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游戏爆发冲突 江油9岁男孩拉妈妈去派出所“找警察评理”

2020年04月03日 07:36:28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 杨洋 汤小均 编辑:许成嵩

  “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3月30日下午,四川江油市9岁的小万从派出所回到家中,多次对妈妈这样说,心中的喜悦溢于言表。

  原来,小万从小患有多种疾病,只有在玩游戏和画画时才能安静下来,而他最近玩的一款游戏需要实名认证,因他是未成年人,所以需要母亲翟女士的帮助。然而,翟女士因担心账户安全拒绝了儿子的要求,母子双方发生冲突,小万要求母亲带他到派出所找警察评理。

  27岁的派出所辅警杨倩男接待了这对母子,她从自己当母亲的角度,耐心地做两人的思想工作,最终成功促成母子俩达成协议:母亲帮孩子完成游戏认证,孩子写下保证书,每天只玩两小时游戏。这,让小万非常欣喜,并开始遵守这份约定……

  不一样的孩子

  智力最初只有55  玩手机和画画才能安静

  9岁的小万每天爱玩游戏,一遇到学习就暴躁,但翟女士仍然对儿子比较宽容。因为,在她心中,儿子小万经历了太多苦难,到现在药都没有间断,甚至最初时小万的智力指标只有55。

  4月1日,翟女士告诉记者,小万从小患有疾病,直到三四岁时才开始能走路、说话,她曾带小万到过北京、重庆、成都等地治疗,被诊断为神经发育迟缓症、抽动症、癫痫等,且注意力严重不集中,甚至智力最初也只有55。经过不懈的治疗,小万现在非常聪明,两年前测试智力,达到了110多。

  虽然小万变得越来越聪明,但其他症状仍然存在。翟女士介绍,小万现在最典型的症状就是有抽动症,情绪暴躁,而且注意力严重不集中。

  “遇到学习时,他的注意力就集中不起来,通过多年的观察,我们发现他在玩手机和画画时就能安静下来。”翟女士介绍,以前很多时候,她的手机主要在小万手中。小万会自己画画,对照到一个动物画,还画得特别像。

  A 母子冲突

  谈判——9岁娃是认真的

  孩子要找警察“公了”:警察说谁对就听谁的

  不过,虽然翟女士对小万玩手机游戏比较宽容,但两人还是发生矛盾了。

  最近一个月,小万在玩一款名为“迷你世界”的游戏,就是自己搭房子,布置一个家,自己想怎么搭就怎么搭。在翟女士看来,小万的很多创意非常不错。

  3月30日,小万在玩游戏时,让母亲帮其实名认证,因为这样才能玩得更久,更好地搭房子。但他被母亲翟女士拒绝了。

  “看了很多新闻,孩子拿大人手机打游戏时充值被骗,所以我没有同意他的要求,而且那样更会影响他的学习。”翟女士说。

  因为翟女士的拒绝,小万感到很委屈,因为他认为自己玩游戏一直没有充值过,游戏里辛苦“经营”的装备也是靠自己赚的积分得来的。

  随后,小万的暴躁情绪出现了,在家中开始哭闹,甚至砸坏了家中的一些物品。翟女士也气愤不已,双方爆发了冲突。

  “我要打110报警,让警察叔叔来评理,警察叔叔说我们谁对就听谁的。”就在母子互相说服不了对方时,小万提出了拨打110的要求。

  “110不能随便拨打,因为那是急需帮助或者遇到坏人时才能打的电话,我们的事情还达不到拨打110的情况,报假警也要承担后果。”翟女士一边回应儿子,同时还不忘教育他。

