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网原创| 四川| 市州| 国内国际| 理论| 太阳鸟时评| 视觉| 资讯| 政企| 财经| 房产| 汽车| 教育| 环保| 文旅| 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四川新闻  >  社会民生

自然教育者蒋志友:以鸟之名,探索成都

2022年01月11日 08:11:50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彭祥萍 吕国应 编辑:许成嵩

蒋志友带孩子们在成都植物园观鸟

  在乡野走廊的图书室里,显眼处立着一张成都的观鸟地图。图上,观鸟点位星星点点,散布于成都的各个角落。

  刚刚过去的2021年,“上山观鸟,夜游锦江”成了成都这座公园城市幸福生活的打开方式之一。而乡野走廊聚合的,就是一群观鸟、寻虫的自然爱好者。

  乡野走廊是成都一家自然体验与自然教育机构,37岁的蒋志友是乡野走廊负责人,已有8年观鸟经验。他更喜欢把自己称为“自然教育者”。“我们希望将热爱自然的理念传递给下一代,让他们认识到生命的可贵。”在他的设想里,未来,当这些热爱自然的孩子走上工作岗位时,这些理念或许可以影响他们的工作及决策,构建起更和谐的人与自然的关系。

  除了自然科普教育,新的一年,蒋志友还有更多计划。一个更长远的目标是,让国内更多的自然爱好者看到龙泉山,看到成都这座公园城市。

  小朋友给他起了个绰号——“闪电”

  采访那天不太凑巧,记者抵达前,乡野走廊团队正在接待新华文轩的团队,双方希望今年以书店为载体,合力推广自然博物。那是当天洽谈的第二波合作——在此之前,还有政府部门前来推进今年的合作项目。

  过去一年里,蒋志友及其团队服务了近1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公众,大多是孩子和家长,也不乏自然爱好者。

  队友们都叫他“闪电”。关于“闪电”的故事,要追溯到6年前。那时乡野走廊刚刚成立,蒋志友每次带队出去观鸟寻虫时走得很慢,有时三五百米就上完一堂课,小朋友就给他起了个绰号“闪电”——电影《疯狂动物城》里慢吞吞的树懒的名字。之后,他将自己的微信名字和头像也换成了“闪电”。

  蒋志友与成都的故事,早于乡野走廊成立。蒋志友的老家在绵阳江油,到东北读完大学,工作3年后,他选择了成都。后来,他在成都认识了一群热爱观鸟、寻虫的人,便辞去外企工作,创办了乡野走廊。为何辞职专门观鸟、寻虫?“因为这让我感到快乐呀,就像我本来就应该做这件事。”蒋志友将观鸟、寻虫视为一件“愉悦自己”的事情。

  很长一段时间里,乡野走廊只有蒋志友和另外一位伙伴。但慢慢地,不断有人加入进来,包括中科院里的研究者、生态领域的博士。大多时候,他们会在周末和节假日,带队去野外进行自然科普教育活动,也时常下沉到学校、社区,开设一些公益讲堂。

  “你在看鸟的时候,鸟也在看你”

  刚成立乡野走廊那会儿,蒋志友自费包车、备好盒饭,邀请人免费上龙泉山观鸟,但应者寥寥。“他们认为,周末花两小时待在山上观鸟,是一件浪费时间的事情。”蒋志友回忆,2016年全年,大概只有100人参加乡野走廊的观鸟活动。但这个数据在不断增长,2018年后每年有上千人参加。

  除了观鸟人数增加,蒋志友还发现,从过去的川大望江校区、浣花溪公园、东湖公园、青龙湖湿地公园,到后来的环城生态公园和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成都有越来越多的地方可以看到丰富多样的鸟类。

  “学会观鸟等于获得了一张自然剧场的门票,随时可以去欣赏精彩演出。”蒋志友认为,生态价值转化在公园城市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成都通过发展旅游、科普教育等活动,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走进自然,爱上观鸟。

  去年11月,乡野走廊在成都市公园城市建设管理局指导下,开展了“以鸟之名,探索成都”项目,希望更多人以鸟类为载体去观察城市。而在带小朋友观鸟的过程中,蒋志友看到很多孩子也通过观鸟培养起发现城市环境和鸟类关系的能力。

  青龙湖以前冬季有很多游船,船会惊动在此过冬的野鸭,但现在,游船特意改变航线,为野鸭让出更多生活空间。“这体现的,其实是城市管理者对自然环境的友好态度。”蒋志友说。

  前段时间,环球中心的南瓜滩来了很多鸳鸯和水鸟。“你无法想象,在城市那么一片小滩涂和湿地上,会有如此多的水鸟栖息。”蒋志友认为,这其实是城市与自然的双向选择。所以,“你在看鸟的时候,鸟也在看你”。

  2022年,蒋志友还想拓展观鸟群体的边界,一个近期规划是:创建一个城市志愿者观鸟网络,乡野走廊提供技术支持和培训,让成都有更多地方适合观鸟,有更多人关注环境。而这些志愿者的发现和记录数据,未来或许可为城市管理决策提供可靠的辅助和建议。

  “让更多人看见龙泉山,看见成都”

  以龙泉山周家梁子山脊处为界,一边是成都市区,一边是简阳。这里,是蒋志友和龙泉山迁徙猛禽监测志愿者监测猛禽的固定点位。他的家,就在龙泉山脚下。每年春秋两季,猛禽都会进行季节性迁徙,而龙泉山是一个过境和暂时性的栖息地。“守望猛禽”也是蒋志友及团队近年来做的事情。

  “猛禽处于食物链顶端,一个地方有猛禽出现,说明在它栖息的区域有充足的食物可以承载它。”蒋志友说,2020年的迁徙季,他和队友几乎每天都上龙泉山,记录猛禽数量和种类、拍摄照片。通过多年观察记录,他们在山上记录了20余种猛禽。去年,他们构建了一个有70多人的守望猛禽志愿者平台,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管委会还专门举办了以“守望猛禽”为主题的自然观察节,让更多人知道每年都有猛禽从这里飞过。

  现在正值猛禽迁徙季,几乎每天都有人上龙泉山守望猛禽,其中还有不少人是“打飞的”来的。

  在蒋志友眼里,猛禽是龙泉山最大的魅力。他提及一个令他久久难忘的场景——2021年5月的一天,他站在龙泉山上,在山头另一侧看到近200只猛禽在空中盘旋,就像“鹰河”。“场面非常震撼。当时我像疯了一样,激动得手都在颤抖,舍不得放下望远镜。”后来,再也没有哪位志愿者能像他这般幸运,一下子看到如此体量的猛禽同时出现。

  蒋志友透露,今年,乡野走廊还将和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管委会合力做一些自然观察类品牌活动,希望未来不止中国,全世界的自然爱好者都能看见龙泉山,看见成都这座公园城市的独特魅力。 记者 彭祥萍 摄影记者 吕国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