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酒局一键“e代喝”?e代驾承认炒作已经下架

2018年01月10日 07:52:11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钟茜妮 叶燕 编辑:许成嵩

  “因缺钱,本人今天正式推出代喝业务。白酒42度以下40一杯,一口闷80,高度白酒价格面议。啤酒5块一杯,30块钱一瓶,一口吹50一瓶……”

  曾经在网上流传的段子如今已成为“现实”。近日,代驾软件e代驾上线“代喝”服务,可以根据不同酒类针对性寻找附近的“代喝牛人”,对酒量自信的用户也能注册帮别人代喝。

  这项号称覆盖全国36个城市的“代喝”服务迅速在网上引起了热议。“代喝”究竟可不可行?有没有法律、道德风险?出了问题谁来负责?带着问题,成都商报记者采访了成都的“代喝牛人”和平台方,却发现所谓的代喝服务实为商业策划,并不真实存在。

  按酒量排序

  与其他共享服务相同,e代喝也需要首先使用当前位置,附近的“代喝牛人”便实时出现在页面。点击“找人代喝”,牛人的信息便“按酒量”、“按标签”、“按距离”进行了分类排列。

  头像有重合

  成都商报记者注册登录后,APP上出现十余位代喝牛人,其中多位头像重合;点进“找人代喝”,即便全部留言,都始终无人回应。

  留言无反应

  成都商报记者尝试与相隔2米的邻座同事互动,但对话框始终没有信息。记者将情况反馈给“城城”,对方询问了记者所在城市,并表示“稍等”后,再无音讯。

  炒作一场

  e代驾回应商报:可以理解为游戏

  上线代喝服务以来,e代驾接连遭到多家媒体的批评:人民网发表评论《“e代喝”为何叫人生疑》,从道德的合规性、情感的合理性和风险的合法性上质疑“代喝”业务;《检察日报》则评论称,无论出于什么需求,代喝业务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不良的劝酒风气,它的推出还伴随着诸多挥之不去的法律风险。

  舆论重重施压,这会不会是e代喝匆匆下线的理由?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e代驾相关负责人张东鹏,他的解释如下:“其实这就是个商业活动,希望大家关注到后一笑而过,没有人真正去喝。”张东鹏坦承,年底大家酒局较多,公司希望通过活动策划让大家意识到“酒后别开车”的理念,结果发现活动关注度确实比较高,违背了当初的初衷,才立刻下架,“也是为了增加e代驾的点击 。”

  既为噱头,当然就没有真正的技术平台,因此有了无人接单的情况。张东鹏说,e代驾没有开发代喝的软件,而是通过微信,由用户自己注册,填写酒量,显示在页面上,但不能互相发信息,“可以理解为游戏。”张东鹏表示,由于不少用户提出了代喝的需求,公司策划了几个月,根据需求做了这个创意,上线的10几天里,e代喝和e代驾的关注度确实有增加,用户流量是否有增加还没有统计。

  不过记者注意到,在e代驾前期的宣传中,e代喝是e代驾公司被寄予厚望的新产品出现。宣传中提到,e代喝事实上是以多种交友策略为形式打造的一个社交入口。

  谁来保障人身安全

  代喝身体受损 平台称不担责

  打开e代驾APP客户端,与代驾并列的服务项目即为新上线的代喝。不过,从APP页面不能直接定位使用,需要将链接分享至微信朋友或朋友圈,再次打开链接才能跳转至代喝页面。

  与其他共享服务相同,e代喝也需要首先使用当前位置,附近的“代喝牛人”便实时出现在页面。点击“找人代喝”,牛人的信息便“按酒量”、“按标签”、“按距离”进行了分类排列。如果挑中某位牛人,必须点击进入对话框,对价格和时间、地点作进一步商谈才能完成需求发送。

  有意思的是,“代喝牛人”并非“专职酒鬼”,所有用户都能自己注册,成为“代喝牛人”。主页同时有“我也能喝”选项,用户在填写地址、性别和酒量等信息后,就根据微信昵称自动完成资料注册,随即成为“代喝牛人”,进入备选的酒局市场。