  面对母亲的说法,小万再次提出要求,不拨打110可以,但要带他到派出所去找警察叔叔评理。这一次,翟女士同意了。

  B 警察调解

  论理——女警也是认真的

  母亲同意帮作实名认证 孩子保证每天只玩两小时

  “孩子一进派出所,就对我哭诉,感觉受到了很大委屈。”4月1日,虽然时隔两天,江油市公安局三合派出所辅警杨倩男仍对孩子进派出所的场景记忆犹新。

  当时,小万向她哭诉,希望母亲能帮他完成游戏的实名认证,而他也保证不会去充值,甚至他根本不知道母亲的密码。

  “当时小万情绪比较激动,我就给他说,让他先冷静一下,在旁边休息一会儿,我跟他妈妈聊一下,小万同意了,安静地坐在了旁边。”杨倩男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通过她和翟女士的沟通,得知翟女士确实担心小万玩游戏时被骗充值,也更加影响学习。

  得知双方的矛盾所在,也知道小万的特殊身体状况,同样有着育儿经验的杨倩男知道,此事只有通过耐心的引导才能化解母子之间的矛盾。杨倩男一边用游戏被骗的实际案例告诉小万沉迷游戏的危害,一边告知翟女士要通过合理的监督方式来让孩子玩游戏,可以不让小万知道支付密码,设置加密等。

  经过沟通,翟女士同意帮儿子小万完成游戏的实名认证。这时,杨倩男告诉小万,母亲虽然同意了,但必须有条件,因长时间玩游戏,会影响视力和学习,所以你每天只能在完成学习作业后玩一个小时游戏。当时,小万觉得时间太短,因为他玩一局就需要两个多小时,所以最后商定每天不能超过两个小时。

  “达成协议,我就让小万给妈妈写一个保证书,并告诉他派出所也有摄像头,你作为小小男子汉,一定要说话算话。当时小万就高兴地答应了,并且写下了保证书,还按了手印。”杨倩男说。

  4月1日下午,翟女士告诉记者,回到家后,小万多次对她说“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显得非常高兴。而且在3月31日,小万确实遵守了约定,只玩了两个小时游戏。

  专家点评

  亲子矛盾寻求外部支持 这是值得赞赏的亲子互动

  儿童保护和儿童工作独立专业顾问、从事社会发展和公益慈善类项目工作21年的杨海宇认为,翟女士和9岁孩子之间的沟通与交流,虽然看起来是把事情“弄大”到了派出所,其实还是体现出当下我们的家庭教育中亲子关系处理的张力。

  9岁的孩子已经对于自己能够在游戏中获得成就感和满足感有自己的明确看法。疾病渐渐好转的小万对于自己所想要的,有自己的判断,也有自己的主张。他和妈妈的“矛盾”看起来可以是孩子“蛮不讲理”,但他希望在自己和母亲之间也有一个更公平的调解。翟女士也很能试着从孩子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并且带着孩子去了派出所,这是很值得赞赏的亲子互动。

  遇到了生活中对于一件事的不同乃至相互矛盾的情况,亲子间可能会有矛盾,可能会以简单粗暴的方式发生冲突,当然通常是孩子受到打压。其实,如果家长们往后退一步,换位思考,从孩子的角度去理解,这样的不同见解与看法就不会引出大矛盾。

  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智慧,以及看待问题的独特视角。家长应该秉承平等尊重与换位思考的原则,与孩子进行有效的沟通,了解孩子的出发点,与孩子建立平等和尊重的亲子互动关系,这样的亲子关系,是健康而可持续的。

  在可能的情况下,家长应该和孩子从小就培养共同协商、共同建立规则、相互监督执行。平等交流,相互尊重的亲子关系,对于儿童一生都能带来益处。翟女士和儿子小万很幸运,他们有机会商量,而且主动去寻求外界帮助,也找到了派出所,得到了很细心而有效的调解和支持。母子达成了协议,矛盾得到了化解,儿子也很高兴,愿意实施达成的协议。

  家庭的事务,如果在亲子间不能解决时,亲子也需要考虑寻求外界的支持。这个外界,可以是辅警,可以是社区干部,可以是社会工作者,也可以是学校的老师。家庭不应该是封闭的单元,在遇到困难时,家长和孩子应该积极寻求更多外界支持。

  杨洋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汤小均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