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游医错开致命药方 内江老太喝药前一刻被找到

2017年08月04日 05:04:59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姚永忠 编辑:王晓勇

  名词解释

  生川乌

  别名鹅儿花、铁花,有大毒。生于山地草坡或灌丛中。栽培于平地肥沃的砂质土壤,主要栽培于四川。分布于长江中下游,北至秦岭和山东东部,南至广西北部。

  7月24日

  7时50分

  游医严某给看病的毛婆婆抓了5天的药,10袋西药,5袋中药

  10分钟后

  严某发现误将有剧毒的生川乌当成开胃的建曲,“遭了,吃了肯定要死人”,于是赶紧追出去寻人,但无果而返

  11时55分

  此事被转至资中县食药监局。情况紧急,该局立即安排工作人员找到严某了解情况,并请求警方协助寻找买药人

  13时许

  严某和食药监局工作人员来到资中县公安局,治安大队迅速通过天网监控视频找人。

  15时许

  警方调取监控,截取到提袋子大爷的视频截图,以消失路段为圆心,在周边走访找人。通过排查,终于找到患者丈夫。

  接近16时

  民警电话告知大爷其老伴拿错药,大爷吓出一身冷汗,赶紧拨通老伴电话,所幸,老伴正在楼下茶馆玩麻将,忘了带药,还未服用。

  “幸好那天我打麻将忘了带药,错过服药时间。如果再晚点找到我,我回家把药吃了,后果不堪设想。”8月3日,内江市资中县的毛婆婆和老伴回想起10天前的遭遇,仍心有余悸。

  原来,7月24日,毛婆婆在县城一游医处看病时,游医严某误将有剧毒的生川乌当成开胃的建曲卖给她,所购剂量口服后存在较大致死可能。所幸,严某发现并寻人无果后及时报案,当地食药监部门和警方联手找人,在她服药前找到她。此时,因玩麻将错过服药的她,正准备再玩会儿便回家服药。

  事发

  病人走后发现抓错药

  游医直言“吃了要死人”

  73岁的严某是当地人,他自称,最近40多年,他靠在贵州、云南和四川等地游走,卖中草药谋生,事发前在资中瓦窑坝摆摊卖草药。“除了本地的人,也有外地人来找我拿药治病。”

  7月24日一大早,严某如往常一样摆摊等候病人。7时50分许,曾经的一名病人给他介绍来一对夫妇。这对夫妇,他连姓都没问,只是询问后得知是背部疼痛。把脉并询问、查看舌苔后,严某诊断为类风湿、胃口不好,随即抓了5天的药,10袋西药、5袋中药,用报纸分别包好,收费100元。5袋中药均为粉状,其中有一袋为建曲,用于开胃健脾。严某还嘱咐,西药早晚各1袋,早上服药4小时后用温开水冲服1袋中药。

  这对夫妇和介绍人刚走10多分钟,严某突然发现,摊位上盛有建曲粉的袋子并未动过,而相邻袋子内的生川乌粉却被舀了一个坑。“遭了,把生川乌当成建曲,拿给那对夫妻了。”从事这一行当几十年的严某深知,生川乌治疗风湿疼痛方面有很好的效果,但其毒性远远强于普通药店内售卖的制川乌(炮制后的川乌),必须控制好剂量。“以前,我给病人开这味药,一般都是和黄风、甘草一起用,生川乌不到三分之一,一天一次的剂量最多三至五分(市制重量单位)。还嘱咐病人,只能先吃一半,如吃后舌头麻,便不吃另一半。”

  8月3日,严某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给这位病人拿了约1.5克生川乌。但事发当天,他向食药监部门所反映的剂量却是3克至5克。由于事后找到时并未称重,具体多少也不得而知。严某直言,根据他的经验,病人拿回家的生川乌剂量,“吃了肯定要死人”。

  曲折

  独自找人无果后报警

  调监控发现病人消失在车站

  严某清楚地知道,他必须尽快找到病人,拿回生川乌。否则一旦出事,他将承担相应责任,甚至遭受牢狱之灾。然而,他并不认识这对夫妇,也不知道介绍人联系方式和住址。

  沿着病人离开的方向,严某追出七八百米,在资中汽车客运中心站十字路口转了3圈,却不见3人的踪影。而根据时间推算,病人当天8时回家服用西药,中午12时许可服药中药。而5袋中药中便有1袋生川乌,病人有20%的几率在当天中午服用生川乌。尽管还心存一丝侥幸,希望病人当天中午未“选中”生川乌,但他还是希望尽快找到病人。

  中午将至,严某越发着急。事情很快在出租房周边传开,片区网格员也听闻了此事,并上报资中县网格化服务管理信息监管中心。11时55分,此事被转至资中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见情况紧急,急需抢时间处置,该局立即安排工作人员找到严某了解情况,并请求警方协助寻找买药人。

  12时10分许,食药监局工作人员在资中电视台门口见到了严某。在了解情况后,很快将严某带到资中县公安局,请求警方协助找人。13时许,严某和食药监局工作人员来到资中县公安局,治安大队迅速通过天网监控视频找人。

  8月3日,资中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游杰介绍,警方询问情况后调取附近天网监控发现,当天早上7时51分,有三人来到严某的草药摊;8时28分,3人离开草药摊,但两人朝一旁的综合市场内走去,此后不见踪影,另一男子提着疑似装着药品的袋子单独离开。

  监控视频显示,8时28分,一男子提着一个红色塑料袋从严某地摊离开,朝车站方向走去,严某确认该男子便是患者丈夫。追踪该男子,直到14时30分许,警方在距现场七八百米远的资中汽车客运中心站附近找到了提包男子的踪影,男子朝车站内走去,随后消失在监控视频中。他赶紧带着两名民警赶到车站调取监控,确认提袋子的男子进了车站,并到了乡镇客车乘车区,但又从车站出去,进入监控盲区。随即,他又通知后方指挥中心,调取车站外的监控视频,继续查找下落。

 [1]  [2下一页 尾页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