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戚借贷没还 巴中串串店老板遭遇“花式催债”

2017年11月27日 06:34:11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张杨 编辑:王敏琳
白先生收到的不同号码发来的催债短信

  从每天接七八个电话要求还钱;到短信威胁在自己店里吃出苍蝇,将投诉卫生局;再到无故被点到付的外卖、小工上门“求工作”……巴中一家串串店的老板白先生与妻子,这半年来生活不堪其扰,一度报警。而这一切,仅仅源于妻子的哥哥向借贷公司借了钱,中途未按期还款。

  律师建议,债权人和债务人应协商解决,债务人的亲友在法律上没有义务帮其还钱。如果债权公司多次骚扰,债务人的亲友可以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哥哥借贷没还

  夫妻俩及朋友遭辱骂

  白先生介绍,去年,妻子的哥哥刘超(化名)打算开农家乐,因资金紧张向小额公司贷了款。但今年暑假期间,刘超因资金紧张,中途未按期还款,被借贷公司催账。当时借贷公司说了带侮辱性的语言,刘超选择了关机。

  白先生的妻子刘慧(化名)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因找不到哥哥刘超的电话,贷款公司便将电话打到自己手机上,对方问清自己的身份后,立即要求自己帮哥哥刘超还钱。“哥哥借的钱,我们并不知晓,哥哥也没喊我帮他还钱,”刘慧告诉对方。对方随即开始语言攻击,在电话里辱骂她。

  刘慧说,她挂掉电话后,对方换了个号码又打过来,继续骂人。“每天有到7到8个陌生电话打到手机上。”而且,就连周围的朋友和她单位的领导也接到电话被骂。白先生的串串店合伙人邱芬(化名)表示,自己与此事毫不相干,也接到过催款电话,要求帮刘超还钱,“每天差不多打5次电话,用不同号码打过来。”对此,白先生很郁闷:“这些朋友和我哥哥借钱有啥关系?”

  白先生和妻子怀疑,这些人的电话可能是哥哥刘超借贷时留下的号码,但“自己和其他朋友都不知情,更没有帮他还钱的义务”。事后,夫妇俩选择了报警,警方建议不接这类电话。

  遭遇花式催债

  女子假称儿女谈恋爱套话

  “陌生电话我们都不接。”刘慧介绍,此后半个月,大家的手机都没接到借贷公司电话。

  时隔4个月,11月2日,暑假期间一直没有被骚扰的白先生,手机突然响起,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来电,电话那头是一位女子,称刘超的儿子在和自己的女儿谈恋爱,想了解刘超的家庭情况。

  白先生心想,子女耍朋友是好事,就将家里的情况大概讲了一下。对方一听说家庭情况后,突然提出,“刘超借的钱为什么不还?大舅子借钱不还,为什么你不帮忙还上?”白先生想解释,对方就开始语言攻击,辱骂他。因为言语太难听,白先生最后只好挂了电话。

  声称在串串店吃出苍蝇要投诉

  “那之后,陌生电话,我一律不接。”白先生说。可就在当天,他又收到一条短信,对方说在自己的串串店吃出苍蝇,将向卫生局投诉。

  白先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短信显示的又是福建号码,基本可以确定是借贷公司发的信息,他赌气回复“谢谢!你随便”,随后他被威胁“等着!店不用开了,天天会有兄弟上门坐坐的”。

  胆战心惊的生活让白先生夫妇不堪其扰。直到11月23日,成都商报记者联系白先生,都是通过朋友转告,他才接了记者电话。“我们现在都不接陌生电话。”他说。

  有人送来外卖,还有搬家小工上门

  11月3日下午5点过,串串店正是生意上门时,附近卤菜店的老板突然提着一大包卤菜前来,要求店里付钱。“我问是谁点的卤菜,”白先生说,“店里人都表示没点过卤菜。”

  卤菜店老板说,是“刘超”电话喊送过来的。“我当时就说,他喊的应该给他钱,为什么喊我们付钱,”白先生有些气愤。

  还没有等卤菜店老板离开,串串店又来了六七个小工。他们问白先生,“你们要搬家吗?”白先生只能回答“没有人搬家,你弄错了”。随后,小工打了电话,自行离开。

  卤菜店老板王先生回忆,当时是一个女的打电话说要买卤菜,大概6到7个人吃,点了一只口水鸡,两只猪脚,一块猪肝,共170多元。当天外卖送达被白先生拒绝后,王先生当着白先生的面拨打电话,“点菜的女子还在电话说,菜都帮你点好了,没收到钱是你自己没有本事。”王先生说。

  王先生表示,自己离开串串店时,听闻当天的搬家小工也是被电话喊过来的,电话那头也是一个女子,跟点菜女子的声音一模一样,“估计是同一人”。

  “今天只是开胃菜,明天给店里送棺材”

  白先生猜测又是贷款公司搞的鬼。当天下午5点48分,正如他所料,他的手机收到一个“上海号码”发来的信息,称“今天只是开胃菜,明天给店里送棺材,买大送小”,并称“刘超的钱自己还不上,为什么不借钱让他还上,不如趁早关门算了”。

  生活工作受影响,老板夫妇:

  借贷公司太过分

  我们没有还钱的义务

  因为哥哥刘超借钱没按期还款,导致自己被恶搞,白先生直言生意受到影响,同时妻子单位的领导和朋友也被牵连被骂,严重影响了夫妻俩的生活与工作。

  日前,成都记者试图联系刘超,但其手机一直关机,具体是哪家贷款公司,白先生夫妇并不知道,哥哥刘超也未向他们提过。

  白先生表示,贷款公司太过分,哥哥刘超借钱未按期还款,应该问一下原因,好久能够补上,不能不分青红皂白,打电话辱骂他人的亲戚朋友和单位领导,又是恶搞又是语言威胁太过分。

  刘慧则介绍,哥哥刘超借贷,自己并不清楚,借贷公司要求留亲属号码,自己也不知情。借贷公司要自己代替哥哥还钱,刘慧表示自己没有这个义务。

  律师

  债权人无权滋扰借款人亲友

  情节严重者或涉寻衅滋事罪

  北京蓝鹏(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小虎介绍,借贷公司的催款方式不规范,涉及威胁恐吓,严重影响他人的工作和生活,受害人有证据可到法院起诉。放贷公司在经营上不规范,可向工商部门反映,情节严重可能涉及刑事案件;其次,催账只能找欠款人,不能找欠款人的亲戚朋友;再次,那么多人的电话号码,放贷公司是通过什么渠道获得的,这涉嫌侵犯个人隐私,受害人可通过诉讼维护合法权益。如果找不到贷款公司,目前最好的办法是尽量不接陌生电话,避免生活和工作被打扰。

  四川美地律师事务所律师周茂梅介绍,目前债权人不规范、不合法的催账方式确实存在,白先生夫妇及其亲戚朋友确是无辜受害者。目前,针对本案,有两种合法的解决途径:第一,债权人应通过理性、合法的方式进行催账,尽可能和借款人一起协商还款事宜,拟定还贷计划,或通过诉讼等法律手段主张还款;第二,债务人的亲戚朋友在法律上,并没有替债务人还款的义务,债权人没有权利滋扰借款人的亲友。作为受害亲友,可报警阻止骚扰,如果滋扰严重构成侵权后果,亲友可通过诉讼维权,要求债权人停止骚扰,赔偿损失。另外,如果同一人不断骚扰同一人,连续报警三次以上仍不停止骚扰的,将涉嫌构成寻衅滋事罪。成都商报记者 张杨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