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西昌扑火 驰援九龙火场 消防员在高速路口与家人道别

2020年04月08日 07:54:48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 厉泽廷 宋潇 编辑:许成嵩

  厉泽廷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宋潇

  4月3日,雅叶高速收费路口,刚刚完成西昌森林火灾扑救任务的熊顺驰,在高速路口和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见了一面。

  熊顺驰是甘孜森林消防支队乡城大队的消防员。这次,他和队伍从西昌完成任务归来后,要前往甘孜州九龙县火场增援。

  在参加西昌灭火前,为了不让家人担心,熊顺驰没有告诉任何亲朋好友。但细心的父亲却通过新闻,看到了队伍前往西昌灭火的消息。家人很担心他的安危,于是,就在队伍转赴下一个火场时,在高速路口与熊顺驰见了大概一分钟。

  连夜奋战

  在西昌多处火场灭火

  从甘孜州乡城县到西昌市有900公里左右。熊顺驰和队伍于3月31日上午出发,到达西昌时已是次日凌晨5时。来不及休息,他们就投入到扑打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后山火线的战斗中。这条火线长约3公里,属于低强度地表火,现场风势稳定。

  熊顺驰与队友们背着风力灭火机,拿着铁锹、二号工具等常规装备,摸黑开展灭火。此次灭火战役持续了9个多小时才结束。

  当天14时,熊顺驰吃上了群众送来的盒饭。虽然饭菜很美味,但吃着吃着不知什么时候他睡着了——手中还端着没吃完的半盒饭。直到对讲机传来“你们左上方有一处火线复燃!”熊顺驰和队友才被惊醒,急忙重新启动水泵。在扑打完复燃明火后,他们又重新对火线巡回清理了一次。

  结束了白天的灭火任务,甘孜森林消防支队来到西昌宁远学校住宿。学生宿舍有热水和床,比起天作被地当床要舒服很多。熊顺驰给家里打了电话,告诉家人火很快就会扑灭,但爸爸坚持要他完成任务后一定给家里打电话。

  4月初的西昌夜晚已有些燥热,风扇在屋顶摇晃着,风带着泸山上的烟火味,透过阳台吹进宿舍。深夜一声急促的哨音唤醒了沉睡中的熊顺驰,西昌电池厂后山火点在大风作用下形成了火线,越过高家山向北蔓延至泸山正面,威胁听涛小镇和附近居民的安全,熊顺驰和队友立即整理好装备再次出发。

  前往火场的路上,黑夜中的石头成了绊脚石,熊顺驰背着水泵摔倒过多次,重新爬起来的他依然努力地前进,因为当时火情紧急:火线再往下烧200米就是居民区。

  这天深夜,泸山上空的月亮和星星,也被浓烟遮蔽……

  转赴新火场

  高速路口与家人见面

  经过一夜的灭火,不知不觉中天已亮了,甘孜森林消防支队负责的火线达到了“三无”(无气味、无明火、无烟点)。熊顺驰以为可以休息了,但又接到了整装出发的命令。

  早上,熊顺驰随队伍转移到了新火场。这个火场山坡并不陡峭,离公路也就300米距离,但四周却是茂密的灌木丛和半米高的杂草。扑打火线过程中,火焰在一阵风的作用下突然暴起,当时对讲机传来了撤离的命令。在这次充满惊险的任务结束后,熊顺驰想起仍感到一阵后怕。

  当天15时,熊顺驰又一次接到了转场命令:一处葡萄酒厂的后山火线在强风助势下仍未扑灭。该火场所处山坡有70度左右,熊顺驰和队友克服连日作战的疲劳,尽全力爬了近2公里,发起了最后的攻坚战。

  完成西昌扑火任务后,甘孜森林消防支队转场车队到了雅叶高速收费站,熊顺驰突然大喊:“队长,我看见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了。”

  车停下了,熊顺驰下车紧紧抱住妈妈,连声说:“我没事、我没事”。这一刹那,奶奶和妈妈的眼泪已经流了出来。父亲站在一旁拍着熊顺驰的肩膀说“没事就好”,爷爷也在一旁安慰着奶奶……但亲人的眼泪还没止住,1分钟却已到了。

  当车队慢慢消失在高速路上,熊顺驰的四位亲人还在挥手道别。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