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养家的资阳“口袋婆婆” 您的冬天我们守护

2017年11月30日 07:24:56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宦小淮 编辑:许成嵩

蒋贵英老人整理塑料瓶

  马鞍北路73号,是资阳婆婆蒋贵英在成都的第三个家。搬家三次,这个家距离春熙路最近,但她已经走不了那么远了,那里沉甸甸的垃圾桶,让她力不从心,她已经81岁高龄了。

  几年前,蒋贵英低头走过春熙路,高过头顶的垃圾袋,压弯了腰,路人不经意拍下照片,让她有了“口袋婆婆”这个外号。背着口袋,年复一年,她搜索着街面上的矿泉水瓶、塑料纸板,换下一叠零钞,养活了一家老小。11月28日,关于蒋贵英的故事再次传到朋友圈,不少成都市民从四面赶来,将“爱心”传递过去,试图用自己的力量,让老人从“岗位”上退下来。

  81岁

  还在捡垃圾 去不了春熙路就在家附近

  11月29日,马鞍北路73号附71号,一条小巷入口,有一家水果店、一家蔬菜店。这天早晨,不断有人拿着手机,上前问店主,“蒋婆婆是不是住在巷子里面?”这条长约40多米的深巷,夹在平房与楼房之间,越往里走,光线越暗,蒋贵英老人的家就在巷子尽头。

  两间屋子紧挨着。午饭之前,蒋贵英打开一个齐腰的绿皮口袋,可乐瓶、硬纸板、废铁块……攒了3个多月,她准备把里面的东西归下类。“铁块两毛钱一斤、矿泉水瓶八毛钱一斤、纸板三毛钱一斤”。佝偻着腰,蒋贵英双手熟练拣选着这堆“宝贝”,口中默念着它们的价格。

  “春熙路上人多,矿泉水瓶多得很。”蒋贵英告诉记者,遗憾的是,她现在已经去不了那么远了,只能在家附近转悠。在成都生活了十多年,蒋贵英开始担心走丢,她说,“脑袋已经不好使了”。收拾完一袋废品,蒋贵英单手撑着膝盖,缓缓起身,朝厨房走去,刚走两步,就一个踉跄倒在墙边,她扶着墙,喘了口气,“有时候就是这样,有点头晕,不过一下就好了”,接着,她开始准备一家老小的午饭。

  蒋贵英老人81岁了,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小女儿在六岁那年得了脑膜炎,一直跟她住在一起,如今已有58岁。女儿年轻时,还能自己行走,有时绊倒在田间地头,只能“咿咿呀呀”叫喊,等人拉扯,后来就开始犯病,抽搐、嘴唇发白,必须维持用药。有人告诉蒋贵英,干脆让女儿就这么去了,她没忍心。

  “她生病的时候,医生就建议抽脊髓,最后人还是没有治好,早知道就让她那么去了。”蒋贵英嘴上这么说,还是带着女儿到成都,每天要帮女儿穿衣服,推女儿出门晒太阳。“离开我,她还能怎么活?”老人割舍不下,只能默默承受。

  几个儿子每月给蒋贵英450元,她也不嫌少,“他们各自都有家人,都有两个孩子,也不容易。”蒋贵英明白,儿子做搬运、媳妇做环卫工,每个月也挣不了多少,没必要麻烦他们。外孙出生不久,他的父亲就去世了,老人又从资阳老家,把他接到成都,没有奶粉、没有牛奶,她就用红薯碾碎,每天喂他。

  “也长到18岁了。”看着外孙,蒋贵英叹着气,职高毕业还没找到工作,成了她的又一个心病。

  11人

  昨日上午来看望老人

  蒋贵英老人的故事,被放到了朋友圈,不断有人按照上面的地址,找到老人。“昨天晚上八点钟回到家,屋里还有人在等我,是从华阳来的。”蒋贵英拖出桌下的牛奶告诉记者,“这些都是他们带来的。”

  11月29日上午,前来看望她的人,从各个地方打车过来,一个上午,老人家里就来了11人,她放下了手头工作,拿出从资阳乡下老家带来的花生,摊在塑料凳子上,招待这些客人。等这些人离开时,老人一定要走出房门,送送他们。

  “她还是值得帮一下。”杨先生今年28岁,利用工作间隙,他找到老人住所,硬塞了几百块钱,还把自己电话号码留给了老人,希望有事能够给他打个电话,临走时,杨先生尝试着找到房东,想帮老人把这个季度的房租给交了。张女士在美容行业工作,打了辆出租车,花了20多分钟才来到马鞍北路,简单寒暄几句,塞下几百元,又赶着回去上班了。

  蒋贵英老人一脸歉意,她拉着大家,要他们吃了饭再走,留不住,只好抓一把花生,塞到他们口袋里。

  98次

  连续4年 照顾老人一家

  这种情况,是蒲斌不曾预料到的。蒲斌的网名“弹簧锅”,也是四川益路同行公益组织的志愿者,老人总是会提起“弹簧锅”,因为从2013年开始,他们就认识了。“当时我也是在收音机里听到了老人的情况,后来就想找到她,帮帮她。”蒲斌几经周转,在二仙桥的一处民房找到了老人,他记得很清楚,老人的房间里是能够看到天空的。

  那时候,蒋贵英一家做饭都是用蜂窝煤,她认为蜂窝煤是一种很贵的燃料,两三个月吃一次肉,家里洗衣粉也舍不得用。“只有她外孙的校服才能够用上洗衣粉。”蒲斌此后不断去往老人家中,到目前为止,已经去过98次,每次他都会把老人家的情况记录下来,“需要什么、还有什么困难”。蒲斌说,老人已经足够伟大了,她撑起了一个家。

  志愿者们给老人买了手机,老人搬家也会告诉这群志愿者,从二仙桥到成绵立交,再到现在的马鞍北路,蒋贵英已经搬了三次家。

  蒋贵英老人的事传了出来,也让她多了一丝隐忧,她不想让老家的人知道,她在捡垃圾,和别人交谈时也只说自己在资阳雁江区,具体村组,她答不上来。

  翻垃圾桶,不戴手套,“手套打湿了很难受”,但这也让老人的手指被一些碎玻璃划伤。最近两天,开始有人给蒋贵英送来一口袋塑料瓶,都是装好的,邻居也会将家里的纸板折叠好,放在老人房门附近,等她收进去。

  蒋贵英生病了,不肯吃药,她总是对旁人说,“能拖就拖,拖不好就算了。”好心人给她买了一大袋常备药,嘱咐她有个风寒感冒记得吃。500人的微信群,又满了,蒲斌赶紧新建一个,将二维码分享出去,五块、十块、一百……不断有人给老人捐款。“到现在已经有三万多元了。”他告诉记者,很多好心人自愿给老人捐款,这些钱也将送到老人手上。成都商报记者 宦小淮 摄影记者 王勤

  原标题:您的冬天,我们守护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