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狗引发的命案 狗主人拦截面包车被拖行不治身亡

2018年03月23日 07:38:29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曹菲 编辑:王敏琳

  偷狗者法庭认罪:

  “我愿尽最大努力,哪怕卖房赔偿”

  死者儿子难原谅:

  “我不要钱,只想让凶手受到严惩”

  谢兴才家院落外的小路上的小路上,再也看不到他与爱犬小黑散步的身影了身影了。

  在成都新都区龙桥镇杏桂村村民眼中桥镇杏桂村村民眼中,,谢兴才为人和善谢兴才为人和善,,总是笑脸盈盈笑脸盈盈,“,跟三岁小孩子都没红过脸孩子都没红过脸。”。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说到爱好,每天早晚带着“小黑”锻炼,算是一个。

  2017年7月16日上午日上午,当他眼睁睁看着“小黑”被盗狗者拽上车时上车时,自然顾不得多想,冲上前抓住车窗试图阻。

  然而,车子没有停。被拖行数十米后、,他倒在了那条小路上、,头朝着“小黑、”远去的方向。18天后,谢兴才因重型颅脑损伤继发肺部感染致多器官衰竭死亡。

  谁都未曾料想谁都未曾料想,,一起偷狗事件竟引发命案。2018年2月28日,徐峰抢劫致人死亡一案,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民法院开庭审理。

  偷狗者徐峰、张波,分别因抢劫罪、盗窃罪接受审判;突然失去父亲的谢文,不得不早早挑起养家的重担。

  7月15日,父亲遭遇不测的前一天,谢文刚刚过完25岁生日。

  横祸

  消失的狗与倒地的狗主人

  2017年7月16日,正值“三伏天”,成都赤日炎炎,闷热无风。

  上午10点过,成都新都区龙桥镇杏桂村一座普通宅院里,谢兴才夫妇和两名工人正在库房清点货物。这里是谢兴才的家,也是一间小型食品厂。

  “汪!汪!”突然,拴在大门口的“小黑”低吼两声,谢兴才马上出去查看。

  “怎么出去就没声音了,怕是遇到偷狗的吧?”妻子叶莉有些担心,走出库房,却不见丈夫和“小黑”。

  铁架子上,拴狗的铁链被剪断。走到门口,她先看到丈夫的一只鞋,出了大门,又见另一只。抬头望,丈夫头朝外趴在门前的小路上。

  地面很烫,叶莉冲上去抱起丈夫的头。

  谢兴才头部周围有一摊呕吐物,前额中间有道很深的槽,两边鼓起大包;身上多处擦伤,裤子被擦破,两只袜底也破了几个洞。“只见出气,不见回气。”叶莉被吓得哭都哭不出来,只能蹲在地上吼着求救。

  飞驰的汽车和逃脱的盗狗者

  听到声音跑过来的,包括住在街对面的张婆婆。大约一分钟前,正在院坝晒苦瓜的她,看到一辆银灰色面包车从谢兴才家的方向冲出来。“车跑得好野哦,飙命一样的。”

  偷狗被逮现行,是徐峰和张波不曾想到的。当天早上,徐峰负责开车寻找目标,张波实施偷狗。

  开进一条小路,徐峰停下车,从坐垫下面拿出假车牌换上,继续搜寻。他们转了几个小时也没收获。10点过,徐峰把车开进龙桥镇杏桂村,决定去农户家里试试。

  谢兴才家的院落,成为他们的目标。厨房门口的铁架子上拴着一条黄、白、黑相间的狗。

  徐峰把车开到铁架子旁边,再调头。张波下车,迅速剪断拴狗的铁链牵在手上,“只要有人牵链子了,狗是不得咬人和叫的。”车子没有熄火,驾驶室里的徐峰不时探出头望风。

  监控视频显示,从车子停好到再次起步,用时不过20秒。就在两人得手准备离开时,谢兴才冲了出来。

  “站到!”听到吼声,徐峰还是继续往前开,谢兴才抓着驾驶室的车窗跟着跑。之后发生了什么,只有徐峰的供述:“大概开了10多米的样子,我用左手推了那个男子胸口一下,就把他推开了。”

