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网原创| 四川| 市州| 国内国际| 理论| 太阳鸟时评| 视觉| 资讯| 政企| 财经| 房产| 汽车| 教育| 环保| 文旅| 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四川新闻  >  社会民生

追凶15年!成都警方破获部督特大命案积案

2021年12月08日 08:00:45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 戴竺芯 钟晓璐 苟春 编辑:许成嵩

  嫌疑人DNA信息比中后,成都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技术处DNA实验室民警白小刚一下坐在凳子上,恍惚迟疑间,眼圈发红。民警李庆庆从20楼实验室一口气冲到16楼,面对其他人疑惑的目光,他激动地说:“是他!是他!1224嫌疑人比中了!”

  15年前的冬天,成都邛崃高埂镇裕民路发生一起杀人纵火案,三人殒命。

  15年后的冬天,在西藏丁青县,现年45岁的嫌疑人徐某辉落网,这桩命案积案终于告破。

  15年来,嫌疑人亡命天涯,民警追凶不断。随着技术侦查手段的不断更新,凭借仅有的生物痕迹,在省、市、县三级公安的不断努力下,终将嫌疑人捉拿归案。

  15年追凶不止

  387本摸排笔记保存完好

  董锐从当年卷宗和办案民警的手记及同事们的讲述中得知,案发当天,高埂镇裕民路起了很大的雾,能见度仅有10余米。

  案发地地理位置偏僻,现场周边无监控,加上案发时间为深夜,一时间无法为侦查工作提供明确线索。受限于当时的技术侦查条件,民警们只能通过传统的走访着手调查工作。

  对案发现场进行分析后,民警初步刻画出嫌疑人的肖像——应是一名年龄在16至50岁之间的男性单独作案,身体健硕,极有可能具有前科,会驾驶摩托车。

  当时,邛崃市公安局共有民警300余人,共派出200余人现场走访调查。办案人员从案发现场周围5公里,扩大到15公里范围,再扩大至30公里范围,涵盖邛崃周边的崇州、大邑、新津、蒲江等县市。

  “在划定范围内,我们通过人工排查,一个人一个人进行见面,采集信息,与现有的证据进行碰撞对比。”董锐介绍,案发后的三个月时间,办案人员共对约1.5万人进行了排查,遗憾的是,未能有所进展。此后的10余年间,办案人员也从未放弃此案,持续对线索人员进行摸排。摸排信息都被记录在办案人员的笔记本中,而这样的笔记本,在邛崃共有387本,摸排总人数近3万人。

  2020年公安部开展命案积案攻坚行动后,该案被列为部级督办案件。同年12月24日,公安部命案积案攻坚督导组主要负责人率队督导该案,侦查工作持续加码。

  DNA技术助力

  嫌疑人范围从大海缩小到湖

  担任这起重大杀人案DNA鉴定任务的,是成都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DNA实验室。

  命案发生的2006年,民警白小刚29岁,李庆庆27岁。通过现场勘验,他们获得了嫌疑人的若干个普通数据。在当年进行了约1000人大范围比对工作后,还是未能找到案犯。

  随着检验技术的不断进步,白小刚和整个实验室在2010年、2014年、2017年,根据行业内的要求用不同的实验技术将数据扩展,这样能够更加准确地开展个人信息判断。

  2009年,白小刚收了徒弟夏昱,师徒俩没事就和李庆庆讨论这个案件。有时候白小刚会说:“感觉这个案犯就在不远的地方,可是就是找不到他。”

  这种感觉总是会让白小刚反复查看那些个体信息特征点,有时候他闭上眼睛,满脑子的数据。

  2017年,更新了检验方法的白小刚开始梳理整个实验室的陈旧样本,他把方案拿出来全科室讨论,然后反复论证后上机,终于新扩增出多个信息特征。

  激动之余,这个已经40岁的人很清楚,就是仅凭这些特征,还是无法有效地搜索到嫌疑人的精确信息。抓到他到底还要多久?白小刚经常问自己。

  眼看着检材越来越少,白小刚心里开始担忧。2020年在命案积案攻坚行动中,白小刚在公安部、省厅的指导下将仅剩的一点点检材检验,个人信息特征数据再一次得到扩充。

  今年9月30日,已经将位点信息刻在脑海里的白小刚看到了数据库更新的一条信息,他按捺住激动的情绪,和李庆庆、夏昱将数据背靠背核查。

  很遗憾,最终比对结果不是犯罪嫌疑人,但这条信息就相当于把当初的汪洋大海缩小到了一个湖。实验室内,大家没有泄气,彼此鼓励。

  因口角发生纠纷

  嫌疑人先杀人后毁尸灭迹

  11月4日,DNA数据比中,疑似找到了嫌疑人的家人,真凶浮出水面。

  当实验室结果出来的瞬间,白小刚、李庆庆不敢激动不敢说话,曾经那种与结果擦肩而过的心情让他们不免担心,万一不是呢?

  在两人分别经过五遍的确认后,那一眼对视,让白小刚一下坐在凳子上,眼圈发红,大脑一片空白,半天都没说出一句话。

  李庆庆从20楼实验室一口气冲到了16楼,面对其他人疑惑的目光,他声音颤抖着说:“是他!是他!1224比中了!”

  “做了很多命案积案,但没有一件案子带给我的高兴这么多。”白小刚如释重负,心里积压多年的石头终于落地。

  根据研判,现年45岁的徐某辉具有重大作案嫌疑。他曾因抢劫入狱,于2003年刑满释放,性格偏激易怒,有酗酒、嫖娼、赌博等恶习。2007年初,案发不久,徐某辉突然携妻外出务工。直到去年年底,徐某辉到西藏丁青县务工至今。

  锁定嫌疑人后,抓捕迫在眉睫。11月初,专案组成立抓捕队,9位民警驱车前往千里之外的西藏丁青县开展抓捕。

  经过前期工作,办案民警发现,徐某辉在丁青县某菜市场内一冻货店从事送货工作。锁定具体地点后,从8日晚开始,抓捕队员开始了蹲守。

  高原的冬天已经十分寒冷,夜里的温度降至零下十余摄氏度,抓捕队员分布在菜市场的不同出口进行蹲守。

  11月9日10点过,徐某辉送完一批货物,返回市场店铺时,抓捕队员迅速行动,将其控制。“抓捕时,他表现得非常镇定。”董锐说,在民警亮明身份后,徐某辉并未进行过多的抵抗。经过审讯,他对15年前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据介绍,当年,徐某辉与案发店铺的一名女子发生口角纠纷,现场将其杀死,店内另外两人目睹现场后,徐某辉又采取了灭口的方式,再连杀两人。为了毁尸灭迹,他放火烧了店铺。

  董锐透露,多年来,徐某辉几乎一直躲藏在外。做过保安,当过工厂工人,当过小工,主要以体力活谋生。

  “就像一个包袱卸下来了。”董锐说,将嫌疑人成功控制,铐上手铐后,当时心里的石头像是落了地,心情一下就释放了。嫌疑人被顺利捉拿归案,董锐将好消息告诉了已经退休的“大师傅”李志飞。“他听了之后,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说谢谢你们。他也给我说,喝了点酒,也哭了。”董锐说。

  现任成都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技术处管理室主任左力行是当年负责现勘的民警,他感慨道:“15年了,案子久侦未破,自己一直都在关注这个案子,当得知比中嫌疑人之后,我作为参战的民警真的非常高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记者 戴竺芯 钟晓璐 苟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