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七旬流浪汉突成“神医” 诊费从5元涨到100元

2018年12月04日 06:15:19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张杨 编辑:许成嵩

刘大田给人开药方

  达州市达川区南岳镇,一个月前,原本在外流浪多年的七旬老人刘大田突然摇身一变,成了“神医”。网传每天凌晨两三点,就有人排队找他看病,一天工作12个小时,除了一日三餐和睡觉外,都在开药方,而诊费,也从5元上涨到100元。

  在当地流传的“故事”中,刘大田曾将一名被医院判断“时日不多”的小孩治好,也曾将偏瘫病人治得“能下地赶场”,然而,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第一个故事查无实据,第二个故事也属虚假。

  经当地卫生执法监督大队查证,刘大田无行医资质,目前已将其行医场所取缔。

  流浪汉摇身一变成“神医”

  11月29日,记者来到达川区南岳镇天宝村,在一个院子里,一帮男男女女围着一位白胡子老人。

  老人穿着绿色大衣,左肩上搭着一张洗脸帕,头戴风雪帽,正埋头一笔一划地开药方,时不时问前来开药的人一句“还有哪些病”,“他开方子很慢,一张大概要20分钟。”50多岁的蒋女士说。

  在现场,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通过了解,这位开药方的老人就是传说中的“神医”, 本名刘大田,已经74岁。

  刘大田在老家开药方,前来找他开药方每天大概在30人左右,侄儿刘胜(化名)在现场喊号排队,维持秩序。“每天30个,已经拿到12月3日,没有拿到号的3日来拿4日的号。”刘胜说。

  当天,前来找刘大田看病的人陆续增多。记者观察发现,刘大田看病和其他医生不一样,并不在乎对方是不是病人,不管什么病,只要说得出病症,就能开药。

  记者找到他开的几幅药方,拿来做了简单的对比,开的药方分量都是都是一两(传统老式开药计量单位),一副药方至少10多味中药,最多25味中药,在药方中也有中药开重复。

  刘大田所在村组的村民伍泽俊介绍,刘大田曾经在达川区平滩乡和安吉乡一带干“赤脚医生”,家境还不错,年轻的时候,家境突变,妻子离开,只剩下他和弟弟两人生活,后来刘大田在外流浪,流浪时间约有50多年。村里老书记郭廷元介绍,刘大田一直在南岳镇附近一带流浪,成为了南岳镇有名的流浪汉,到处找剩菜剩饭带回家给弟弟吃。

  而关于刘大田开药方的事情,南岳镇的人都知道。11月30日,在南岳镇居住的一女子前来开药方,她告诉记者,“神医”刘大田在街上开单子时,每天大概有100余人排队找他前来开药方,有的凌晨两三点前来排队,刘大田除一日三餐和睡觉外,几乎没有休息过。

  居民邓胜柏介绍,刘大田半个月前到自己家屋檐下睡。当时,找他看病的人每天有200人左右,把自己门口围得水泄不通,有人来自成都、重庆、广安,还有人来自达州城区和附近乡镇。据周围居民介绍,刘大田在邓胜柏那里行医一周左右,天天人爆满,因为无证行医,南岳镇政府和达川区卫生执法监督大队取缔其行医场所,之后,刘大田才回了老家。

  11月29日晚上11点,记者来到刘大田的老家,3名女子正在等着刘大田起床开药方。

  “我们两人来过几次了,都没有开到药方,(29日)早晨没有吃早饭,中午饭和晚饭也没有吃,就为了排个号开个药方。”南岳镇的女子郑芬(化名)说。11月30日凌晨1点过,达州城区的4名女子租车前来排队,两个小时过后,又有几人前来找刘大田开处方,直到凌晨5点过,刘大田才起床。

  刘大田坐下之后,开药方要先给钱,达州的4名女子给了300元,刘大田说:“400(元),把我瞌睡耽搁了,不然不开”。4名女子现场找熟人借了100元补齐,刘大田共开了4张单子,然后4名女子乘车离开。

  郑芬向记者介绍,11月29日是50元一张药方,11月30日就涨成100元了。邓胜柏向记者介绍,刘大田在自己家门口看病开药方时,那时5元一副药方,有的给10元。这个收费并不固定,有钱的人给100元、200元,他就先开,其他人给钱少的就排队等。

  记者调查:两个“故事”均为谣言

  为什么这多人找一位流浪汉“神医”开药?现场一看病女子说:“听说他把一个大医院都治不好的小孩医好了。还有一个10多年的瘫痪病人,也被他医好了。”

  身为流浪汉的刘大田突然变身“神医”,在南岳镇街上和村民的口中都流传着这两个故事:一个故事是,在距离南岳镇不远处的乡镇上有一个小孩,在成都的大医院治疗后,得出的结论是小孩剩下的时日不多了。家里人突然一天晚上做梦,梦到有人说找一个流浪乞讨的人开药方就能治好病,通过打听最后找到了刘大田,开了药方,小孩吃后病好了;另外一个故事,是有一名瘫痪病人吃了刘大田开的药后,可以上街赶场了。

  记者多方打听,并没有寻找到第一个故事中的小孩具体的家庭地址和联系方式。刘大田的侄儿刘胜也说,这个事自己也不清楚,问了刘大田,他也不晓得。

  关于瘫痪病人吃药后上街赶场的,记者联系到此人的家属伍某某。在伍某某家中,他拿出了他和妻子的药方。伍某某表示,自己起了大早到街上找刘大田开药方,抓药回家给妻子熬。“熬出来之后,每天一小碗,一天喝三次。”伍某某说。吃药后,妻子精神看起来似乎好了一些,

  伍某某介绍,妻子杨某确实上街了一趟,“当天,她并没有吃脑血栓的药,回家之后,全身无力,再次卧床不起,送到医院治疗。”是刘大田的药让妻子重新下地走路?伍某某说,真相并不是这样。“她平时在家里就能走,只是慢一些。”伍某某说。

 [1]  [2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