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昌山火 万人安全转移的背后

2020年04月03日 07:13:42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 郭静雯 李欣忆 王云 编辑:许成嵩

奋战通宵后的消防员。本报记者 王云 摄

直升机吊桶灭火。本报记者 王云 摄

  本报记者 郭静雯 李欣忆

  4月1日晚6点过,张文华正准备晚饭,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几个穿着消防服的人扯着嗓子:“火要烧过来了,赶紧撤离。”张文华匆匆抓起洗漱用品袋,背上小包,跟随人群快步走出小区。

  张文华家就住在泸山脚下的电池厂家属区,她是电池厂的退休职工,再往上走就是电池厂生产区。当天下午,风又刮起来,夹杂着燃烧的噼啪声呼呼作响。张文华抬头看了一眼,火苗正从电池厂后山翻过来,迅速向下蔓延,仿佛顷刻就要吞没这里。她一脚跨上大巴车,连同几十个电池厂家属区的居民向安全区域转移。

  从3月30日下午到4月2日凌晨,西昌山火过火面积已经超过1000公顷,数万名周边居民被紧急转移,安置在大火未波及的海南乡古城村一带。这里聚集着数十家民宿,附近还有学校、卫生院等可供安置场所。几天来,他们向转移群众和撤休的消防队员提供免费的住宿、餐食,并筹集了灭火器、手套等救援物资送往一线。

  撤离背后,是无数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救援队、默默付出的小店老板以及无数不曾相识、捐赠物资的热心人。

  A

  西瓜大的石头滚落 砸在打火队员肩上

  3月30日,西昌又是一个大晴天。因疫情影响,关闭了2个多月的观海花园客栈准备开门营业。这个坐落在泸山前山脚下、毗邻邛海的民宿位于海南乡,周围还有数十家,是距离邛海泸山风景区最近、最集中的一片民宿。

  下午3点多,老板杨东跟妻子正挨个给客房打扫卫生。三楼阳台上的三角梅开得正好,从这里看出去,泸山一览无遗。一批成都的老顾客马上要来住十几天,在泸山邛海边度一个轻松的假。

  此刻,山的背面,熊熊的烈火正卷着干草、油松猛烈燃烧,借着风势一步步逼近邛海景区和西昌城区。大量浓烟顺风飘来,空气中弥漫着燃烧的焦味。杨东心里咯噔一下——“着火了!”

  冬春季节是四川森林草原火灾的高发期,而凉山所处的攀西地区则是四川森林草原火灾的高发地。每年这个时候,天干物燥风大,满山都是松木,一颗落石擦出的火花就能引发大面积山火。

  “从去年冬天到现在,几个月不见一滴雨。”杨东心想,最近当地的新闻、各个微信群都在发布注意防火的信息,政府早有准备,扑火队应该很快就到,不会出大事的。

  此时,西昌市前线指挥部已发出调令,宁南、德昌等县专业打火队就近支援,各类救援力量2044人奔赴火场,开展扑救。

  李从华所在的德昌打火队共3个支队70余人正火速赶来。跟过去17年他经历的每一次打火一样,来不及跟家里人说一声就上了消防车,奔向火场。

  火比李从华想象的更大。“以前这个季节,也常上山打火,都是局部的,一会儿就能打灭。”现在,李从华的面前出现了一道火线,火势借着六七级大风迅速移动,不一会儿,就蹿出上百米远。

  队伍行进到距离山坡上的着火点还有50米处,天已经全黑,只能摸索着前进。泸山的后山还未开发,路都是山路,常有碎石,被火烧过草皮后,更加松垮。

  “小心!”李从华听到前面有人喊,声音未落,砰的一声闷响,石头重重地砸在张顺兴的肩膀上,他立刻滚倒在了地上。距离张顺兴20米处的李从华躲过了一劫。大家跑过去时,张顺兴的头部、肩部正在渗血,人疼得说不出话来。4名队员将他背往山下的医院。

  B

  让我们留下吧 我们能帮上忙

  嘀嘀嘀……3月30日下午4点过,凉山州民宿协会的微信群不停地响了起来。一则紧急通知让杨东的心里一揪:“由于泸山山火,有大批群众撤离,如果您的民宿还有空房间,并且您愿意免费提供给撤离群众入住的,请在此紧急通知之后接龙,感谢您在危难时刻伸出援手!”

