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网原创| 四川| 市州| 国内国际| 理论| 太阳鸟时评| 视觉| 资讯| 政企| 财经| 房产| 汽车| 教育| 环保| 文旅| 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四川新闻  >  市州新闻

资阳六旬夫妇遭胡蜂蜇伤去世 摘蜂人被控犯过失致人死亡罪

2022年01月10日 03:36:58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姚永忠 顾爱刚 编辑:王敏琳

  ■ 距父母不幸被胡蜂蜇伤离世已两年多了,四川资阳的包氏姐妹终于等来一纸刑事判决书。但对于判决结果,姐妹俩均表示:“不服!”

  ■ 2019年9月,年过六旬的包华明、谢群芳在自家屋后玉米地干活时,被旁边白金芋丛中的“基胡蜂”蜇伤,抢救无效不幸身亡。相关资料显示,凶猛的“基胡蜂”是我国袭人胡蜂的主要种类之一。在悲剧发生前两天,有摘蜂人曾在事发现场仅8米外的柏树上摘走一个蜂巢,包氏姐妹认为父母之死与此有关。

  ■ 后来,资阳警方赴四川乐山抓获涉事摘蜂人,检察院也提起公诉指控摘蜂人陈贤有犯过失致人死亡罪。然而,在多次开庭审理后,“蜇伤包华明夫妇的基胡蜂蜂巢是否系摘蜂人所取蜂巢留下的基胡蜂重新构筑”成为主要争议焦点。

  警方侦破

  事发前两天附近蜂巢被取走

  8米外白金芋丛下另有一蜂巢

  2019年9月26日下午,四川资阳市清水镇瓦子坳村(现为宝台镇江河坝村)村民包华明和妻子谢群芳来到自家屋后的玉米地干活,不料先后被白金芋丛中的胡蜂蜇伤。

  “我赶到医院时,爸妈都在重症监护室抢救。”包华明大女儿包宗英连夜从成都赶到资阳当地医院,从医生处得知父母的情况十分危急。当晚9点及第二天晚上9点左右,包华明夫妇先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经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司法鉴定,包华明死因符合蜂螫伤、谢群芳死因符合蜂螫伤致多器官多功能障碍所致死亡。

  时任资阳市公安局雁江区分局宝台派出所教导员陈峰证实,2019年9月27日9时许,他和所长赶到现场看见包华明屋后的柏树丛中有胡蜂乱飞,但不好判定具体数量。待消防队员处置后,他看见白金芋丛下有胡蜂蜂巢。

  民警对案发现场进行勘验,确定白金芋丛与蜂巢被人摘走的柏树直线距离8米。在消防队员烧灼处地面,民警提取了2只死蜂。此外,在蜂巢被人摘走的柏树旁1.5米处,民警发现部分蜂巢残渣和1只死去的胡蜂。

  一名参与现场处置的专职消防队员表示,他们在现场柏树下看见少许胡蜂乱飞,白金芋叶子下有很多胡蜂飞进飞出。将白金芋丛中的大部分蜂群烧死后,他们发现了不规则的蜂巢。

  2020年9月11日,资阳警方在四川乐山市犍为县九井镇,将摘蜂人陈贤有抓获,并相继找到陈贤富、陈飞、冯大友等涉事人员。

  经查,2019年9月24日下午,陈贤有、冯大友等人来到清水镇瓦子坳村5组,发现一座山坡的柏树上有一个蜂巢。陈贤有爬上柏树,用杀虫喷雾剂喷死和驱散蜂巢的大部分“蜂子”后,将蜂巢带离现场。。

  陈贤有被抓第二天,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刑事拘留,于2020年10月16日被逮捕。2021年8月10日,他被取保候审。

  争议焦点

  被摘巢后的“基胡蜂”

  是否在芋丛中筑新巢?

  那么,摘蜂人取走蜂巢是否导致了包华明夫妇被蜇身亡?“行凶”的胡蜂到底是不是失巢受惊的胡蜂呢?