  据警方勘查,谢兴才袜底被磨破,现场地面有多处擦挂痕迹。

  命案

  狗主人因颅脑重伤死亡

  出事之后,徐峰和张波都有点害怕,躲在家消停了几日。另一边,谢兴才的家人正承受着炼狱般的煎熬。

  事发时,谢兴才的儿子谢文正在新都城区办事。前一天,他刚在家里度过25岁生日。

  “接到爷爷的电话,我就感觉事情不妙。”得知父亲已被送往医院抢救,他第一时间赶回家,调出所有监控,并拍照留证。“我一定要把凶手抓到,他们太猖狂了!”“小黑”是他们当年丢失的第3条狗。

  医院里,叶莉承受着更残酷的折磨。谢兴才脑部受损严重,立刻进行了开颅手术。手术做到一半,叶莉被医生叫进去签字。看到老公的伤情,她吓得发晕,完全听不进医生在说什么。

  颅内压力太大,手术没有继续。明知如此,家人也没有放弃。“不管花多少钱,就想尽力救他。”

  谢兴才靠着呼吸机支撑了18天后,于2017年8月2日凌晨死亡,死因为重型颅脑损伤继发肺部感染致多器官衰竭。

  偷狗贼正在交易时落网

  谢兴才与死神搏斗的时候,徐峰和张波再次出动。

  2017年7月23日中午11点过,两人来到新都区木兰镇分水村2社,像往常一样,准备把偷来的3条狗卖给张磊。然而他们还没来得及称重,警察就冲了进来。

  包括徐峰、张波、张磊在内,现场警方共挡获6名男子,以及4辆银灰色面包车、数十只狗和疑似捕狗的工具。这6个人均来自重庆市潼南县。

  据张磊供述,他从2017年年初从事买卖犬只的生意。他从徐峰、张波等人手里收购被偷来的狗,再倒手卖出,6个月赚了3万多元。

  当天下午,四川启明动物保护中心的工作人员接走被解救的狗狗。“里面有近40条狗,包括川东猎犬、拳师犬等名贵犬种,最贵的价值一万多元。”保护中心负责人乔伟说。一走进屋内,恶臭扑鼻。狗狗的状态都很糟糕,“里面又没吃的又没喝的,温度将近40摄氏度,它们还受到过惊吓,情况能好么?”

  乔伟说,他之前就在龙泉驿区、郫都区解救过类似被盗的狗狗。“偷狗的人被逮到时,丢了车就跑,反正车牌什么都是假的。”

  记者在杏桂村走访时,不少村民反映家里的狗被偷过,有的甚至丢过三四只。谢兴才家大门口的监控,就拍到了2017年年初,家中另一条狗被偷的经过——同样的银灰色面包车,同样是割断狗链后迅速把狗拖上车拉走。

  “我报过案,但是没有下文。听说是因为土狗价值太小,不足以构成盗窃罪。”谢文说。

  焦点

  被告情愿卖房赔偿

  死者家人难说原谅

  2018年2月28日,徐峰抢劫致人死亡一案,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原被告前来旁听的40多名家属,几乎把法庭挤满。

  上午10点过,徐峰出现在法庭,他眼中噙满泪水。“我认罪,愿意尽最大的力气,哪怕卖房赔偿。”

  但是对于谢兴才的家人来说,原谅谈何容易。

  48岁的谢兴才是家中长子,上有七十多岁的父母,下有尚未成家的儿子,他是家里的顶梁柱。十多年前,他和妻子白手起家,开了一间食品加工厂,家里的生活才慢慢有了起色。

  在老父亲眼中,谢兴才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性格也开朗,唯一的“毛病”就是“穷大方”。

  汶川地震、澳大利亚水灾时,他都曾捐款。住家附近有个动物保护点,他也常去,还会买些公益产品。事发时,谢兴才身上穿的就是关爱动物的黑色T恤。

  “我爸就是莫名有种正义感。”谢文看见大门外放着一辆共享单车,又想起父亲的话,“他以前知道我们把共享单车骑回来,都要骂我们,说这是浪费资源。”

  谢兴才的突然离去,打乱了一大家子的生活。作为独子,谢文不得不辞掉工作,回家接手厂子,更要支撑起这个家。

  2月28日下午,徐峰父母曾要求会面协商赔偿事宜,谢文并没有去。“在我们这里,偷狗太猖獗。我不要钱,只想让凶手受到严惩。”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叶莉、谢文均为化名)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曹菲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