  这是协会秘书长郭彦伶发来的。紧急通知后连加的三个感叹号,让杨东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打开朋友圈,到处都是山火的信息。有询问火情的、寻求物资支援的、祈祷救援安全的……一场火把宁静的邛海彻底搅乱了。

  官方消息称,山火发生在西昌马道镇,从泸山后山逼近西昌城区。祖祖辈辈都在当地生活,让杨东不用看地图也很清楚,着火点附近不仅有众多居民,还有西昌学院等高校、寺庙,最要命的是马道有一个液化气站、附近还有两处加油站,一旦点燃,后果不堪设想。

  杨东急忙在群里报了名,排在他前面的已经有17家民宿。不到一个小时,接龙的序号已经排到了100多位,捐赠物资、提供服务的消息不断弹出来,微信群都快炸了,“大家都想出一份力。”

  另一边,西昌市马道、经久交界处山火还未扑灭。消防人员、社区工作人员正挨家挨户敲门请居住在西昌学院南校区至海河1号、马道液化气站5公里内所有居民紧急撤离。

  一辆接一辆公交车、中巴车载着他们远离过火区域。3月30日晚上11点14分,古城村迎来了首批117名撤离群众。出来得太急,大伙都没带什么行李。

  车在村口观海花园客栈附近停下,人们陆续下车,郭彦伶和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引导群众两人一排,领取房间号,再由客栈工作人员引导入住。

  古岸小筑客栈老板娘殷崇惠早早铺好了床,等待客人到来。十人、二十人,有的是一家几口,有的是单独入住。一对身材瘦小、头发花白的老人走进来,请求她给他们一张床。殷崇惠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标间,两人不住地说谢谢。

  “他们刚从山上的一处林场撤下来,是林场的护林员。”殷崇惠得知。山上的火越烧越大,打火队劝他们离开,可两人迟迟不愿意走。“山上的情况我们了解,让我们留下吧,我们能帮上忙。”眼看火就要烧了过来,打火队几乎是用“命令”的语气劝他们离开。两人铺好了水管,详细交代了周围的情况后才不得不离开。

  不断有撤离群众到来。直至凌晨3点,才安置完毕。当晚通过民宿协会会员和携程群酒店业主,客栈共安置受灾群众600多人。天亮以后,家在安全地区的群众走了,火势新威胁的区域,人们又紧跟着撤了过来。3天以来,西昌100余家民宿已免费接待了数千名撤离群众。

  C

  筹集物资 他们把商店都搬空了

  两个手机摆在面前,电话、微信语音回复几乎没有停过,一天充了4次电——宋佼岭和官大鹏经历了异常忙碌的一天。

  这对普通的“80”后夫妻,在西昌经营一家教育培训学校,两个校区约有1000平方米。3月30日晚7点24分,他们在朋友圈发布为撤离群众免费提供住宿的消息。

  距离发布免费住宿消息4小时后,夜里11点过,宋佼岭等来了一位美团外卖的小哥。

  “电话联系先问能不能给电动车充电,不能影响明天的工作,能不能睡觉都无所谓。”宋佼岭说,这位外卖小哥家住马道液化气站附近,夜里下班回家才发现小区因山火逼近组织撤离而被封锁了,在网上看到群里各种转发的消息,才找上了门,“一进门就一直说谢谢。住进房间后,还通过微信一直说感谢。”

