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3万培训情商让爱情事业双丰收?哦豁 这是假的

2017年08月31日 06:21:20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王拓 编辑:覃贻花

  浪迹教育平台工作人员向锦江区行政执法人员出示营业执照等文件

  新闻名词

  PUA

  全称Pick-up Artist。根据百度百科的解释,PUA起初指的是一群受过系统化学习、实践和不断自我完善情商的男性,后来泛指很会吸引异性的男女们。

  2.98万元,23岁的张明(化名)和24岁的刘磊(化名)借款交了培训费,完成了一周的PUA培训。然而,后果并不如他们想的那样。

  7月29日,张明和刘磊分别从武汉和厦门辞职,来到成都。跑这么远,只因他们计划通过为期7天的训练,提升情商,并以此为职业,过上月薪数万元的优越生活,最终让自己“爱情事业双丰收”。

  8月1日,两个小伙参加了“成都南院文化传播公司”旗下“浪迹教育平台”主办的“8·1导师培养计划”,报名费是2.98万元,这个数目也曾让两个小伙望而却步,但平台的导师向他们承诺:“都能留下来”、“直接安排岗位、住宿”。谁知,培训结束后,两个小伙才发现,“愿望”全部落空,导师认为他们只能进入平台做销售。

  借款

  两小伙借钱贷款 花2.98万元培训一星期

  去年10月,大学毕业不久的刘磊在网上初识浪迹教育平台,平台提供的各种PUA知识,让22岁的他脑洞大开,他就注册成为了平台的一名学员。24岁的张明,则在今年年初接触该平台后,同样被其吸引。

  浪迹教育CEO名叫王环宇,业内人称“浪迹”、“浪哥”。“他是PUA领域的名人,很厉害。” 张明说,王环宇一度是他和刘磊崇拜的偶像。而平台的很多导师也是PUA高手,且对外宣称普遍月薪超过十万元。这让他们也产生了成为一个导师的愿望,既学会了PUA,也有丰厚的收入。

  通过平台的YY直播频道,张明和刘磊得知平台正在开展“导师培养计划”招募“新鲜血液”,而“8·1导师培养计划”是其中的最后一期,且名额有限。这项培训的报名费是2.98万元,对于这张明和刘磊来说,这不是一笔小数目。

  7月27日,张明多次在聊天记录中询问名为“魔卡”的导师,培训结束后是否能留下来作为公司的助教。对此,“魔卡”回复称:“你努力,肯定能留下;你不努力,给自己找借口,肯定留下了也会走人。”

  不放心的张明当晚10点45分又询问“魔卡”:“前几期导师计划,学员留下来的几率怎么样?”得到的答复是:“都能留下来。”

  当晚11点,张明再次询问“魔卡”:“培训以后怎么安排?”“魔卡”回复:“直接安排岗位、住宿”。张明问:“都安排助教吗?”对方回答:“是的。”

  面对这次“机会”,他们曾犹豫再三,“导师”的承诺最终让两人下定了决心。7月27日和6月16日,张明找朋友借了钱、刘磊找银行和蚂蚁借呗贷了款,分别通过支付宝,向导师“魔卡”和“keith”的账号汇去了2.98万元。与此同时,导师还分别让他们签署了一份包括11项条款的“用户协议”。

  包装

  虚假包装 让学员买衣理发,朋友圈里装“高富帅”

  7月30日下午,两人来到春熙路,与参加“8·1导师培养计划”的其他学员汇合,按照正式培训之前的计划,学员需要进行一次彻底的个人形象改造。他们告诉记者,当天下午,平台派来几个“助教”,把20余人分为5组,然后去指定的商店买衣服。张明没有省钱,一口气消费了5000元。刘磊手头比较紧,只花了1500元。购买衣服的钱,由学员自理。随后,助教还带着学员们去了指定的理发店理发,各自花费数百元,费用均由学员自理。

  8月1日,王环宇现身成都群光广场君悦酒店的一间会议室内,亲自为参加“8·1导师培养计划”的20余名学员加油打气,并为学员们上了第一堂理论课。张明和刘磊说,这样的理论课,贯穿了随后的6天时间。平台提供的一份宣传资料显示,7天之中教学的内容依次是PUA技巧、授课技巧和市场技巧等。

  学习之余,导师会带学员们出入各类高端消费场所,配备专业工作人员进行拍照和修图,用以改变学员们在微信朋友圈的网络形象,并对朋友圈的话术进行指导。翻看张明和刘磊的朋友圈,他们精致打扮,工作内容是在酒店开会,业余爱好是骑马、派对和看艺术展,逗的宠物是松鼠和石猴,饮食多为西餐,夜宵还有茅台酒。而事实上,两人刚辞掉工作,连收入都没有。

  结业

  “愿望”落空 小伙说,完全是一场骗局

  张明和刘磊原以为,在培训结束会成为一名助教,然后一步步晋升为导师。但8月7日培训结束时,公司仅仅为他们颁发了一张“结业证”,再无下文。同期的20多名学员,仅有5人最终留下当助教,张明和刘磊被排除在外,他们梦想成为导师的计划,彻底落空。

  “导师告诉我们留下来可以,但无法成为助教,只能去当销售。”张明说,他和刘磊当初是奔着提升情商与当导师的目的来的,自然不会接受销售的岗位,因为通过招聘也可以成为平台的销售,根本不需要花费近3万元的培训费。一名平台的销售曾经告诉张明,销售第一个月有两三千元的底薪,第二个月只能拿提成,而提成也很低,卖了5000元的课,销售只能拿200元。“如果没有提成,根本活不下去。”

  对于承诺学员在培训后会安排助教岗位一事,成都商报记者从多名学员处证实,理论课堂上,曾有导师向学员们提出过,必须通过“考核”才能留在浪迹教育。“但报名交钱之前,导师没有向我们提过这一点。”张明说。

  对此,浪迹教育方面告诉记者,导师是在培训期间用口头说明的方式告诉学员:“通过考核才能留下。”

  现在,张明和刘磊认为这次“8·1导师培养计划”,完全是一场骗局。他们认为,平台宣传资料存在夸大现象,导师的承诺最终也没兑现,而当初的宣传资料,已经在培训期间按导师的要求全部删除,他们通过与其他学员联系,才保留了为数不多的截图证据。“车费都不够了,现在想回家也不行。”站在府南河边,褪下“高富帅”的包装,面对记者的张明和刘磊目光焦虑、感到迷茫。

 [1]  [2]  [3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