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应急救援直升机跨区集结:从邛海到火海 “雄鹰”3天洒水千余吨

2020年04月03日 07:00:43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 梁现瑞 王云 袁敏 尹钢 编辑:许成嵩
 

4月1日上午,直升机从空中洒水灭火。 本报记者 尹钢 摄

  3月31日至4月2日

  应急救援直升机完成27架次飞行

  累计飞行时间超54小时

  先后飞了294趟

  从邛海吊了1145吨水投向火场

  本报记者 梁现瑞 王云 袁敏

  “飞机来了!”4月2日18时许,在西昌正大酒庄后山扑火现场,伴随轰鸣声,一架直升机挂着吊桶快速靠近。几分钟后,直升机抵达烟点上空,打开吊桶,几吨水从天而降,烟点瞬间消失。

  凉山州西昌市经久乡森林火灾发生后,西昌市民随时能看到直升机在头顶来回穿梭。“一辈子没见过频率这么高的直升机飞行。”市民张雪萍感叹。

  市民直观感受背后,是一场南方地区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航空应急救援直升机跨区集结行动——一架架“雄鹰”从全国各地飞赴凉山,冲向火海。

  超强集结

  多地区多机型直升机赶来

  3月30日,已在附近连续工作多日的应急管理部南方航空护林总站西昌站特级飞行观察员林继平接到消息:西昌市经久乡发生森林大火,火情逼近邛海景区和西昌市区,形势万分火急。

  南方航空护林总站隶属于国家应急部,主要承担黄河以南18省(区、市)航空应急救援,特别是森林航空消防工作,其直属的西昌站已有30余年历史,执行过无数次当地的森林消防任务。

  南方航空护林总站西昌站在西昌、盐源配备了M-26、K-32、M-171直升机各1架,一直持续扑救西昌市经久乡森林火灾。

  M-26是当今世界现役最大的直升机。在四川多次重大任务现场,都曾出现过它的身影。

  火势发展超乎意料。3月31日开始,火情持续蔓延,由于起火地点山高林密,可燃物多,垂直落差大,灭火难度极大。

  为尽快遏制火势,按照应急管理部的统一部署,南方航空护林总站又协调指挥3架飞机先后从成都、重庆等地赶来增援。截至4月2日下午,共有6架直升机赶到火灾现场参与灭火。

  更多飞机还在路上。南方航空护林总站航空护林处副处长陈宏刚介绍,还有7架飞机将陆续从浙江、山东、广西等地赶赴西昌,共同作战。“这样的规模,是中国南方地区历史上最大的。”

  奋力突击

  3天洒水294桶1145吨

  4月1日清晨,沿山头下压的火线持续向泸山光福寺和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逼近。

  地面,森林消防、专业扑火队、民兵消防队员多线向火线挺进。空中,多架次航空应急救援直升机从邛海取水,轮番上阵,组成战斗编队不断向火线砸下重磅“炸弹”。

  经空地配合作战,到当日中午,光福寺和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的火情威胁得以解除,指挥部如释重负。

  地面警戒解除,天空6只“雄鹰”功不可没。陈宏刚介绍,3月31日至4月2日,航空应急救援直升机完成27架次的高强度飞行,累计飞行时间超54小时。“若以趟算,先后飞了294趟,从邛海吊了294桶、共计1145吨水投向火场。”

  其中,最大的一桶有8吨,最少的两三吨。“难度太大了。”在西昌执行20多年空中消防任务的林继平介绍,西昌地区海拔较高,取水点和洒水点间垂直落差高达1000多米,加上风力强流向乱,执飞尤其艰难。

  “这段时间,每天下午,火场周围的风速格外大,最大每秒达28米左右,相当于时速100公里,这已接近直升机安全飞行极限。”林继平说,好在飞行员经验丰富、胆大心细,整体有条不紊。

  “也有有利因素。”话锋一转,林继平说,最大的有利因素是有邛海这盆水,靠近火场,可随时取用,十分便捷,为灭火争取了时间。

  高效协作

  空地密切配合成效明显

  时间短、飞行强度高,如何既能保证完成灭火任务,又能确保自身安全?

  “首先靠科学有序的调度。”坐镇一线指挥,陈宏刚需对航空应急救援直升机飞行效率进行最优配置。

  他介绍,为确保高效灭火,总站航管部门靠前指挥,同时制定调度飞行计划,按照不同任务、不同机型,编制飞行计划。“整体来说,实行聚散结合,编队飞行,有条不紊。”

  “空地配合特别重要。”陈宏刚说,森林救火,空中力量和地面部队各有优势,直升机长于灭火头、切火线、压火势,但在清除余火等方面不及地面部队,两者须协同配合,“这次空地密切协作,顺利执行灭火作业,成效明显。”

  直升机作业,离不开空管部门配合。陈宏刚透露,凉山州当地空管部门对空域做了严格管理,确保直升机能够及时顺利升空作业。

  截至4月2日12时,西昌市经久乡森林火灾明火被扑灭。后期将转入清烟点、守余火、严防死灰复燃阶段等工作。这群“雄鹰”将继续严阵以待。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