  第二天早上,宋佼岭5点过就醒了,“想着火的事情,睡不着。”吃过早饭,突然看到18名扑火队员和1名向导牺牲的消息,她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掉。和爱人官大鹏商量,一定要做点什么,能帮一点是一点。

  上午9点多,看到西昌招募志愿者的消息,官大鹏第一时间报了名,“电话都打爆了,没过多久就有1000多名志愿者报名。”

  志愿者进行了分组,可以提供车辆并开车的官大鹏,被分配的工作是送餐。开车从餐厅取盒饭,然后送到指挥部,再由指挥部统一送到山上,“一车能运七八十盒,来回跑。”

  宋佼岭听说扑火物资紧缺,指挥部急需布手套、口罩、铲子、手电筒。她赶紧到处筹集物资,发到同学群、家长群,大家纷纷帮忙爱心接力。从中午到晚上,她一直不停接电话、打电话,连喝水上厕所都没空,午饭也没吃。“我们快把周边的手电筒都买光了,找到500个,希望能让队员们晚上扑火方便一点。”

  另一边的古岸小筑成为民宿协会物资捐赠的统一接收点。3天来,几百个灭火器、几千副棉手套,还有水、吃的,前方缺了什么,发一条朋友圈,1个小时之内就会有人送过来。殷崇惠说,4月1日上午,一车灭火器刚刚拉走,下午,群众自发送来的物资又堆满了客栈大厅。两个年轻小伙拉来一箱棉线手套,请殷崇惠代为送给救火队员。殷崇惠请他们登个记,两人连连摆手,“这点事还用登啥记。”在殷崇惠的请求下,两人写下一家百货用品店的店名,“缺什么了就到我店里拿!”扭头走掉。

  D

  把镜头留给消防员吧 他们才是最可爱的人

  3月31日晚上7点半,官大鹏终于送完餐,结束一天的志愿者工作,回到了培训学校。回来前,他还和几个伙伴一起,去分校区拉回两张简易折叠床和一些床上用品,“社区安排了11个人今晚住进来,我们只有10张床不够住。”

  11点多,社区安排的借宿群众终于来了,其中有8个孩子。把他们安顿好,看着他们的笑脸,夫妻俩也感到了莫大的安慰,“我们也做不了什么,能帮一点是一点吧。”

  面对记者到访,这对夫妻连说不好意思,一线扑火队员才更值得被关注。宋佼岭说感动的事情太多,她的邻居就是消防队员,去年木里火灾失去了很多队友,这次又上山扑火了;她的学生家长自发组织购买爱心盒饭,开车上山送给扑火队员们。

  这时,李从华和队友们刚从泸山退下来回到德昌。3个半小时后,也就是4月1日凌晨3点过,风势更大,火情再次告急,山火烧出了一条“火龙”,30人再次上山。在北线的一处寺庙周围,李从华们用锄头、刀子整出约2米的隔离带,经过十几个小时的奋战后,明火终于被扑灭,民兵接力处理余火,李从华和他的队友们瘫坐在车上下了山。

  打开手机,6个未接电话都是妻子打来的。“之前有队友牺牲,她心头肯定慌了。”李从华说,“干我们这一行,自己和家人早就有心里准备了。”好在两个孩子还小,不知道爸爸在做这么危险的事。

  4月1日晚,李从华等8名扑火队员被安置在杨东的店里,杨东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把家里过年备的瓜子、花生、糖全拿出来塞给他们。李从华熏得黑黢黢的脸上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杨东说:“谢谢你们拼了命救西昌。”转过头打壶水的功夫,8名扑火队员就在房间呼呼睡着了。

  记者将采访电话打给了杨东,请他讲述接待转移群众和消防员的故事。他说,德昌的扑火队员张顺兴还在动手术,另外听说有两名队员也被轻度烫伤。“我们做的这些都不值一提,把镜头留给他们吧,他们才是最可爱的人。”

  “山火过后最想做什么?”杨东的回答跟所有西昌人一样:“我什么都不想,只求每一个扑火的队员能平安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