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网原创| 四川| 市州| 国内国际| 理论| 太阳鸟时评| 视觉| 资讯| 政企| 财经| 房产| 汽车| 教育| 环保| 文旅| 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四川新闻  >  本网原创

成都“保护文物、传承文明小小考古人”考古研学联盟成立

2024年06月08日 18:10:52 来源:四川新闻网 记者:何佳欣 编辑:黄成群

四川新闻网-首屏新闻成都6月8日讯(记者 何佳欣)6月8日,成都市2024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题活动在成都考古中心隆重举行。本次活动由中共成都市委宣传部指导,成都市文广旅局(市文物局)主办,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成都市青羊区文体旅局(区文物局)承办。

开幕式上,发布了“成都市2024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题活动”。

20240608-162543(3).jpg

活动现场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与成都市实验小学、成都市草堂小学、成都市泡桐树小学西区分校在活动现场签署了院校共建“保护文物、传承文明小小考古人”考古研学联盟(试点)合作协议。

紧接着,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陈列宣传部主任唐淼为成都市实验小学“小小考古人研学联盟”授旗。成都市实验小学课程中心主任白雪接旗后,带领孩子们正式开启一天的“走进考古一堂课,重走文物回家路”研学活动,出发前往万佛寺遗址考古现场。

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学生成为了今天主题活动的主角,在这个特别的日子与考古零距离接触,深入直观地体验了一把“保护者”与“传承人”的感受。

20240608-162543(2).jpg

活动现场

“平平无奇的泥土里,竟藏着这么丰富的知识”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雪芬带领孩子们走进这片布满了“大方坑”的工地,告诉他们:这就是考古发掘的标准“窗口”——探方,通过它们揭露出的地层以及掩藏其中的遗存物,考古工作者们得以抽丝剥茧,寻找有关这片土地上过往生活的线索。

这处遗址与寺院有关。这处寺院在历史上曾多次更名和重建。

相传该寺院始建于东汉延熹年间(公元158~167年),南北朝时名为安浦寺,隋代已称静众寺,唐至德年间(公元756~757年)由新罗僧人金无相主持重建,时称净众寺,有一条“松溪”穿寺而过,风景之幽,享誉成都。

两宋时期,这里仍名净众寺,明代则有净因寺、竹林寺等多个寺名,民间俗称“万佛寺”因“佛”与“福”音近,又被称作“万福寺”。在千年时光的沧桑变迁中,这处寺院经过多次修葺和重建,也曾屡遭残毁。到了清代康熙年中最后一次重建。在那之后,它就渐渐没落消失了。

虽然昔日建筑物早已荡然无存,但通过现场展板上的全景俯拍视角,仍可感受到当年那片幽静禅林的清雅风光——在整体布局呈“人”字形的园林景观中,隐隐可见蜿蜒曲折的沟渠遗迹,令人想起那条穿寺而过的松溪。当年清澈的溪水两旁,或曾落满松针,让僧人们穿林而过的脚步,变得寂然无声。

“这一带早在光绪年间就出土过佛造像,然后上世纪在多次城市建设中也陆续出土过古代遗物,其中部分造像上能分辨出刻字题记,由此就可以得知它们所属的年代。”张雪芬指着展板对孩子们说,“你们看,这几尊南北朝时期的佛像,都是之前在这里出土的,收藏在四川博物院。”

讲解完遗址的历史背景之后,“小小考古人”们在老师的带领下进入挖掘现场,站在探方坑壁前,认真听着张雪芬给他们讲解不同年代的地层大致如何分布,如何通过泥土的质地与颜色去寻找蕴含其中的有用信息等。“没想到平平无奇的泥土里,竟然藏着这么丰富的知识。”一个学生感叹道,“我有点儿理解考古人‘挖泥巴’的乐趣了。”

20240608-162543(1).jpg

活动现场

床上铺满丝绸被子的模样 “一定超豪华!”

从挖掘现场回到考古中心后,孩子们参观了中心的常设展《考古·成都》。在这个以考古工作为主要内容的展览中,“小小考古人”们上午在万佛寺遗址考古现场获得的直观感受,马上就在这一间间串联了文物的出土、修复、研究、展陈等信息的展厅里,听到了“回响”。

在展厅入口处,孩子们透过玻璃,好奇地看着脚下三条不同时期成都道路的复原展示——明清时期规整的大块石板路、唐宋时期的砖铺路、商周时期朴素的红烧土路,每迈一步都似跨越千年。

再走几步,他们惊喜地喊道:“这就是我们上午看到的场景!”被复原的典型遗迹如墓葬、水井、房屋基址等,还有考古人在探方里照相、绘图、提取遗物的场景,瞬间接通了“田野课堂”与“展厅课堂”的距离。

考古发掘之后是资料整理,这也是考古资料转化为成果最关键的一步。《考古·成都》以最具代表性的陶片为例,用一整面的资料整理墙将陶片从出土、清洗、分类到挑选标本、拼对、补配、作色的过程,一目了然。

当然了,那一整面由168个考古生僻字组成的“谜墙”,每次都是小朋友们围着玩“认字大比拼”的好地方。他们一个个踮起脚尖,边认边猜,然后迫不及待翻转板子,确认这个字的读音和相关的文物图片及馆藏信息。

成都考古中心的“镇馆之宝”——用十几年时间修复得几乎焕然一新的战国漆床,则一度令“小小考古人”们难以相信那竟然是两千多年前的古老物件。有人已经开始试着想象床上铺满丝绸被子的模样,“一定超豪华!”

而那尊出土于成都实业街的优雅坐佛像,则令孩子们马上想起上午刚刚在考古现场的展板上看到的那些相似的造像,也由此对南北朝时期的佛造像风格留下了更加深刻的直观印象。

意犹未尽 日后的宝贵机会还有更多

两堂以观察记忆为主的“考古课”结束后,下午的文物绘图学习以及互动体验,则让孩子们有了更多亲自动手的机会,在“为文物添加青春色彩”的环节,更是让他们享受了一番自由创作的乐趣。

“小小考古人”面对的素材,来自后蜀开国功臣赵廷隐墓中出土的一组伎乐陶俑。这组伎乐陶俑是迄今为止西南地区发现的最为精美的陶质伎乐俑组合。手持乐器的陶俑们面带微笑、衣袂飘飘,姿态优雅从容。

面对白纸上的人物线图,孩子们尽情发挥,不仅用各种色彩涂染着“她”原本素净的衣服,有些还别出心裁地给“她”的裙子上设计了花纹图案。在这些现代小朋友的精心打扮下,这位千年前的古代乐师,摇身一变时尚音乐潮人,还是最流行的“国潮”呢。

在纷纷交出了自己的满意作品,合影留念并领取了“小小考古人”证书后,今天的系列活动便圆满落幕了。虽然大半天的时间一晃而过,但孩子们仍意犹未尽。通过此次“保护文物、传承文明小小考古人”考古研学联盟的建立,日后还会有更多的孩子得到这样的宝贵机会。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

本网(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