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首页 四川 国内 国际
财经 汽车 房产 食品
娱乐 体育 文化 图片
公益 教育 健康 旅游
原创 视频 微博
专题 居家 法制
群众路线 太阳鸟时评
麻辣社区 四川手机报
天府新区
吃喝玩乐
成都 绵阳 德阳 自贡 攀枝花 泸州 广元 遂宁 内江 乐山 南充 宜宾 广安 达州 巴中 雅安 眉山 资阳 阿坝 甘孜 凉山
中国西部网 四川发布 廉洁四川 四川政协网 记忆四川 中国川剧网 中国未成年人网 中国文明网-四川 数字四川 i公益 魅力新都 辟谣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四川新闻  >  社会民生
他干了24年填埋垃圾 躺垃圾堆修推土机成了习惯
http://www.newssc.org 】 【2017-04-20 10:49】 【来源:成都日报
推荐阅读

  在位于洛带的成都固废垃圾处置场内,每天都有那么一群环卫工人,驾驶推土机工作在垃圾堆中,有时甚至躺在垃圾堆上维修坏了的推土机……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保障着成都市一天7000多吨垃圾的日产日清。环卫工人徐龙友就是其中一个,从维修工人到推土机驾驶员,处置场垃圾的日益增长见证着这座城市的发展,处置场也记录着徐龙友在这24年里,无数个为完成垃圾日产日清的任务而不眠不休的夜晚。

  每天从凌晨5点半 忙到晚上9点多

  “半个小时不推,外面垃圾车就排起几百米长。”

  距离处置场附近的办公区,离处置场还有四五公里,已经有一股淡淡的臭味,这里处置着成都每天7000多吨的生活垃圾。

  见到徐龙友时,他正在处置场上,开着推土机往垃圾堆上碾压,而周边,蚊子、苍蝇到处乱飞,各种臭味扑鼻而来。他正看着前面的垃圾堆,向高的那堆垃圾缓缓地开过去,旁边稍微平整之处也是被填平了的垃圾,顿时震动起来,“你们看到垃圾堆要躲,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把他们铲平。”

  铲平垃圾、掩埋垃圾,听起来简单。然而,当你走近垃圾堆的一刻,你只想屏住呼吸但是却不能,滋味难受得很,“我们都已经习惯了。”徐龙友敏捷地从推土机上跳下来,泥灰裹满裤腿,泥土沾满胶鞋,“你们其实不用来,这里太脏了,在办公区就可以了。”说着,略显疲惫的脸露出憨厚的笑容,“现在还是晴天,要是雨天,一身都是泥浆浆。”

  每天凌晨5点半,天还未亮,垃圾处置场外,一辆辆垃圾车已经排成长队,处置场内已经是一番忙碌的景象:5辆推土机同时运作,垃圾堆上的“地”摇晃得厉害。“不要小看我们的工作,半个小时不推,外面垃圾车就排起几百米长。”垃圾处置场内的推土机驾驶员都是两班倒,“机器照常运作,人换班。”到晚上9点多,徐龙友一天的工作才算结束。

  “躺垃圾堆”修机器成了他的工作习惯

  “只有在原地把机器修好才能开出来。”

  垃圾处置场的机械修理工,跟其他维修工有什么不一样?这个工种成天跟推土机打交道,但是却必须待在垃圾堆里,“推土机都是在垃圾上把垃圾推平,如果推土机坏了,那肯定是动不了了,只有在原地把机器修好才能开出来。”说起维修的事,老维修工人徐龙友的经验一套套的。

  “如果是底部坏了呢?”“那肯定是要躺到垃圾上去的。”徐龙友毫不迟疑地从嘴里蹦出这句话。

  刚开始,徐龙友对“躺在垃圾堆上工作”还是抵触的,“就是在处置场站几分钟,回来都是要洗澡才敢出去的,不用说躺上去了。”如今,“躺垃圾堆”已经成为徐龙友的工作习惯。

  填埋场倾倒平台夏季高温酷暑,场地上最高温度可达56℃,垃圾产生的沼气熏人,产生的渗滤液腐蚀着衣裤,双脚和腿经常长满湿疹。天晴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天天一身臭,就是徐龙友工作环境的真实写照。然而,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徐龙友带着他的班组成员坚持了20年。

  2012年,徐龙友从维修班调到作业班担任班长,主要驾驶推土机对入场垃圾进行推方作业。细工出慢活,以前积累的大量维修技能,让他在现在的岗位上更是游刃有余,徐龙友坚持用一挡推方,“一挡10分钟二挡5分钟,这样对推土机的保养要好一些。”

  垃圾暴增 他让同事休息自己通宵作业

  “我们工作停了,成都市中心的垃圾往哪儿运呢?”

  2008年雨季,垃圾入场量暴增到7000多吨。然而,这段时间正是处置场推土机老化,迫切需要更新换代的时候,机器的常年高负荷运作,导致机器出现故障越来越频繁。

  推土机坏了,垃圾无法处置,处置场外面的垃圾车已经从山上排到了山下,垃圾进不了场。那一次,徐龙友跟班组成员在作业平台连续5天抢修推土机直至凌晨三四点,每天仅休息两三个小时,第二天又投入到繁忙的机械维修中。

  2013年1月17日,正是垃圾焚烧发电厂检修的时候,垃圾猛增,机械损坏频繁,班组成员工作到晚上10点,场地仍有大量的垃圾堆积。想到明天开场后,又将迎来垃圾高峰,徐龙友安排其他同事先休息,自己仍坚持在场地作业。到早晨开场时,同事们发现,他整整工作了一个晚上。徐龙友满脸疲惫,满眼血丝,但是他还是坚持到下午下班时间。每一年的年初或年底,垃圾焚烧发电厂检修的时候,就是徐龙友他们彻夜加班之时。徐龙友已经记不得有多少个这样不眠不休的夜晚,一直工作到天明。

  在这里,一天也不能停止对垃圾的处置,“我们工作停了,成都市中心的垃圾往哪儿运呢?”徐龙友一脸的认真,让人动容。2016年除夕,本答应年迈的母亲,等场地封场后回家团年的,可看着班组成员一张张渴望回家的脸,徐龙友犹豫了,还是决定让班组成员回家团年,自己默默坚守在工作岗位上。

  本报记者 李霞 摄影 胡大田

[记者 李霞 编辑:邱令璐]
点击进入 四川发布网站 微博 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新闻采访中心:[028] 85171608
分享按钮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