  在进入所有步骤之前,APP页面上有一行小字,为《e代喝信息展示服务平台用户使用规则》的知情同意书,点击细看可以发现,“平台为用户提供代喝酒量展示服务,展示信息为代喝信息提供方理想化信息。 用户与代喝酒量信息展示方在进一步沟通中有告知真实信息的义务,避免产生信息纠纷。”“鉴于互联网展示服务特殊性,以及平台信息源于用户提供,故平台无法逐一审查信息的真实性、准确性……对因此导致的损害,除非平台故意造成外,平台不承担任何责任。”

  为何多个头像重合

  多次找人代喝 总是无人接单

  “帮人喝酒还能赚钱?真的假的哦。”1月8日中午,在锦江区工作的周倩倩(化名)刷手机时,被一条新闻吸引——《网络现“代喝” 一场酒局三五百元》。酒量不错的周倩倩被吸引住了,“一周代喝三四场,比上班还赚钱的嘛。”

  拿起手机,下载e代驾APP,注册,登陆,果然,界面出现了“代喝”按键,点进“我也能喝”,周倩倩就成为了代喝牛人——白酒一斤红酒三瓶啤酒10瓶。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周倩倩紧盯手机,却久久没有收到任何留言。

  “是不是我的酒量不够吸引人?”8日下午,不甘心的周倩倩修改了酒量,又等了一个小时,还是无人接单,“是不是网络断了哦?”

  周倩倩疑惑起来,退到“附近”界面,她发现了更多疑点——附近有十余位代喝牛人,其中3位头像重合;点进“找人代喝”,即便全部留言,都始终无人回应。“是不是不联网是单机的哦?”

  昨日中午,记者点入e代驾微信公众号,活动界面未找到“代喝”信息。在对话框内,记者询问是否还有“代喝”业务,一位名为“城城”的工作人员发来了一个链接。点进链接,与周倩倩的体验一样,附近的代喝牛人中,不少是头像相同;记者给附近的代喝牛人留言,表示希望找人代喝,却一直没人接单。

  “为啥联系不上对方?程序是不联网的吗?”记者询问“城城”。“城城”坚持是联网的,“建议给其他人留言看一下。”

  成都商报记者尝试与相隔2米的邻座同事互动。下午2点20分,记者找到同事头像,在对话框输入留言。几分钟后,同事点进记者对话框,再输入留言。十分钟后,两个对话框并没有对方留言信息。

  记者将这一情况反馈给“城城”,对方询问了记者所在城市,并表示“稍等”后,再无音讯。

  为何平台时有时无

  客服称试运营 需要改进弊端

  不管是找人代喝还是代人喝,为什么平台没人接单?1月9日下午2点,当记者再次打开e代驾APP发现,代喝服务竟已下架。

  记者以用户身份致电e代驾客服,询问无人接单的情况,客服人员回应称e代驾只提供一个双方发布信息的平台,具体的消费和使用由用户两者对话联系、沟通商谈,“接单要看用户的个人意愿,平台不会强行派单。”

  至于收费价格和人身安全,客服人员表示,平台不提供指导收费标准,不参与用户之间的代喝服务,也没有相关的安全保障服务。

  对于当日的下架措施,客服人员解释,e代喝是2017年12月28日上线的新产品,还处在试运营阶段,存在弊端需要改进。下架为临时性取消,恢复时间还未确定,如果再次上线,用户登陆app会有显示。“用户之前使用的微信链接仍然有效,新用户也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找到这项业务。”

  昨日中午,记者点入e代驾微信公众号,活动界面未找到代喝信息。在对话框内,记者询问是否还有代喝业务,客服发来了一个链接,在APP上消失了的代喝服务,果然再次出现。点进链接,与周倩倩的体验一样,附近的代喝牛人中,不少是头像相同;记者给附近的代喝牛人留言,也一直没有回应。

  到晚上8点时,微信链接和微信公众号的链接同时失效,显示为空白页。

  成都商报记者 钟茜妮 叶燕

  原标题:年末酒局 一键“e代喝”?豁你的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