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首页 四川 国内 国际
财经 汽车 房产 食品
娱乐 体育 文化 图片
公益 教育 健康 旅游
原创 视频 微博
专题 居家 法制
群众路线 太阳鸟时评
麻辣社区 四川手机报
天府新区
吃喝玩乐
成都 绵阳 德阳 自贡 攀枝花 泸州 广元 遂宁 内江 乐山 南充 宜宾 广安 达州 巴中 雅安 眉山 资阳 阿坝 甘孜 凉山
中国西部网 四川发布 廉洁四川 四川政协网 记忆四川 中国川剧网 中国未成年人网 中国文明网-四川 数字四川 i公益 魅力新都 辟谣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四川新闻  >  社会民生
“戏痴”倾家荡产组建民间川剧团 重登舞台用了29年
http://www.newssc.org 】 【2017-04-21 06:38】 【来源:成都商报
推荐阅读

易超文准备上台表演

  花光了半生积累的所有存款,四处借债,甚至抵押房产,筹资100万元,年过半百的易超文凭一己之力,愣是组建起了一个民间川剧团。这是近乎悲壮的勇气。

  出生于1962年的易超文,9岁学戏,20多岁时,已是小有名气的川剧武小生。但川剧观众一天天变少,1984年,剧团终于解散。多年来,他打过工,开过出租车,做过生意。生活疲劳而琐碎,但他从未放弃重开剧团,再登舞台的梦想。

  多年后,夙愿终于实现,他重组了川剧团。再登舞台,他感慨万千,兜兜转转,半生沧桑,梦想终于成真。

  酸

  正当盛年

  行当没落

  易超文出生在重庆,后随父母定居郫都区,其父易庆林,是著名川剧艺术家易征祥的得意门生。从小在县川剧团长大,每次落幕,易超文和小伙伴都趁着灯未灭时,去台上滚几圈过过瘾。9岁那年,易超文正式拜师从艺,主攻武小生,十几岁便在郫县老川剧团登台表演。

  那时候,川剧盛极一时,四川几乎县县有剧团,处处唱川剧。走遍了成都、内江的乡镇,他收获了无数掌声。敢打会跳的易超文广受欢迎,“一毛钱一张票,巡回演出的时候,还有‘粉丝’跟着剧团走,演到哪看到哪。”他回忆。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吊嗓、跑台步、翻筋斗,翻打腾跃、耍枪舞刀,每个招式都有板有眼。川剧特有的高腔,唱尽人间悲欢离合、爱恨情仇。热闹的武戏最受追捧,对演员来说,也最累最苦。一次,剧团在资中演出,易超文从3米高处翻下来,不慎撞伤了膝盖,血染红了半条裤子,但他仍然忍痛演出。“戏德不能丢。”

  20多岁的易超文,正值盛年,本以为可以一直从事他喜欢的川剧。但川剧的观众越来越少,1984年,郫县老川剧团正式解散。易超文当时只有23岁,他的戏,断了。

  剧团不在了,生计成了大问题。为了挣钱,易超文跟着别人跑荷花池批发小百货,卖过围巾、饰品、录像带等,还卖过小吃、开过饭馆茶铺,后来存了一点钱,买了一辆摩托车送货,后来还开过中巴车、出租车。

  开中巴车的时候,易超文跑成都到青城山的旅游线。“开客车的人多,抢客凶得很。”常常是前面有一个乘客招手,还没来得及开过去,另一辆客车就“吱嘎”一声插过来,停在前头,危险得很。

  易超文再也不是那个舞台上的名角,鲜花和掌声都已远去。他只是一个为生活奔波的中年人。

  

  为了圆梦

  倾家荡产

  但是,多年来,易超文从没有放弃过自己的川剧梦。2000年的一场事故,让他下定决心,重圆这个梦。

  那年春天,易超文和好友从甘孜州进藏收羊肚菌,在一处多弯道的下坡路上,易超文驾驶的桑塔纳轿车刹车突然失灵,他猛打方向盘,车子撞到了树上。巨大的冲击力,让坐在副驾驶座位的好友当场丧命,而被方向盘紧紧卡住的易超文,甚至没有力气将嘴巴里的血水吐出来。幸运的是,一辆客车正好路过,易超文被送到了医院。

  转眼间就与好友阴阳相隔,易超文觉得,人生太短,想做的事要快点做,于是,他决定重组川剧团。

  “太不容易了,场地、经费、人员,样样都要操心。”易超文说。听说大师兄易超文要重组川剧团,当年的师弟师妹们纷纷响应,虽然大家已经各有各的事业,但一传十、十传百,一个平均年龄40多岁的川剧班子很快组成了。

  人员问题解决了,但场地却还没解决。老川剧团已经拆了,哪里去找演出舞台?

  多次奔波后,易超文终于找到了一块场地,但这里污水横流、墙壁破损,堆满了垃圾,一下雨,连个下脚处都没有。“修吧。”他咬咬牙。

  “当时,家里有30多万元,通过借和抵押,又凑了70多万元。”易超文着了魔一般,将自己家中的房产抵押出去,贷款修川剧团。他的行为让妻子不理解,“再这么下去就离婚!”妻子曾这样警告他。

  2013年年初,川剧团终得重生,“振兴”是易超文给剧团起的名字,也是他对川剧的期望。

  甜

  “哪个说年轻人

  不喜欢川剧?”

  每天下午2点,是振兴川剧团雷打不动的演出时间。《狸猫换太子》《白蛇传》,台上演员舞着水袖唱念做打;台下,吊扇吱吱嘎嘎地转着,老戏迷们点一杯12元的茶,斜靠着黑色皮沙发,眯着眼睛,偶尔手指随着曲调打着节奏。

  70多岁的李大爷是重庆人,每个月来这里听几天戏,后来,干脆在附近租了一个房子,天天守着听,家里人劝都劝不回。新津县的10多位老人家,每次都组团来听戏,一听就是好几天。每年五月,剧团唱《白蛇传》,小演出厅里能站满三四百人。

  尽管有这些热心的观众,每天都坚持演出的川剧团仍然是亏本运营。每天几十张票的微薄收入,简直是杯水车薪。易超文只得把楼上改成老年人活动中心,加上妻子的收入和政府补贴,勉强支撑着。

  难道川剧真的就要在自己这一代人手上消失?易超文不信,自己动手把《东郭先生》《望娘滩》等故事、传说改成川剧,免费演出儿童专场,还免费招收小学员来培训。五场儿童专场场场爆满,培训班开办的第一年,就来了100多个学生……

  “哪个说年轻人不喜欢川剧?他们是不了解!”他说着,语气颇有几分自豪。

  成都商报记者 于遵素 摄影记者 王效

[记者 于遵素 编辑:覃贻花]
点击进入 四川发布网站 微博 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新闻采访中心:[028] 85171608
分享按钮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