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钓鱼被收茶水费他们包下整个鱼塘当塘主 结果半年亏10万

2018年07月31日 07:51:22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蒋麟 编辑:许成嵩

杨攀等人租过的农家乐里没有一个前来钓鱼的人

  钓起江鱼江水煮

  众人凑钱把院补

  晚上满天星辉灿

  垂纶放歌乐何如

  辛苦经营达半年

  收入远不能敷出

  无奈回租原老板

  一切规矩皆如故

  敬告欲做生意者

  只有爱好尚不足

  ……

  “我们想改变世界,却连一个鱼塘的规矩都没改变。”拿回鱼塘最后带来的1.5万收入,杨鑫心里极不是滋味。

  一年半前,他和钓友六人因为不满农家乐老板钓鱼“捆绑消费”15元一位的茶水费,干脆租下带鱼塘的农家乐,决定当做“大家休闲的钓鱼场所”,顺带经营。

  既是爱好,又是生意,每人每年租金不过两千多元,投入也小。不过,现实最终是骨感的——因为六人均无法全职照看,想法亦不断改变,筹备两月、经营半年,六名“股东”累计投入约12万,入不敷出无力经营后,有人提出“算了”,大家默默点头。

  戏剧性的一幕是,最终鱼塘以1.5万元“回租”给了上任老板,而对方在收回鱼塘后立刻恢复原规定:钓鱼按斤算,恢复茶位费。

  “吃喝玩乐都会,说到经营鱼塘没人会。”杨鑫等“股东”都承认,失败是必然的。只是,把爱好当生意,生意垮了,连爱好都意兴阑珊了。

  爱好当生意 他们同创业,到头一场空

  起因

  看不惯收茶位费 干脆自己当老板

  7月下旬,杨攀和朋友们踏上了外出的旅途。到了眉山,他们几乎每一个夏天,都会带上家人,外出旅游。只是这一次,杨攀和朋友们的车上,没了以前必备的鱼竿。

  驱车路过眉山城边一个农家乐时,杨攀对着窗外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这个占地20来亩的农家乐,因为农家乐里有个鱼塘,一度成为杨攀和朋友们常去之地。

  沙凼里鱼的品种不少,杨攀钓技不好,运气好时,能钓上一两斤杂鱼,运气不好,一下午也就钓个三五条小鱼,但丝毫不影响他和朋友们的热情。

  好景不长,农家乐老板很快就对垂钓者收费,一开始50元/人/天,因鱼塘内鱼少,抗议者众,老板改变了收费策略:钓上的鱼15元/斤,另需支付一人一茶15元的茶水费。

  钓鱼还要出茶钱?杨攀以每周去一次核算,一个月茶钱需60元,一年茶钱就要花720元。这还不包括因钓鱼产生的饵料、渔具、交通等费用。

  杨攀回忆,自己和朋友们找老板协商过茶钱事宜未果,有两次还闹得不欢而散。眉山水域面积宽广,钓鱼地方也很多,为何非要选择这里?在杨攀看来,主要是交通和水质。此地处于眉山城郊,从城中心出发,半小时左右能到;二是该鱼塘位于岷江支流的一条小河旁,水质不错,一下大雨,河水偶尔会从鱼塘缺口往里涌,一些野生鱼也会涌入其间。

  杨攀回忆,在又一次抗议无果后,去年年初,在无意间得知老板有对外出租的意向后,几人开始谋划将这个地方租下来,“想怎样钓就怎样钓”。很快,杨攀等人和农家乐老板以1.5万/年的价格谈好租金。

  “1.5万/年,6个人的话,每人一年只需出两千多元,野生鱼城里卖至少30元一斤,卖鱼都能回本。”当天晚上,杨攀等6人开始了第一次聚会,商量细节。“钓起江鱼江水煮,再买点住宿用品,晚上满天星辉,支起一根鱼竿,就可以纵情放歌了。”杨攀说,“一年出两千多元就可以自己当老板。”

  烧钱

  这也要修那也要改 不得不严控投入

  杨攀和另外5名“股东”要么是同学关系,要么是同学的朋友。有做药品生意的,有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有经营土特产的店主,都比较喜欢钓鱼。而杨攀,是一家装修公司老总。

  一开始,几人只想将此作为钓鱼休闲、家人玩乐的场所。“股东”之一的刘波说,大家还定下了规定,“杨攀负责总财务,谁有时间谁去守,一人一周守一天,收了钱当天交给杨攀。”

  刘波说,事情并不像想象那般简单,很快农家乐老板找了来:要把房屋里的泡菜、豆瓣酱、清油、以及鱼塘里的鱼等折算卖给他们,不然的话,就不租了。一番商议,杨攀、刘波六人又追加了六千元,将屋内的豆瓣酱等悉数买下。

  重庆人赵启伟在眉山城区经营一家土特产、副食店,也是六个“股东”之一。他说,买下豆瓣泡菜和清油后,加上自己也在经营副食店,自己提议加上餐饮和住宿。杨攀和刘波已忘了是谁最先提出这个想法,但他们表示,任何决定都是大家一起同意的。

  “请厨师,买厨房设备、锅碗瓢盆和被单被套,再改善一下用水、用电,平整一下停车场地。”杨攀说。

  “支付租金1.5万元,厨房设备2万元,修水塔1万元,平整场地0.8万元……”两个多月的修整期,每个人的平均出资从两千多元变成四千多,又变成八千多,到人均1.2万元时,杨攀召集大家开了一个会:要严控投入。

  经过商议,每人再交三千元作为餐饮原料采购资金和厨师工资后,人均投入已达1.5万元,总计近10万元。投入暂时中止,农家乐边对外营业边修整。

  对外营业时,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把茶钱这条予以废除,对钓鱼人收费,要么50元一天,钓的鱼全拿走;要么钓上来的鱼15元一斤。杨攀说,这两个多月来,原来爱钓鱼的几个股东聚在一起,要么说追加投入,要么商量下步措施,没有认真钓过一次鱼,之前想的“钓起江鱼江水煮,再买点住宿用品,晚上满天星辉,支起一根鱼竿纵情放歌”,一次也没有实现过。

 [1]  [2下一页 尾页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