购买哪些物资?

  她还临危受命推出新媒体宣传,虽然心里喊着自己太难,但她仍麻利地联系社区志愿者立夏姐姐,准备制作温暖的有声电台防疫推文。“和立夏一起在云端散散步、聊聊天……”大年初四,这个长达6分钟的社区电台推文被推出,伴随着柔软的声音,抗疫干货娓娓道出。“成了!”刘玉洁想。

  她忽然想起,今天自己原本要举办婚礼。“如果没有疫情,我今天应该是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