  经从事中国马蜂亚科和胡蜂亚科研究的李廷景教授辨认,现场提取的3只胡蜂均属“基胡蜂”。对于在白金芋丛下拍摄的蜂巢照片和蜂巢被烧后的情况照片,李廷景无法辨认出蜂巢种类和新旧情况。

  李教授介绍,“基胡蜂”秋季一般不会筑巢,除非巢穴被破坏、无法修补时才会在原位置或附近重新筑巢。

  她认为,柏树上蜂巢被取走后,剩下的“基胡蜂”原地筑巢可能性很小,一般会在附近合适地方筑巢。因此,白金芋丛下发现的正在筑巢的胡蜂源自柏树蜂巢的可能性很大。

  后来,陈贤有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被检方提起公诉。庭审中,白金芋丛下的蜂巢(即攻击包华明夫妇的胡蜂蜂巢),是否系陈贤有在柏树上摘取蜂巢后的胡蜂重新构筑,成为案件争议主要焦点。因为,这将证明“行凶”的胡蜂是不是被取走蜂巢后剩余的胡蜂。

  公诉方指控称,陈贤有取蜂巢后未在现场设置警示标志,也未采取措施对遗留的“基胡蜂”进行处置,致使包华明夫妇被重新聚集在芋叶上的胡蜂蜇伤后死亡。据此,公诉机关认为陈贤有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建议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三至四年。

  包华明夫妇的家属认为,陈贤有等人对胡蜂习性及取走蜂巢的后果非常了解,对其取走蜂巢后重新筑巢的胡蜂攻击两人致死存在放任故意,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陈贤有在庭审中辩称,蜇死包华明夫妇的蜂巢系被他取走蜂巢的“基胡蜂”重新筑巢的证据不足,自己不构成犯罪。其辩护律师也认为,证实陈贤有犯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资阳市雁江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定,包华明夫妇的死因系蜂螫伤。但现有证据不能完全排除此前白金芋丛下存在蜂巢的可能性。此外,根据李廷景教授证言和相关论文表述,正常情况下,一个“基胡蜂”群体只存在一个蜂王,只有到秋末11月蜂群大量繁殖时才会出现其他蜂王,且自然出现其他蜂王后,便会离开蜂巢寻找场所准备越冬。结合案发时季节、陈贤有摘取蜂巢方式及蜂王存活几率等,不能推定柏树上的蜂巢取走后,“基胡蜂”必然会重新筑巢。据此,不能得出“白金芋丛下的基胡蜂蜂巢是陈贤有取走柏树上蜂巢后的基胡蜂重新构筑的”唯一结论。

  因此,法院认为,陈贤有摘取蜂巢的行为与包华明夫妇被基胡蜂蜇伤导致死亡的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存疑,证据之间不能形成完整证据锁链。

  2022年1月6日,雁江区人民法院以公诉机关指控陈贤有犯过失致人死亡罪证据不足,一审判决陈贤有无罪。

  最新进展

  死者家属不服判决 检方将提起抗诉:

  应追究摘蜂人刑责

  1月6日,在法院公开宣判时,包宗英到了现场。对于“摘蜂人无罪”的判决结果,她和家人都表示不服。包宗英认为,父母的不幸死亡与陈贤有等人取走蜂巢有关。

  包宗英还透露,在案件审理期间,法院曾组织双方调解,但未能调解成功。“刑事、民事(责任),他(陈贤有)都不认。”

  1月8日,包宗英告诉记者,资阳市雁江区检察院有人在1月7日联系了她,表示检察院将提起抗诉。此外,她和家人还从网上搜索判例,发现有人摘取蜂巢后致人死亡承担了相应责任。为此,她和家人也将申请抗诉。

  “死了两人,还无罪,我们想不通。”包宗英的妹妹也表示,除了陈贤有,目前也不知道其他三人是如何处理的。

  1月8日下午,该案一审时出庭支持公诉的一名检察员告诉记者,他们准备抗诉,认为法院应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追究陈贤有刑事责任。

  摘蜂人陈贤有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被警方带走后,妻子已在医院处于弥留之际,没两天便去世了。另外,小女儿当时还在读书,后因无人管教早早地谈朋友嫁人了。“这件事对我影响也很大,可以说让我也妻离子散。”

  当地一村民告诉记者,自从陈贤有出事后,当地基本没人再出去摘马蜂窝了。谈到今后的打算,陈贤有表示,暂时还没有什么计划,反正是肯定不会再去摘马蜂窝了。

  记者 姚永忠 顾爱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