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常备中成药涨价 产地中药材却降价 谁是药价推手?

2018年11月07日 04:00:26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俞瑶 编辑:王敏琳

  复方黄连素片 从几块钱涨到18块

  川贝枇杷糖浆 从19块变成29块

  复方片仔癀软膏 从40元卖到55元

  云南白药气雾剂 从25元卖到42元

  ……

  “在我印象中,这个药是两三块钱一瓶,怎么今天去买就18块钱一瓶了?”近日,成都市民蒋先生因为中成药复方黄连素片的涨价震惊不已。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对多家药店的走访也发现,部分常用中成药呈现出了不同程度的涨价。

  “这两年原料药中药材都涨价了,”一位药房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但11月4日,记者在药通网查询后发现,复方黄连素片的主要成分吴茱萸、白芍较去年同期都有20%左右的降价。

  今年来,在部分中药材价格下降的背景下,部分中成药为何涨价?带着这一疑问,记者走访了四川成都以及中药材种植面积全国第一的云南省昆明、曲靖等地,进行了实地采访和调研。

  药农种植的中药材并未涨价,市场的中药材价格也有下跌趋势,为何制成中成药以后,价格上涨?

  行业标准收严

  中药工艺核查、提取物备案制等规定的出台都对中成药的价格有所影响,“国家标准收严,以前没有提取车间的公司由于提取物备案制,必须要建立自己的车间或者收购其他企业,这些都在成本上有体现。”

  药价翘尾效应

  今年有很多中药材降价,但前几年中药材价格一直在涨,今年来的中成药涨价受到了前几年中药材涨价的影响,“药物的定价会有一定的滞后性。”

  生产成本上涨

  有制药厂表示,中成药涨价受人工成本上涨的影响,另外纸箱、纸盒的价格也有所上涨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实习记者 俞瑶 摄影报道

  终端

  不少中成药涨价

  川贝枇杷糖浆从19元涨到29元

  探访地:成都各大药店

  红星新闻记者经过市场调查后发现,涨价的中成药并不是小范围的。

  以复方黄连素片为例,成都一家药房的销售人员向记者介绍说,此药确实“涨得凶,”并且感叹道:“以前好像就只是卖几块钱吧。”除此之外,销售人员主动告诉记者,与复方黄连素片同一家公司的还有另一种药涨得厉害,即太极川贝枇杷糖浆。

  “这个药就是这几个月来一下子涨起来的。”这位销售人员介绍,180毫升的太极川贝枇杷糖浆由原来的19元涨到了现在的29元。究其原因,销售人员称“据说是原材料川贝涨价了”。

  另外,记者还在药房发现,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片仔癀”,600436.SH )旗下的复方片仔癀软膏(10g装)的售价为55元,而在1年前,其售价约为40元左右。

  云南白药(000538.SZ)的核心产品云南白药气雾剂(气雾剂85克+气雾剂保险液30克)现在的价格也已经提到42元/盒,而2017年此产品的零售价还约在25元左右。云南白药相关负责人表示,几个产品调价是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人工成本上涨,随着市场价格波动适当做出的调整,调价对公司发展不会有大的影响。

  桑菊银翘散由20元左右涨价至38.5元一盒,六味地黄丸、天麻祛风补片等常用中成药都呈现出了不同程度的涨价。

  此外,多家药企在近两年发布公告提高中成药产品价格。马应龙、片仔癀、东阿阿胶、云南白药、吉林敖东等药企相继对其自身拳头产品的价格作出调整。

  上游

  诸多中药材降价

  “跟去年比,我种的药材80%价格跌了”

  探访地:昆明、曲靖

  什么原因导致一些中成药涨价?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中药材的价格涨了。

  是不是这样呢?9月29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走访了中药材主产区云南多地。令人意外的是,诸多药农和种植户均告诉记者,与去年相比,大多数药材的价格呈现下降趋势。

  药农 大多数药材价格降了

  “跟去年相比,我种的药材80%价格都跌了。”曲靖药材种植户方先生告诉记者:“还很难卖得出去,有的药材降价了也卖不出去。”

  曲靖是云南省中药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现有中药材品种438种,其中野生药材367种,人工种植药材71种,主导品种有三七、板蓝根、丹参、柴胡等。

  对于药材价格下跌,方先生认为:“国家管控逐渐严格,取缔了一些小型制药厂,很多大型厂家又有自己的种植基地,需要外购的量减少了,价格自然也就低下来了。”

  “今年的生意尤其不好做。”曲靖一家中药材公司的负责人杨先生称。“总体来说,价格有涨有跌。比起去年,重楼的价格有所上涨,白芨、草乌等却都下跌。”据了解,重楼去年的价格大概为830元/千克,今年1200元/千克。“但重楼的生产周期长,去农户那里收也不好收,到了药厂那里也不好卖”。

