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防指下达主汛期22条调度令,为何过半给了它们?

2018年07月12日 06:34:22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 王成栋 编辑:许成嵩

  本报记者王成栋

  截至7月11日20时,主汛期至今,省防指累计向主要江河沿线的大型水利枢纽工程下达了22条调度指令,其中12条在7月8日开始的本轮强降雨中下达,且全部发往岷江、涪江、嘉陵江3条江河沿线。

  本轮强降雨还未结束,下达的调度令数量已超主汛期迄今的一半,为何如此多和集中?11日晚,记者专访了省防指相关负责人。

  江河流量“调速器”

  主要聚焦预泄流量、错峰滞洪

  “调度令相当于江河流量的‘调速器’,调节主要江河的下泄流量大小。”省防指相关负责人说,调度令主要内容有二:预泄水量,腾出库容;减少下泄,错峰滞洪。

  一组数据展示“调速”效果。统计显示,本轮强降雨中,至11日18时30分,亭子口水利枢纽工程先后滞洪6.5亿立方米。位于其上游、同属嘉陵江流域的宝珠寺水电站则先后滞洪2.5亿立方米。位于涪江上的武都水库,先后滞洪量达1亿立方米左右。

  “这三座水利工程的滞洪量相当于8.5座大型水库的库容。”前述负责人举例,从10日晚开始,亭子口水利枢纽工程和宝珠寺水电站成功将嘉陵江洪峰减少了12700立方米/秒,为下游迎战洪峰提供了更多可能性。而为保住涪江铁路大桥,11日中午前后,省防指调度武都水库削峰滞洪,减少洪峰流量4300立方米/秒。

  瞄准防汛“主战场”

  三轮强降雨均集中在三条江河上游

  调度令为何如此多?又为何集中在涪江、岷江和嘉陵江流域?

  “主要是雨水情太严峻太复杂。”省防指相关负责人介绍,主汛期来11天的22个调度令已是近年来新高,也是此前五年主汛期数量的总和。

  看雨情,至11日上午,全省累计降雨量超过200毫米的有29县302站,超过300毫米的有14县105站,超过400毫米的4县5站。最大累计降雨量出现在绵阳市北川县桂溪乡,达到523.4毫米。

  “更主要的是,这些降雨区都集中在涪江、嘉陵江和岷江上游区域。”前述负责人说。

  看水情,当前,岷江、嘉陵江和涪江3条江河均出现洪峰。11日9时前后,涪江干流出现1949年以来最大洪峰,为超50年一遇。与此同时,岷江阿坝州汶川段也出现近年来最大洪峰。而本轮强降雨期间,18条出现超警戒超保证水位的河流多数也位于前述三条江河流域。

  依靠江河“总闸门”

  面对洪峰 不必过度惊慌

  省水文局预测:11日晚亭子口水利枢纽的入库洪峰流量将达25000立方米/秒。同时,涪江、岷江洪峰也继续向下游挺进。根据预测,多数洪峰明晚将进入长江或者出省。

  面对持续而来的洪峰,四川如何“出招”?

  “我们已提前预留了库容,通知了下游。”省防指相关负责人说,从10日晚开始,调度工程进入密集期。涪江、嘉陵江和岷江沿线的大型水利枢纽就是四川抗击本轮汛情的“法宝”。

  省水利厅建设管理处相关负责人介绍,上世纪末开始,我省先后在嘉陵江、涪江和岷江中上游修建了一大批骨干型水利枢纽工程。如在本次嘉陵江削峰滞洪中立下大功的亭子口水利枢纽工程、涪江上游的“总闸门”武都水库,都是近十年来竣工的。

  前述负责人表示,面对洪峰,各地必须提高警惕,但也不必过度惊慌。“在四川,光水利系统管理的水库就有8148座,调度方面的经验非常丰富。”前述负责人说。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