  据介绍,重楼是云南白药创可贴的重要组成组分。杨先生说,自己从农户手上购买中药材,再批量卖给药厂。“我们的日子不好过,药农的日子更不好过。”他告诉记者。

  他告诉记者,前几年,三七价格持续上涨,很多曲靖的药农也开始种植三七。

  资料显示,云南是三七的主要产地之一。2009年开始,在云南天气干旱、市场炒作等多重因素之下,三七价格从每千克40多元一路上涨到400多元。“文山三七”也成为一个著名的“IP”。在国家公布的102种中成药基本用药目录中,有10余种药需要用到三七,如复方丹参片、血栓通等。

  而到了今年,多位中药材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三七的价格较前两年有大幅下降。据相关人士介绍,三七的种植也由云南文山逐渐转移到了曲靖,“三七的种植很特殊,三年后便不能再继续种植了。”

  药商 成色不好的药材很难卖出

  那么中药材在市场的价格究竟如何?

  记者走访了位于昆明螺蛳湾的昆明中药材专业市场。资料显示,此市场是全国17个中药材专业市场之一,也是全国最早实行企业化管理的中药材市场。记者走访了解到,今年中药材涨价较为明显的是天麻、山药,其他中药材涨幅并不大。

  复方黄连素片的说明书显示,该药主要中药材成分有木香、吴茱萸、白芍等。一家药材门店老板王女士告诉记者,吴茱萸的价格确实有所上涨,成色好的可以卖到300至400元一公斤。

  六味地黄丸的原料药中,山药价格也有小幅度上涨。但熟地黄、山茱萸、牡丹皮、茯苓、泽泻等价格降低了。

  问及中药材价格变化的原因,王女士告诉记者说:“其实价格变化就是供需关系的变化,需要的多、药少,药自然就贵了;药很多,但需求少,就降价了。”但她补充道,“现在普遍成色更好的药材更好卖,成色不好的很难卖出。”

  记者从诸多店家处了解到,总体而言,这两年的药材价格确实是一步步上涨,但具体到今年,价格却开始下跌。

  记者查询药通网发现,吴茱萸的价格在今年4月达到高位,但到了今年10月,较去年同期在全国各地都有20%左右的降价。

  而在今年6月,商务部曾发布过一份《2017年中药材流通市场分析报告》,报告显示,我国中药材流通市场常见的741个品种中,220个品种价格上涨,334个品种价格持平,187个品种价格下跌。

  也就是说,在2018年前,大多中药材的价格都在逐步上涨,但到了2018年,诸多中药材却显示出了下降的趋势。

  解读

  行业标准趋严

  良币驱逐劣币

  就六味地黄丸而言,昆明中药厂指出,涨价主要是受人工成本上涨的影响,另外纸箱、纸盒的价格也有所上涨。

  而成都的一位资深业内人士沈先生认为,更重要的影响因素在于,“现在行业标准较以前严格很多,导致原料普遍涨价。”

  终端药农种植的中药卖不起价,为何还存在“原料普遍上涨”的说法?

  对此,沈先生指出:“今年有很多中药材降价,但前几年中药材价格一直在涨,现在中成药涨价还是受到了前几年中药材涨价的影响。”而“药物的定价会有一定的滞后性。”

  他同时介绍,中药工艺核查、提取物备案制等规定的出台都对中成药的价格有所影响:“国家标准收严,对企业的要求就提高了,企业生产成本增加,药品价格也水涨船高。”

  “进行中药工艺核查,那么企业就必须提高自身标准,成本也就增高了。”沈先生称。“另外,以前市面上某种药品,可能有很多厂家,但在国家中药工艺核查等规定的影响下,有些小厂生产的药品质量不达标,其产品只能退市,市面上留下的就属于精品。”

  提取物备案制则是要求不具备相应提取能力的中成药生产企业停止生产,“以前没有提取车间的公司由于提取物备案制,必须要建立自己的车间或者收购其他企业,这些都在成本增加上有体现。”

  “标准更严格对中药材有了更高的要求,药品包装等辅料的价格也有所上涨。在中药材提取、浓缩、精制等前处理过程,所需要的水电气等能源的价格实际上也是上涨了。”沈先生称。

  如果是因为高标准而造成中成药普遍涨价,是不是意味着,过几年等整个行业都适应了这些标准以后,中成药的价格会稳定下来?沈先生认为:“国家的医药政策、标准只会越来越严格,这几年只是开始。我认为,中成药的价格在近几年还是会持续上涨,但不会暴涨,在未来,也会淘汰掉一批小企业,留下一批龙头公司。”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